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山东上半年空气质量出现反弹 7市负责人被约谈

微信图片_20190731131820.png

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 王安德 

星岛环球网消息:海外网7月31日电 7月31日,山东省政府新闻办举行发布会,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安德介绍,受气象条件、污染物排放等因素影响,2019年上半年山东空气质量发生了反弹,重污染天数同比增加3.8天。对此,山东强化工作部署,7市负责人被约谈,上半年生态补偿考核市级上缴省级资金17126万元。   

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安德说,2019年上半年,山东省细颗粒物(PM2.5)、可吸入颗粒物(PM10)、二氧化氮(NO2)平均浓度分别同比上升9.4%、5.8%、12.5%,重污染天数同比增加3.8天,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同比上升7.0%,优良率同比减少7.2个百分点。传输通道城市PM2.5、PM10、NO2平均浓度分别同比上升8.6%、3.5%、8.8%,重污染天数同比增加2.8天,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同比上升5.1%,优良率同比减少6.3个百分点。

“环境空气质量出现反弹,除受到不利气象条件影响以外,主要还是污染物排放总量大,部分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仍存在短板等原因造成的。”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安德介绍,今年以来特别是1—2月份,冷空气活动较弱,温度和湿度较往年同期偏高,风速偏小,高温、高湿、小风的气象条件利于颗粒物吸湿增长、二次反应和持续累积,导致山东经历了几次持续时间较长、污染程度较重的重污染天气过程,重污染天气的发生频次、持续时间、影响范围均同比增加。山东省产业结构偏重、能源结构偏煤、交通结构偏公的结构矛盾依然存在,结构性污染问题突出,导致污染物排放总量居高不下。

通过对空气质量的分析,山东在PM10、PM2.5和NO2这几项污染物的管控方面还存在短板。扬尘污染管控依然粗放,大气污染重点整治专项行动发现的1325个问题中,各类扬尘污染问题524个,占比高达39.5%。移动源污染防控压力大,我省机动车和重型柴油车保有量均居全国首位,非道路移动机械污染防治工作起步晚、专业性强,管理治理难度大,存在监管盲区。企业污染防治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有的企业污染防治设施运行不正常,有的甚至无设施运行;餐饮、干洗、汽修、装饰、彩印等涉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放的污染源数量增长快,监管难。

针对反弹问题,山东强化了工作部署,并实施公开约谈。3月28日和7月15日,山东省领导分别对去年秋冬季反弹严重的6市政府分管负责同志和今年上半年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空气质量排名靠后的7市主要负责同志进行了集体公开约谈,要求被约谈的市严格对标对表,深刻反思,立行立改,尽快扭转不降反升的被动局面。

同时,加强督导督查,实施重点整治。联合省有关部门印发实施《山东省扬尘污染综合整治方案》,城区规模以上房屋建筑工地全部落实“六个百分之百”扬尘管控措施,建成区快速路和主次干道机扫率、洒水率均达到92%以上,城市、县城支路、慢车道、人行道机扫率、洒水率均达到65%以上,密闭达标渣土车2万余台,4000余家重点工业企业完成无组织排放整治。7400余台(座)工业炉窑完成整治。委托第三方开展VOCs分行业防治措施效果评估。加大移动源污染防治力度。

空气质量全面反弹也体现在了生态补偿考核结果上。2019年第2季度,山东省级共补偿10个市(威海市暂不参与本年度空气生态补偿)资金2048万元,滨州市获得生态补偿资金最多,为408万元;共有5个市上缴省级资金996万元,泰安市、济宁市、临沂市、淄博市、济南市分别上缴省级资金382万元、350万元、102万元、86万元、76万元。上半年,省级共补偿各市资金2048万元,但市级上缴省级资金17126万元,充分体现改善的多,得到的就多;反弹的多,交的就多。

山东自2019年7月下旬开始至2020年1月中旬,对排名靠后的有关市开展不间断、多轮次的强化监督定点帮扶工作。围绕工业源、扬尘源、移动源污染防治,以工业企业污染防治设施的建设及运行、工业炉窑专项整治、挥发性有机物治理、工业企业无组织排放管控、扬尘污染综合整治、机动车尾气污染整治、车用油品质量监管、“散乱污”企业整治提升、重污染天气应急等工作为重点,督促各项工作措施落地见效,帮助排名靠后的城市进一步提升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水平,空气质量得到明显改善,尽快摆脱不降反升的被动局面。目前,第一轮次的定点帮扶组已于7月27日赴有关市开始了相关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