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多地严打不孝、国务院设新制度,老有所养靠什么?

7月中旬,陕西旬阳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打击忤逆不孝违法行为的通告》,拟对不孝行为严厉打击。此前大白新闻梳理,近年来,全国不少地方纷纷出台类似措施,坚决向不孝行为“宣战”。8月5日,国务院同意建立养老服务部际联席会议制度。随着人口结构的调整,家庭养老的难题也日益凸显出来,未来居家和社区养老将成为主要模式。

1

21个中央单位联席统筹养老

8月5日,国务院同意建立养老服务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民政部、发改委、人社部、医保局等21个中央单位参加联席会议。

微信图片_20190808083244

图片截自中国法院网

国办明确,养老服务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主要只能是统筹协调全国养老服务工作,研究解决养老服务工作重大问题,完善养老服务体系;研究审议拟出台的养老服务法规和重要政策,拟订推动养老服务发展的年度重点工作计划;部署实施养老服务改革创新重点事项,督促检查养老服务有关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加强各地区、各部门信息沟通和相互协作,及时总结工作成效,推广先进做法和经验;完成党中央、国务院交办的其他事项。

联席会议由民政部、发展改革委、教育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自然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商务部、卫生健康委、应急部、人民银行、国资委、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医保局、银保监会、扶贫办等21个部门和单位组成,民政部为牵头单位。

国办要求, 民政部要会同各成员单位做好联席会议各项工作。各成员单位要按照职责分工,认真落实联席会议确定的工作任务和议定事项,深入研究养老服务发展有关问题,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或提出政策建议。联席会议办公室要加强对联席会议议定事项的跟踪督促落实,及时向各成员单位通报相关情况。

2

多地打击忤逆不孝

7月中旬,陕西旬阳县的一则《关于依法打击忤逆不孝违法行为的通告》曾引发争议。

微信图片_20190808083305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则由旬阳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联合发布的《通告》称,“忤逆不孝行为”将受打击整治,并规定了6种依法整治的对象:一、子女居住在新房楼房中,任其老人居住在旧房危房中有关情形的;二、隐瞒家庭实际状况,与老人分户另过,对老人生活不管不顾,意图套取或已经套取国家惠民政策或扶贫政策等情形的;三、霸占老人“一折通”,将政府发放的补助金、养老金据为己有,或攫取老年人务农务工收入,致使老人日常生活十分困难等情形的;四、子女众多但在赡养父母老人的义务上互相推诿、纠纷不断,致使赡养责任落空,父母老人生活出现困难等情形的;五、鼓动煽动、教唆恐吓驱使老人到县镇村索要扶贫惠农政策,并利用不正当手段要挟当地政府、帮扶干部等情形的;六、子女对父母老人进行歧视、侮辱、打骂、伤害甚至虐待、遗弃等严重失德违法情形的。

同时,“忤逆不孝行为”按照情节轻重由“显著轻微”到“十分严重”被划为六档,并且明确了相应的打击整治方式方法,包括从法治教育到警示训诫再到现场调解;现场调节仍不改正的,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拘留或并处罚金。而“忤逆不孝行为”情节较为严重尚不构成犯罪的,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由司法行政机关提供法律援助,协助老人依法起诉子女;老人没有能力起诉的,由村委会代为起诉;情节十分严重涉嫌犯罪的,由公安机关主动侦查、检察机关加强审查批捕、法院依法审判, 从重从快依法打击。

该《通告》惹争议后,陕西旬阳政法委回应称,当地在脱贫攻坚关键期,全县干部入户大排查、大走访时发现,部分子女不积极履行赡养义务。旬阳县政法委副书记吴礼周也对媒体表示,就政府而言,老人可享受养老保险、高龄补贴等待遇,符合条件的还可以申请“五保户”及贫困补助等。政府负责政府该负责的,子女也应负责子女该负责的。

此前大白新闻曾梳理发现,全国不少地方都纷纷出台类似措施,坚决向不孝行为“宣战”。如2018年7月,江西宜春市袁州区、丰城市两地出台新规专治不孝:不赡养父母将被列入诚信“黑名单”,入榜者将不能享受信贷、教育、就业、产业奖补等优惠政策,袁州区还设立了不孝行为、不正之风专门举报电话,对违反者,将视情节严重程度对赡养义务人进行相应处罚;2019年3月,贵州六盘水市钟山区脱贫攻坚法律保障专班联合镇乡各派出所,深入村组专项治理不履行义务赡养老人行为,切实把农村老年人赡养专项整治工作落到实处,确保老年人实现“两不愁三保障”,有效助推脱贫攻坚进程。

3

居家和社区养老

无论是国务院设立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还是多地向不孝“宣战”都表明养老问题已获得更多重视。但当下家庭养老的难题也日益凸显出来。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曾对媒体表示,随着我国人口结构变化,“两个年轻人照顾四个老人”成为常态,家庭养老已难以负担,社会养老将成为必然趋势。

在此背景下,多地开始探索居家和社区养老模式。2004年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杭州等经济发达城市开始了“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探索。

2012年,居家养老上升到法律层面。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审议通过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其第五条第二款中明确:“国家建立和完善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

2013年9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也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

2019年7月23日,由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组织编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北京蓝皮书:中国社区发展报告(2018~2019)(社区养老专题)》在北京发布。《报告》提出,随着高龄化、少子化、空巢化的加剧,跨地域职业流动,使子女在照顾父母方面力不从心,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家庭对老人的照料日趋弱化,而居家和社区养老是基于传统家庭养老功能弱化和机构养老服务能力不足而做出的选择。

在运营模式上,未来居家和社区养老或许也将更多元化。《报告》介绍了六种模式,分别为:政府主办,街道、社区组织服务队伍承接服务、社区养老机构承接养老服务、政府委托社会组织承接服务、政府出资向企业购买服务、邻里互助开展“一对一”养老服务、“城企联动普惠养老”方式。

然而,来自这份《报告》的数据也显示,目前,社会化养老机构服务设施和服务水平大大滞后于养老需求,截至2017年底,全国有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15.5万个,其中,注册登记的养老服务机构2.9万个,社区养老机构和设施4.3万个,社区互助型养老设施8.3万个;各类养老床位合计744.8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仅30.9张。

《报告》认为,未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发展还面临一些挑战。如服务提供项目单一;服务覆盖面较窄,受益人群少;服务经费严重不足;市场化运作环境尚未形成;服务专业人才缺乏;服务设施不完善;优惠政策和配套措施不到位以及社会对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的认同度不高等。

在医疗环节,老年健康服务体系也急需健全。近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其中也提出要健全老年健康服务体系,完善居家和社区养老政策,推进医养结合,探索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我国老年健康工作难点突出,其中最主要、最大的难点是老年健康服务供给严重不足。”国家卫健委老龄健康司司长王海东今年6月在该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我国老年医疗机构、康复机构、护理机构、安宁疗护机构数量目前严重不足,人员、服务能力严重不足,这和老年人的迫切需求差距非常大。

来源:大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