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些断肠人,都是“老戏骨”

微信图片_20190906094128

2007年9月7日,星期五,一个特别普通的日子。

这一天,在吉林市的吉化体育场举行了一场公安系统的运动会,展示公安干警苦练基本功的成果。以市委书记徐建一为首的十余位市领导,出席了盛大的阅警式。几个月后,身为省委常委的徐建一回到一汽担任总经理,三年后又接任董事长。但在2015年全国两会闭幕之后,徐建一从吉林团的驻地金台饭店被直接带走。很快,中央纪委就公布了他的落马消息。

当时一同出席阅警式的,还有常务副市长李晋修、政法委书记刘培柱、市委秘书长李向东。在其后的十余年间,他们各自演绎着自己的官场故事。李晋修先后去了白山和白城,于2015年晋升副省长,分管食药监等领域。2018年他开始退居二线,担任省政协副主席。但仅仅八个月后,他就因长生疫苗事件被责令辞职。

2019年7月,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杨克勤被宣布接受调查,消息颇为轰动。两天之后,身为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刘培柱也步了后尘。同为当地的“老政法”,两人落马的时间点如此接近,显然并不是巧合。有媒体披露,杨克勤和私企老板走得很近,因插手吉林市的矿山项目而东窗事发。而吉林市恰好又是刘培柱的老地盘。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利益关系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但隐隐可以感觉到,一张隐蔽的蛛网正在发生强烈的抖动。

果不其然,一个多月后,吉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向东“自动投案”了。一个正厅级官员投案,通常只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当地官场的反腐压力已经到达一定的阈值。身在局中之人,体会着秋风肃杀,有点扛不住了。

吉林市是全国唯一一个省市同名的城市,这让它显得多少有几分特殊。据说吉林这个地名来源于满语“吉林乌拉”,意思是“沿江的城池”。但这个“有水万事足”的城市,近些年来一直不很太平。多名担任过吉林市委书记的官员,后来的结局都不是太好。最早的一个是田学仁,虽然曾经高升至吉林省常务副省长,最后却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十八大之后,“老书记”徐建一率先落马。继任市委书记周化辰的故事更是一波三折,在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位置上,他伙同多名官员违规吃喝的问题被中央巡视“回头看”发现,因而受到了降级处分。但在退休一年多之后,他还是被宣布接受调查。接下来是赵静波,从吉林市委书记转任省政府副秘书长之后,赵静波一直原地踏步,直到落马。去年底被调查的吉林市政协主席崔振吉,在这些人中显得格外“扎眼”,对他的“双开”通报措辞非常严厉,除了那些常见的问题之外,还直指他“干预司法、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公诉机关更是以四宗罪把他送上了被告席。

对于吉林市这样的地方重镇来说,一把手更像是过路客。徐建一和周化辰都只待了三年,赵静波任职时间比较长、从常委到市委书记干了六年。吉林市的政治生态问题,在他们的身上虽然都有所反映,但更多的似乎表现为“存量”。但崔振吉、李向东这些人,一辈子都在吉林市深耕,堪称本地的“老戏骨”。他们的出水,意味着反腐的强大压力正在向深层传导,地方的很多积弊正在被揭示出来,“存量”和“增量”都将无从遁形。杨克勤和刘培柱被“波及”,更提示出震波的烈度。

通过这样一个剖面,也可以看到吉林省的全面从严治党正在不断向纵深推进。吉林省纪委监委网站就刊发文章说,今年以来,吉林省出现了“扎堆式投案”现象,全省有300多名党员干部主动向组织交代违纪违法问题。李向东这位正厅级干部的“自动投案”,无疑是这场激浊扬清大戏的一个新注脚。(文/蔡方华)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