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关注中央动态的新型黑社会落网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2018年1月23日,党中央部署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25日,江苏苏州常熟市某微信群中弹出一句话:“严打开始了,兄弟们注意了!

仅仅10天后,这个以龚品文、刘海涛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就落入法网。

近日,长安街知事赴江苏采访,从这起案件中观察到黑恶势力涉足的新领域、采取的新手段、呈现的新形态,并还原一线办案人员付出的艰辛努力。

“进化”至高级形态的“黑社会”

2017年1月28日是大年初一,在常熟打工的王大军回到苏北老家过年,正当一家人早上开门准备放鞭炮时,迎面而来出现一个硕大的花圈,令所有人的笑容僵硬了……

千里迢迢来送花圈的,正是龚品文、刘海涛的“小弟”。这二人在常熟大名鼎鼎,从2014年7月起纠集一批人马,有组织地实施了开设赌场、非法放贷、非法拘禁、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

虽然天怒人怨,对该组织的打击却存在一定的难度——他们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黑社会”,而已经“进化”到了更高级的阶段。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黑社会”多是用拳头、砍刀、枪械开路,靠暴力压制、打打杀杀牟取利益。事实上,在经济发达的江苏,尤其是苏南地区,“软暴力”才是近年来黑恶势力采用的主要手段,这在龚品文、刘海涛这里体现得尤为明显。

他们主要靠放高利贷发财,并使用“软暴力”手段讨债,除了过年送花圈,还包括:跟踪滋扰、贴报喷字、拉挂横幅、打砸玻璃、胶水堵门锁、高音喇叭喊话、逼人跳入粪坑、强迫提供家政服务,以及雇佣老年人、残疾人、艾滋病人上门闹事等。

微信图片_20190806215335

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如果讨债无果、或欠债人远走他乡,他们会把骚扰目标转向欠债人的父母、配偶、子女、亲友等。欠债人若开办企业,他们就会上门滋事、阻碍正常的生产经营,吓得合作者不敢来洽谈业务。

俗话说:“癞蛤蟆跳脚背,不咬人,膈应人”,“软暴力”的负面影响丝毫不逊于传统的暴力手段。例如,2016年5月3日13时许,刘海涛等人持关公刀、砍刀等数把管制刀具,在某露天公共停车场演练劈砍动作,并将过程录制成小视频、发到朋友圈,公然炫耀武力。他们还多次在朋友圈中发布暴力血腥图片、视频,声称这就是欠钱不还的下场。

在同一地区反复、长期地实施这些行为,势必给群众带来巨大的心理恐慌和精神压力。几年间,该组织致使17人不敢报案、7人有家不能回、2户变卖房产、2人罹患抑郁症、3家企业被迫关停。警方在办案中发现,提起龚品文、刘海涛的名字,受害人唯恐躲之不及。

通过这些手段,龚、刘等人发了大财。刘海涛供述,他从事放贷生意后挣到了六七百万元,最多一年是2017年,赚了300多万。案件破获后,从所有被告人处查出的借条金额高达4000余万元,资金流水上亿。

善于规避法律,敢于“叫板”司法机关

该组织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非常重视研究法律、积极钻法律的空子。龚品文曾咨询律师,求教在讨债中如何规避法律风险,然后一一培训“小弟”。

常熟市检察院侯颖慧检察官告诉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在该组织主要成员陈春雷家中搜出了一本法律汇编书籍,已经被翻烂了。

单个来看,“软暴力”行为情节轻微、后果也不严重。即使受害人报警,讨债人手持欠条、声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办案民警对此无可奈何,大多通过民事调解途径解决,或者拘留,难以治本。

由于自信游走在法律的边缘,龚、刘等人甚至敢于向司法机关“叫板”——

2014年12月5日,刘海涛发布在派出所视频,并回复评论“准备进去抢人”

2015年7月22日,龚品文指使“小弟”到常熟市看守所门外,以拉横幅的手段进行滋扰,并将现场照片发至朋友圈;

2016年8月20日,刘海涛发布警察、警车出警视频,配文“欠钱人的保护伞”

类似行为不胜枚举,他们通过贬低、侮辱司法机关,达到威吓群众、壮大声势的目的。

微信图片_20190806215339

厚厚的案件判决书

该组织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传染性极强,会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龚品文有一名情妇吴某,她同样组织一个恶势力犯罪集团,干起“软暴力”讨债的生意,2年多非法获利达1000余万元,导致一些原本经营良好的民营企业被迫停业。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软暴力”绝不局限于江苏省,近年来,浙江、福建、陕西、辽宁等省份都出现了类似情况。

公检法雷霆出击,怀孕检察官坚持办案

在龚品文、刘海涛等人作恶之际,“软暴力”这一名词尚未问世,不仅相关法律是空白,江苏乃至全国范围内都没有可供借鉴的明确案例,这为办案带来了很大难度。

根据《刑法》第294条,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同时具备4个特征: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其中行为特征是: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而从以往的办案经验来看,“软暴力”很难与行为特征画上等号。因此,是否要打?如何去打?打到什么程度?怎么量刑定罪?都存在争议。

常熟市公安局唐宇警官告诉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他们坚持既打早打小、又打准打实,决不放任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能以寻衅滋事罪办理案件的坚决办理,并积累证据、等待合适时机。

2018年1月,两高两部印发了《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将多种“软暴力”行为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为依法打击提供了依据。

看到《意见》后,有办案民警高兴地说:“坚持了几年,总算见到阳光了!”

微信图片_20190806215343

此后,公检法机关迅速行动、雷霆出击!

——常熟市公安局于2月1日正式立案,并向苏州市公安局汇报,请求上提一级、异地用警、用扫黑除恶的思路办案,2月4日展开抓捕。100多位民警放弃春节、清明、五一的休息,连续奋战4个多月,完成了案件侦办。有民警感冒生病了,挂完盐水、拔完吊针,马上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常熟市检察院在公安机关立案之初就提前介入,全程跟踪,仅用45天就审查梳理了112本卷宗、1400余份笔录、76张证据光盘、50余册账本、1200余份借条、500G电子证据,形成1248页70余万字的审查报告,高效完成了对9名被告人、8个罪名、180余笔事实的审查。

——常熟市法院用1个多月时间仔细阅卷,不断与公安、检察机关沟通协商,就案件事实、证据及具体法律适用等问题开展专题会商;两次召开庭前会议,合议庭连续5天开庭公开审理,在国庆节、夜间加班加点书写判决书,形成429页近25万字的判决书。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获悉,该案主办检察官侯颖慧在正式起诉前几日发现自己已经怀孕,她没有告诉同事,而是默默地继续办案,每天晚上起码要忙到11点多才回家。

侯颖慧说,经过大量复杂细致的工作,梳理完龚品文、刘海涛组织的4个特征,足以证明他们是黑社会性质组织时,她终于感到心中有底了。

微信图片_20190806215347

庭审现场

2018年10月23日,常熟市法院一审宣判,对龚品文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0年等刑罚,对刘海涛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8年等刑罚,对其他成员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至15年不等的刑罚。

今年1月,案件二审,维持原判。

龚品文、刘海涛案件,是江苏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首批挂牌督办案件之一,也是专项斗争开始后江苏首例查处并宣判的“软暴力”涉黑案,入选了2018年度江苏法院十大典型案例。

在没有现成案例的情况下,当地司法机关灵活运用法律精神、恪守法治原则,将其办成铁案,为江苏省乃至全国惩治“软暴力”打造了先试先行的样板。

今年4月9日,两高两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将“软暴力”纳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范畴,并列举其表现形式。对照来看,江苏司法机关的办案思路,是符合中央精神的。

对于此案,苏州市检察院王勇检察官作了一个精彩的比喻:“司法人员好比是渔夫,犯罪分子是鱼,法律是我们手中的渔网。鱼儿不会自投罗网,有经验的渔夫能够吃透法律精神,用好手中的网,成功捕到大鱼!”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