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董事长为何频频“爆雷”?这些蛛丝马迹值得关注

原标题:董事长为何频频“爆雷”?这些蛛丝马迹值得关注

7月刚刚过去的10天里,已有4家上市公司爆出 “董事长出事”的雷。

作为上市公司的核心人物,董事长的一举一动往往影响着公司的稳定。据上证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已有8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出事”(见表),较去年同期数量大增。

除了新城控股这种“黑天鹅”事件,大部分上市公司董事长“出事”前大都已露出爆雷的蛛丝马迹,例如出现质押多、债务多、官司多的“三多现象”,甚至一些公司经营已难以为继,被出具了非标年报。

“三多”显露爆雷蛛丝马迹

回看这些董事长爆雷之前,公司均已出现了“蛛丝马迹”。

首先是“债务多”,尤其是明明账上有大量资金却依然出现了债务违约的情况。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ST康得。其1月15日晚间公告,公司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18康得新SCP001不能足额偿付本息10.41亿元,已构成实质违约。而据2018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其货币资金高达150亿元,可出售金融资产42亿元。

其次是“质押多”,甚至出现短时间全仓质押的情况。

以派生科技为例,公司3月22日公告,控股股东硕博投资于3月20日质押了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中的91.42%,占派生科技总股本的21.5%,质押用途项下仅显示为“融资”。接下来,硕博投资背后的实控人唐军继续加码质押,3月26日质押了直接持有的597万股,占其直接持股量的约99.9%,占派生科技总股本的1.54%。

同样质押比例高企的还有博信股份,其7月5日公告,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被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

第三是“官司多”,其中包括两种情形。

一种是借贷官司多。例如*ST鹏起,从去年1月1日起,共涉及25起诉讼,内容全是贷款、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件原告方既有交通银行这样的银行机构,也有郑州国投、江阴华中这样的国有、民资投资机构,更有多个自然人。从金额上来看,涉案总金额近20亿元。其中,仅郑州国投一家金额就达5.5亿元,三个自然人共涉及金额达到2.5亿元。

又如ST天宝,其从去年12月起就被密集起诉,国开行大连分行在去年12月16日当天就发起了3场诉讼,以索要天宝前期的借款,共计5亿多元;一直到今年5月25日,天宝还因欠款2亿多元被北京碧天财富起诉。可谓是官司缠身。

另一种情况则是前期事件的发酵。例如大智慧,从去年1月至今共有73场官司,基本上全是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前董事长张长虹作为其时的管理者和实控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非标年报也要注意

查看这8家上市公司,不少出现了非标年报。

例如博信股份,其2018年年报就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博信智通和博信智联的部分销售业务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影响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确认的准确性,被出具否定意见。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ST天宝、*ST康得等公司身上。

小细节同样不能放过

更令人注意的是,有些小细节也往往预警 “爆雷”。

例如ST天宝,其在今年3月21日修改了公司章程,第九十五条董事任职条件中,删除了三项董事的限制性内容,分别是:“(八)最近三年内受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九)最近三年内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或三次以上通报批评;(十)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者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尚未有明确结论意见的。”

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