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落马一年后 殴打领导官员的“火书记”露面了

撰文| 余晖

“火书记”终于站上了法庭!

7月18日,甘肃省定西市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火荣贵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一案。

这是他落马一年后的首度露面。

三个罪名

检方指控,“火书记”涉嫌三罪。

其一,受贿罪。

2004年至2016年间,火荣贵利用担任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信息化办公室主任、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职务晋升、企业经营、工程承揽、土地审批、项目合作、资金使用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300余万元。

其二,挪用公款罪。

2016年9月,火荣贵应一私营公司负责人的请求,指使某国有公司负责人将公款人民币5000万元借给该私营公司用于经营活动,借款到期后归还人民币100万元,其余本息未归还。

其三,滥用职权罪。

2012年9月,火荣贵指使相关人员将1300余万平方米国有未利用沙漠地无偿划拨给某私营公司用于贷款抵押。

该公司以其中的660余万平方米沙地作为抵押,从银行贷款人民币3亿元。贷款到期后,该公司仍有本息人民币2.5亿余元未归还。

2018年6月13日,银行将此2.5亿余元作为不良资产处置给某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以人民币8100余万元的价格予以转让,造成损失人民币1.7亿余元。

两个细节

这次站上法庭,距离火荣贵落马正好一年。

火荣贵,男,汉族,1962年10月生,甘肃景泰人,在职研究生学历,历史学硕士,在甘肃省政府办公厅任职的时间跨度将近17年。

2010年1月至2017年4月任武威市委书记。2017年7月,火荣贵离开武威赴政协任职,一年后被查。

两个细节。

其一,火荣贵在武威期间,甘肃“沙漠排污”事件曾引起关注。

2015年3月,有媒体报道,甘肃武威荣华工贸有限公司向腾格里沙漠腹地排放8万多吨污水,污染面积266亩。

经过3个月的调查后,这起“沙漠排污”事件处理结果对外公布:

包括武威市分管副市长、甘肃省环保厅分管副厅长在内的14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被依法追责,排污企业涉案生产项目已停止生产,并被罚款和追缴排污费319万元人民币。

其二,2016年初,武威因记者被抓被全国关注。

据上游新闻报道,当时,《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涉敲诈勒索罪被执行逮捕。“1月29日晚,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和市长的手机号码被泄露,不少网友给两人发短信要求官方正面回应。”

2016年两会时,当时的甘肃省检察院检察长曾回应新京报,张永生核查证实有4起涉嫌敲诈勒索事实,时间跨度从2009年到2015年。

2016年5月19日,凉州区检察院对张永生作出不起诉决定。

“因张永生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悔罪,积极退赃,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二款之规定,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并已公开宣布。张永生表示服从检察机关的决定。”

辱骂殴打领导干部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在卸任武威市委书记后,火荣贵曾被传已经落马。

据重庆晨报报道,2017年4月16日,一条关于武威一把手的信息在朋友圈广泛流传,“据称已被省纪委带走。其秘书一个多月前已被抓。”

次日武威方面就对外回应称,火荣贵被带走调查的消息是谣传,“火书记根本没有秘书”。

不过,火书记最终还是被查了。

今年1月,火荣贵被双开,他的双开通报也十分罕见,其中提到了他“阳奉阴违,自行其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违背中央决策另搞一套”“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搞团团伙伙,经营政商小圈子,抱团谋利”“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干部”“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等。

纪委对他的定性是:

火荣贵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地方主要领导,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党性原则缺失,权力观、政绩观、道德观严重扭曲,心无戒惧,蔑视纪律红线,胆大妄为,践踏国家法律,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违纪问题与违法问题并存,六大纪律项项违反。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是典型的“两面人”;蛮横霸道,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追求轰动效应,盲目铺摊子、上项目,给任职地方造成严重损失和沉重债务负担。严重破坏民主集中制原则,严重破坏“亲清”政商关系,严重破坏地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严重破坏任职地方政治生态,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

这样严厉的措辞,并不常见。

来源: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