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这位候任驻法大使遵循了一个“惯例”

撰文| 董鑫

据《湖北日报》报道,7月5日第六届中法城市可持续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候任驻法大使卢沙野、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殷勇出席开幕式,法国驻华大使黎想出席并致辞。

这条消息传递了三个信息。

第一,在离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之后,卢沙野将出任驻法大使。

第二,目前,中国驻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朝鲜、印度和巴西等国家的大使均为副部级。卢沙野此次履新将晋升为副部级。

第三,卢沙野履任驻法大使将遵循一个“惯例”,这个惯例有且仅有前任驻法大使翟隽打破过。

且听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一一道来。

首位非法语驻法大使

翟隽出生于1954年12月,2014年1月接替孔泉担任驻法大使。6月25日晚,翟隽和夫人王新霞在使馆举行离任招待会。他在讲话中提到,自己是多年来中国派出的首位“非法语”驻法国大使,到法国工作对他而言是全新的挑战。

官方资料显示,翟隽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

其实,中国驻某国大使也并不一定会讲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尤其是在一些使用非通用语种的国家,中国大使与当地各界交流,还是需要使用英语或者借助翻译。只是,这种情况在使用通用语种的国家并不多见。

毕竟,外交官使用驻在国当地官方语言发声,传播的效果会更好。大家能想到的几位成为驻在国家媒体“常客”的中国外交官,往往能够流利地使用当地语言。

比如,近期曝光率颇高的驻英大使刘晓明就频频接受英国媒体采访,就香港问题阐述中国立场并回答记者提问。

再比如,卸任不久的驻德国大使史明德,他从9岁起学德语,17岁到柏林留学,常年在德国和奥地利工作。在任时,《欧洲时报》曾评价史明德,说他在各国驻柏林的使节中是“上镜率最高、德语最好、与驻在国人脉关系最广泛”的大使,没有之一。

不过,这话不绝对。或者用翟隽在离任演讲中的话说,心灵的沟通远远超越语言。

在接受《欧洲时报》专访时,翟隽提到过,2014年到任之初适逢马年,是他第一次在法国过年。当时,法国国民议会举行中国新春招待会,时任议长巴尔托洛内特意安排了盛大的共和国马队和军乐表演欢迎他,并将大师制作的巧克力生肖“马”赠送给了翟隽。

此后每年春节,国民议会议长人换了,但友好习惯保持了下来,他们都会在新春招待会上送翟隽巧克力生肖,到今年已是第6个年头。

当然,翟隽也在努力学习法语。

他在离任演讲中说,自己时常在讲话中努力讲些法语,据说有不小进步,最成功的是对法国作家Saint-Exupéry名字的发音比较到位,得到了使馆同事的“肯定”。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法国作家,著名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小王子》就出自他笔下。他的另一个职业是飞行员,1944年在一次飞行任务中失踪,成为法国文学史上最神秘的一则传奇。

从小学法语的候任大使

此番卢沙野成为候任驻法大使,则继续遵循了“法语大使”的惯例。

1964年10月,卢沙野出生于江苏南京,他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在南外学习,初中高中的时光也在南外度过,学习法语专业。

△卢沙野为法语大赛寄语

1982年,卢沙野通过外交学院提前招生录取,五年学习结束之后,他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考进外交部,半年后就去了位于西非的几内亚,担任大使馆职员、随员。

在此后至今32年的外交生涯中,卢沙野有半数以上的时间都在与非洲打交道,历任外交部非洲司随员、三秘、副处长、处长、参赞、副司长、司长等职。

2001年至2003年间,他曾任驻法国大使馆参赞。回国后,就任非洲司副司长。2005年,41岁的卢沙野被任命为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驻外大使之一。2014年至2015年,卢沙野挂职任武汉市副市长,2015年开始,他担任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政策研究局局长。

2017年2月28日,卢沙野飞抵渥太华,出任中国驻加拿大特命全权大使。

此次履新也是卢沙野第二次驻法。

开头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提到过,中国驻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朝鲜、印度和巴西等国家的大使均为副部级,卢沙野是这几位副部级大使中年龄最小的。

“不畏浮云遮望眼”

在加拿大任职2年多,用卢沙野自己的话说,是他外交生涯中“最为波澜起伏的一段经历”。今年5月23日,卢沙野应邀赴多伦多,出席由蒙特利尔银行(BMO)金融集团和《环球邮报》共同主办的中加关系研讨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在演讲中他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当前中加关系出现严重困难,处于两国建交以来的最低点。

今年以来,半年多时间里,卢沙野通过外交场合、媒体采访以及在加拿大主流媒体发表署名文章等渠道,多次发出中国声音,表明中方态度。

与此同时,他也在努力促使中加关系重回正常轨道。

今年年初,在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卢沙野曾提到过,来加拿大之前他对加拿大的印象非常好,因为中国媒体对加拿大进行了广泛、客观、全面的报道,有时候甚至是美化。

但来加拿大之后卢沙野发现,加媒体并没有客观、公正地报道中国。他认为,长期受这种舆论报道的影响,难怪很多加民众对中国有不好的印象或持批评态度,这种舆论环境也不利于两国开展友好合作。

3月27日,卢沙野向加拿大白求恩医学发展协会联合创办人、会长艾瑞特颁授2018年度“大使奖”。“大使奖”系中国驻加使馆于2018年设立,旨在表彰长期在中加关系发展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加拿大友好人士。

在颁发“大使奖”的时候,卢沙野对记者表示,使馆设立这个奖的目的,就是通过这一平台让对华友好的加方人士在加拿大社会能有更大的影响力。

6月25日,在离任招待会上,面对400多名加拿大侨学界人士,卢沙野用一句辛弃疾的诗来描述中加关系:“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他说,中加关系当前面临的困难只是暂时的,而中加友好有着深厚的历史基础,更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那些破坏中加友好的声音终将成为历史的杂音,中加双方一定能够“不畏浮云遮望眼”,展现勇气和智慧,通过共同努力解决困扰两国关系的难题,使中加关系重回正轨。

顺便提一句,中加两国大使都进入了“空缺期”。

在卢沙野离任之后,目前中国驻加拿大大使的人选还未有公开报道,今年1月,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已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要求下辞任,这一职务至今空缺。

来源: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