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华为入局高精地图 看准自动驾驶?

原标题:入局高精地图 自动驾驶,华为来也?

7月5日,自然资源部网站公示了华为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的甲级资质申请。如无意外,华为将会获得该项资质,并将可以开展与自动驾驶相关的业务研发。

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的甲级资质,是含金量最高的甲级测绘资质之一,只有获得它,才可以进行高精地图的加工、生产,高精地图则是自动驾驶的关键解决方案。

而截至目前,全国手握甲级测绘资质,即可以制作高精地图的企业只有19家,华为的入局,则会对本来已经竞争激烈的高精地图行业,产生重要影响。

自动驾驶之“眼” 对确保安全至关重要

高精地图是指高精度、精细化定义的地图,其精度需要达到分米级,才能够区分各个车道。而精细化的定义,则是需要格式化存储交通场景中的各种交通要素,包括传统地图的道路网数据、车道网络数据、车道线以及交通标志等。

高精地图在采集数据处理方面,需要利用深度学习,对路灯、车道线、路牌、限速标志等等数据进行自动化提取。

虽然都和汽车驾驶以及行驶相关,但和传统电子地图的用户是人类驾驶员不同的是,高精地图的使用者,是自动驾驶系统。

无人驾驶汽车没有人类固有的视觉和逻辑能力,要想做到安全行驶,就必须依赖高精地图。据了解,高精地图包含大量的驾驶辅助信息,最重要的信息,是依托道路网的精确三维表征,例如十字路口和路标等交通指示标位置。

此外,高精地图还包含很多语义信息,地图上可能会报告通信交通灯上不同颜色的含义,它可能指示道路的速度限制,以及左转车道开始的位置。

高精地图在业内被称作自动驾驶系统的“眼睛”。日常生活中,普通人手机上的导航地图的精度是米级,而高精地图能使车辆达到厘米级的精度,这对确保无人驾驶汽车的安全至关重要。

“金钥匙”的含金量:

目前拥有者全国仅19家

华为本次获得的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资质,是含金量最高的甲级测绘资质之一,根据原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2016年下发的《关于加强自动驾驶地图生产测试与应用管理的通知》,“自动驾驶地图(高精地图)属于导航电子地图的新型种类和重要组成部分,其数据采集、编辑加工和生产制作必须由具有导航电子地图制作测绘资质的单位承担。”也就是说,对于想要涉足自动驾驶地图制作的企业和单位来说,这项资质是前提条件。

而在我国,要获得这一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的资质,难度相当高。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公布的资料就显示,获取导航电子地图制作资质需要至少100名专业测绘技术人员。除人员之外,在仪器设备、保密管理、作业标准等方面也有严格要求。可以说,这一资质不仅需要人才,还需要成体系的测绘技术。因此该项测绘资质也被行业人士戏称为资质中的“金钥匙”。此外,数据的采集处理以及地图的生产制作,还需要投入动辄数亿甚至数十亿元的巨量资金。

从2001年1月1日四维图新导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获得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颁发的第一张导航电子地图资质以来,18年过去,截至目前,我国拥有甲级导航电子地图资质的企业和单位总共19家。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的数据显示,具有普通测绘资质的企业和单位有上千家之多,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资质的含金量,可见一斑。

行/业/扫/描

高精地图行业竞争激烈

华为入局,将引“地震”?

2013年,谷歌无人车项目的信息为公众所慢慢熟悉,被认为是实现自动驾驶最可行的解决方案之一的高精地图,随之开始被人们关注。

几天前的7月3日,百度在AI开发者大会上称,“百度自动驾驶即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即从原有的测试阶段转向运营阶段。”加上此次华为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资质申请在自然资源部网站的公示,自动驾驶的热度再次攀升。而这背后,因为在自动驾驶领域具有不可替代性,高精地图行业竞争激烈。

巨头加快入场步伐

首先是互联网巨头等资本方加快了入场的步伐。

2013年,百度收购了长地万方,2014年阿里巴巴收购了高德地图。同年,腾讯以近12亿元的价格入股四维图新,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而手里握有海量出行数据的滴滴则采取了创立新公司,从而直接申请“导航电子地图”资质的入局方式。目前滴滴也顺利获得了这把“金钥匙”。

传统图商,则依靠自身长久的行业积累,谋求从传统地图供应商向高精地图供应商转型。

虽然在拿到资质后的第二年(2002年),四维图新就制作了国内第一张商用导航电子地图,但是直到2015年,其高精地图部门才独立出来。而在2019年初,四维图新则与宝马签署了高精地图及相关服务许可协议,将为宝马所属品牌在中国2021~2024年的量产车提供面向L3及以上自动驾驶系统的高精地图产品及服务,总算是拿到了重要的量产订单。

新兴力量各有谋划

而新兴的小规模企业则有各自的打算。据了解,宽凳对高精地图市场进行了短期和长期的划分,短期面向车厂,长期瞄准个人用户,媒体报道中,宽凳创始人刘骏就表示,公司计划是靠地图更新来实现营利。

北京初速度则在接受泰伯网采访时称,其自我定位为二级供应商,主要面向主机厂与一级供应商提供高精地图数据、技术授权和制图、更新及定位工具服务。

今年5月份刚刚获得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资质的晶众,其高精地图研发部门则分成了基础研发和网联车两个板块,也是针对市场的一种适应。

华为如何分一杯羹?

华为虽然多次宣称“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但是,这不意味着华为不会涉足自动驾驶领域。近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表示,“鸿蒙”操作系统除完美适应物联网外,还能够应用于自动驾驶。

华为发布的全新5G多模终端芯片巴龙5000,是全球首个支持V2X(车与外界的信息交换)的车载多模芯片,也支持自动驾驶。

今年5月底,华为正式成立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并表示:“成为面向汽车的增量ICT部件供应商。”与此同时,华为一直在深度参与自动驾驶领域的规则制定。

可以说,华为参与自动驾驶是软硬件兼具,顺理成章的事。现在,华为获得“金钥匙”几乎是板上钉钉,而这对于充满竞争的无人驾驶高精地图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震动。

来源: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