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又一70后副行长"空降"地方,"金融副省长"渐成标配?

原标题:又一70后副行长“空降”地方,“金融副省长”渐成标配?

7月30日,辽宁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决定任命张立林为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立林此前担任建行副行长一职,并曾在农行工作长达20年。就在同一天,有媒体获悉,交行副行长吴伟已确定出任山西省副省长,将分管金融等相关工作。大白新闻梳理后发现,配备金融干部正成为近几年地方政府领导班子配置的一股潮流,去年就有8名来自中央银行系统的高管被任命为副省(市)长,其中有4名曾任四大银行副行长。

微信图片_20190801101527

张立林履新辽宁省副省长

(图片来源:中国经济网)

1

同一天,两位银行高管履新副省长

就在7月30日一天内,地方政府迎来两位“金融副省长”。据《辽宁日报》30日消息,辽宁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决定任命张立林为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公开履历显示,张立林出生于1971年,此前担任建设银行副行长,为建行首位“70后”副行长。此外,他在农行工作生涯长达20年,曾任农业银行资产管理部总裁(总经理)、信用卡中心总经理、上海市分行副行长、香港分行总经理。

另据证券时报可靠消息,交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吴伟在中组部考察之后,已确定出任山西省副省长,将分管金融等相关工作。报道中透露,吴伟30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一张航班内部照片,配文“再见!祝亲人和朋友们一切顺利!”,并“向大家表示衷心感谢”。

现年50岁的吴伟是一位“准70后”,也是交行最年轻的总行高管。1998年于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生部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交行系统,曾先后任交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投资银行业务中心总裁、首席财务官、副会长,至今已经在交行工作21年。

也就是说,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位来自国有大行的副行长分别出任两省副省长。

2

去年8位“金融副省长”中,一半系四大行副行长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已有多名有金融领域长期任职经历的官员、高管赴多个省份担任“金融副省长”。

2018年11月23日,郭宁宁赴福建任副省长。早前,其任职中国农业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值得一提的是,生于1970年的郭宁宁是目前金融系统中唯一的一位女性“金融副省长”。

2018年9月30日,工商银行副行长李云泽被任命为四川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分管负责金融、商务、投资促进等工作。李云泽曾在建设银行工作23年,曾任建设银行重庆市分行行长,2016年担任工商银行副行长。

2018年9月21日,中国银行副行长刘强被任命为山东省副省长、党组成员。刘强在银行系统工作25年,先后担任农业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中国银行副行长等职。出任副省长前夕,刘强调任山东省,并主持了山东省政府与交通银行新旧动能转换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

2018年1月,农业银行副行长康义被任命为天津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分管金融、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民政、中小企业工作。康义曾在建设银行工作28年,先后任建设银行个人存款与投资部总经理、公司业务部总经理、批发业务总监。2016年11月任农业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此外,除了上述4名中央四大银行副行长履新地方,2018年还有多名中央金融系统领导干部“空降”地方:

2018年9月,丁向群任安徽省委委员、常委。此前,丁向群先后在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工作,2015年出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2017年出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

2018年1月,具有20余年央行系统工作经验的广州市委副书记欧阳卫民当选广东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分管商务(口岸)、外事、侨务、港澳事务、金融等业务。

2018年1月,央行副行长殷勇被任命为北京市副市长、党组成员,分管商务、工商行政管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金融等领域。

2018年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吴清出任上海市副市长,分管工业、信息化、商务、外资外贸、金融等工作。其曾任证监会基金监管部主任、上交所理事会理事长等职。

3

“金融副省长”何以成地方标配

据了解,“金融副省长”们大多来自“一行两会”等监管系统、中央四大行或政策性银行,有着多年在金融系统的工作履历。这些干部一般担任分管金融等经济工作的副省长,部分还成为当地政府党组成员。

综合各地情况来看,“金融副省长”们承担着推动当地金融业发展,建设国际或全国金融中心,推动当地特色金融发展的重要角色。来自大型金融系统的干部的优势在于,他们不仅熟悉金融业务,能帮助地方政府解决融资难题,也能为当地带来大量的金融资源。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的告诫言犹在耳。有分析称,防控金融风险是这些“金融副省长”当下乃至未来三年的重要使命之一,与此同时,如何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构建良性运行的金融体系,恐怕也是这些“金融副省长”的最终使命所在。

来源:大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