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老搭档落马4个月后,这名“三牛”厅官投案了

8月30日晚间,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临沧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段春旭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大白新闻注意到,今年4月10日,段春旭的老搭档、临沧市人大常委会李华松刚刚落马,而段春旭此前在接受党报采访时称,要做老黄牛、孺子牛、拓荒牛,段春旭的下属曾因与女干部开房被女干部的丈夫当场捉奸,并当场向段春旭举报,此事也在网上轰动一时。

老搭档落马后,他主动投案了

2019年4月10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临沧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李华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就在3月27日的《临沧日报》上,李华松还在《临沧:把党支部建设成坚强战斗堡垒》一文表示,要加强作风建设,充分发挥党内监督的积极作用,加强对党员干部的管理监督,开展专项整治,对一些苗头性、倾向性问题,要及时提醒,让“咬耳朵、扯袖子”成为常态。

6月11日,云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在昆明举行,会上,决定罢免李华松的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QQ图片20190901095557

大白新闻注意到,李华松出生于1962年10月,云南临翔人;段春旭出生于1965年2月,云南永德人。李华松不仅在临沧市人大是段春旭的上司和搭档,在凤庆县,两人也长期“搭班”:当时,李华松是县委书记,段春旭是县长。

李华松升任临沧市副市长后,段春旭接替他担任凤庆县县委书记。随后,段春旭也被调往临沧,历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处级)、常务副部长,临沧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临沧边境经济合作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2018年7月,段春旭任临沧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候选人,此时,李华松已当了几个月的人大常委会主任,两人再度开始“搭班”。

2019年2月,段春旭任临沧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两个月后,老搭档李华松落马。又过了4个多月,段春旭主动投案。

段春旭曾表示要做“三牛”官员

2011年3月27日,云南日报发表了对时任凤庆县县委书记段春旭的专访文章《访凤庆县委书记段春旭:做实事出实绩》,在这篇专访文章中,云南日报记者写道:“在任何时候任何岗位,我们都要像它一样。”段春旭指了指办公桌上一头牛的雕塑。“像老黄牛一样辛勤耕耘, 像孺子牛一样敬业奉献,像拓荒牛一样创业进取。”

文章称:谈话中,段春旭多次提到实干……作为一个县的父母官,他认为,一些党员干部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指手画脚”不干事,惠民的精神不具体,不从一而终。最怕的是没有正确的政绩观,重近轻远或者一心只想干惊天动地的事,最后什么都干不好、干不成,离老百姓的期望越来越远。

“作为一名官员,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当我离开这个岗位时,一不要被百姓骂,二是能给百姓留下实实在在的东西。不管何时何地,俯下身子,为党和人民做实事出实绩。”段春旭说。

下属与女干部幽会被发现,当事人丈夫现场向段春旭举报

2010年12月5日,云南临沧市凤庆县大寺乡时任乡党委书记杨喜庆和该乡司法所所长施志燕在宾馆幽会,被施志燕的丈夫赵建明当场抓获,赵建明当场就给时任凤庆县委书记段春旭打电话举报,为此,县委专门成立调查组。12月15日,杨喜庆进行诫勉谈话,施志燕被调离,此事当时在网上轰动一时。

当时,赵建明告诉南国都市报记者:“这件事我也是无意之中发现的。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赵建明说,12月5日早上8点,他下班回家后,带着儿子把私家车开去修。修好车后,施志燕让他回家休息,自己带着儿子开车送母亲和外婆去做客,还说把人送到就回家。到了下午6点多,也不见施志燕回家。赵建明就给妻子打电话,没想到连拨了十几个都没人接。赵建明打电话问小姨妹和岳母,才得知施志燕下午就开车去了临沧市。赵建明担心妻子,也紧急租车赶往临沧。后得知妻子和同事在一起,正在等书记杨喜庆吃饭,并且在临沧宾馆开了房间。

从晚上11点多一直等到凌晨2点,赵建明终于看到了妻子施志燕和杨喜庆进入了宾馆。半个小时后,等赵建明敲开210房间,妻子衣服和头发凌乱地开了门。“妻子看见我那一刻,都傻了!我冲进房间,杨喜庆半裸地躺在床上。他一见我也傻了,连忙跟我说对不起!”赵建明说,他当时冲上去就给了杨喜庆两个耳光,然后拿起杨喜庆的电话,正好看见县委书记段春旭的电话号码,于是他当场给段春旭打电话,要求处理此事。

后来,该县纪委出台调查结果称,没有证据证明大寺乡党委书记杨喜庆和司法所长施志燕存在不正当两性关系,但杨喜庆、施志燕作为党员领导干部,不注重干部纪律,不注重个人形象,言行举止随意,导致事情的发生,造成了不该有的社会影响,经县委研究:由县纪委对杨喜庆、施志燕进行诫勉谈话,对赵建明动手打人的过激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将施志燕从大寺乡司法所调到洛党镇司法所工作。但这一结果再一次网上引发质疑和热议。

来源:大白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