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30万奖励金拖了3年还没发到手 省财政厅厅长怒斥

原标题:30万奖励金拖了3年还没发到手 省财政厅厅长:典型的官僚主义!

9月19日晚19:00,大型问政节目《问政山东》播出第29期。本期节目聚焦财政领域,接受问政的省直单位是山东省财政厅。

政府拖欠企业10万元保证金7年没退!工作人员竟答复称“材料丢了”

针对日照出现的多起履约保证金退款慢、退款难的情况,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在19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表示,这说明了政府不守信、财政监督不到位的问题。他现场承诺,明天就到现场了解情况,能兑现马上兑现,并且举一反三,建立监控机制、举报机制。对于财政部门工作人员不执行政策、违反政策的,坚决处理。

履约保证金,是指政府采购行为的中标人在合同执行前所要交纳的一笔保证金,如果中标人在完成合同的过程中,出现了违约或者不合格的问题,那么这笔钱可能会被没收或者被扣除。按照有关规定,在完成合同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出现问题,工程最终验收合格,那么这笔保证金是就要退还。然而在山东省的个别地方却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履约保证金交上去容易,退回来却难上加难。

由日照市东港区水利局发包的小型水库保险加固工程项目,由日照市水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包。记者在东港区水利局看到,这个项目属于政府采购项目,然而工程验收后,履约保证金却一直没有退还给承包公司。记者在一张收据上看到,这个项目的履约保证金和农民工工资担保金合计125000多元,如今项目通过验收已经有两个多月,发包方的工作人员却表示,要拿到这笔钱,还要再等等。

在日照市水利工程有限公司的另一份承包合同上,记者看到,同样也有一笔1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没有退还,发包方日照国际海洋城水利工程建设管理处已经拖了7年之久。拖欠7年之久的保证金还能退回吗?“现在很难,海洋城项目合并之后,收过来的资料不多,原来验收的资料全部丢失了。”在日照市东港区水利局工作人员竟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在日照,记者继续走访,发现履约保证金退款慢、退款难的情况并非个例。早在2016年11月25号,财政部就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采购需求和履约验收管理的指导意见,要求验收合格的项目采购人应当根据采购合同的约定,及时向供应商支付采购资金、退还履约保证金。针对调查发现的问题和指导意见的落实情况,记者专门咨询了当地的财政局。“我给你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可以给他们协调协调,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们只能去起诉他们做诉讼。”工作人员表示。

履约保证金本来是约束企业行为的,然而,当企业按照合同的约定完成了工程并验收合格,政府部门却是一拖再拖不给退还。对此,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在《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说,“这个例子说明了政府的不守信、财政监督不到位的问题。之所以企业处在这样一个弱势的情况,还是我们的工作落实不到位,推进力度不够造成的。”他说,今年6月份山东省财政厅出台了相关政策,要求项目完成以后尽快退还履约保证金,7月份对这个问题又专门做了强调。出现这个问题,确实让人觉得很愤慨,特别是政府部门拖欠企业的保证金,有的甚至长达几年,确实不应该。

“这个问题发生在东港区的水利工程建设领域,非常不应该,说明我们在工作当中,还有很多不扎实、不细致、不到位的地方,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日照市东港区主持政府工作的区委副书记辛崇良说,在工程程序的运作过程当中,相关部门和单位没有认真履责,认真从企业的角度考虑资金的运转,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非常不应该。“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对全区的各类建设工程进行全面核查核实,对发现的类似问题,将第一时间按照合同约定落实到位。同时彻查在过程当中的不作为、慢作为、甚至是乱作为的现象,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财政局这种回答我都不满意!”对于记者调查中,财政部门工作人员“不行就给你们协调协调,实在不行你们就起诉”的说法,刘兴云现场表示,财政部门是要协调,但是出现问题以后,就要按照制度和政策,该调整就调整,该执行的就执行。“明天我们就到现场了解情况,能兑现马上兑现,不能再拖。同时,针对这种情况举一反三,建立监控机制、举报机制。财政部门的同志一定要挺直腰杆,不执行政策、违反政策的,要坚决处理。”

评标专家坐地起价、乱收差旅费…省财政厅厅长:一票否决永不录用!

“如果达不到他满意,他就不签字不确认,少数人不签字无所谓,但是如果多数人不签字的话,就形成不了一定的法律效力,就相当于成了无效标或者说流标重新开标。”“你要么拿单子,要么我们正常标准付,后来这个专家就说,这样不行,这个项目你给我的差旅费少于1000的话,我就在那坐着,不走了。”

上面这几段对话出现在19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调查短片中,是两家采购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对采购评标专家的吐槽。按照规定,评标专家要从省财政厅统一建立的政府采购专家库中抽取,然而从企业工作人员的吐槽中不难看出,专家们在差旅费、住宿费等方面“坐地起价”,甚至无票据收取差旅费。

“看到这个片子我也感到很气愤,按理说专家代表了政府的公信力,但是出现这种问题,确实让人愤慨。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在采购管理过程中工作不到位,监控力度不够造成的。”针对上述现象,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在《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表示,对于这些专家出现的类似问题,完全可以进行举报。对于这种专家,要一票否决,永不录用!他还现场承诺,将进一步加强管理和监控,畅通举报的渠道,预计10月底就可以解决上述相关问题。

不清楚、不明白、不知道咋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缘何“雷声大雨点小”?

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对相关政策不清楚、不明白,不知道怎么用……这是发生在山东省内一些地方的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政策落地情况,政策虽好,但事实情况却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有的申请人提出该项基金的申请需求时,相关工作人员没有进行调查就直接拒绝。19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曝光了上述问题,对此,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表示,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准备不足、宣传的力度还不够。

新旧动能转换是山东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八大发展战略之一,为此山东省财政厅牵头专门设立了政府性引导基金。同时由省、市政府共同出资400亿元设立,通过引导基金注资和市场化募集,母基金再通过出资发起设立或增资若干支子基金,撬动各类社会资本,形成不少于6000亿元的基金规模,同时用于支持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

但是,记者在近日的调查中却发现,在山东省内一些地方,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的政策看上去很美好,但事实情况却是雷声大雨点小。火菇素是一种从特殊金针菇中提取的、少有的、无毒副作用的抗癌活性物质,对治疗白血病有较好效果。从1990年开始,青州食用菌研究所的成员张文阁与山东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长铠等人对火菇素进行了长达近30年的研究。用这一技术进行的抗癌新药开发,先后被评为山东省《八五》《九五》重点攻关项目,国家十一五科技攻关重点项目。

然而,这一项带有突破性的研究,在成果转化过程中却举步维艰。

“现在遇到的困难就是没钱,只要有钱就可以进入临床阶段。现在项目就是有经费就做,没有经费就放在那里。如果没有的话,也只能是遗憾终生了。”火菇素研究项目课题组组长张文阁说。青州市金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火菇素提取项目的合作方之一,公司负责人钟源泉说,当前缺乏启动资金,项目转化处于停滞状态,他们也想过借助新旧动能转换政府引导基金撬动社会资本给项目注入活力,但这一想法至今也没能实现。

在青州,负责全省新旧动能转换基金政策落实的单位是国控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这家公司也是青州市财政局下属的投融资平台。针对抗癌新药的基金支持,工作人员表示,找不到政策依据。

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省财政厅会同有关方面研究提出了关于进一步推动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基金加快投资的意见,意见指出要设立项目基金及省级引导基金,联合市县级引导基金与社会资本合作量身定制项目基金,支持项目落地。

那么,利用火菇素进行的抗癌新药研发项目,能不能以项目基金的形式来申请新旧动能转换基金呢?国控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称,该项目现在处于临床阶段,从初步的申请来看,很难符合基础条件,申请新旧动能转换基金门槛不低,要求比较严格。

“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是去年年初组建的新旧动能转换战略的支持平台。截止到现在,运行一年多的时间,实际效果发挥得非常不理想。”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在《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说,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准备不足,包括能力准备、政策准备等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宣传的力度还不够。“其实我们出台了很多的政策,也有很多措施,但是宣传没有跟上,服务没有跟上。”

30年的时间,火菇素项目的研究人员从原先的一头黑发熬成了一头白发,目前科研团队也只剩下80岁的张文阁老人一个人在坚持。那么,火菇素科研项目属于生物医药,生物医药本身也是属于山东省的10强产业之一,这个项目有没有权利去申请新旧动能转化引导基金呢?对此,刘兴云现场表示,明天一早就派工作人员和基金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去对接上述项目,尽最大能力帮他们解决问题。

今年8月19日,山东省财政厅关于印发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项目基金管理办法的通知,其中提到新动能基金公司对各市报送的项目基金设立方案,择优开展尽职调查,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自主进行投资决策。但是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并没有进行调查,就直接拒绝了。对此,刘兴云表示,相关工作人员没有尽职尽责,省财政厅也没有尽到责任,及时把相关措施和政策内容传送到各个地区。“下一步我们要举一反三,加大宣传服务的力度,同时针对提出的这些问题,建立联络员制度,对项目基金进行对接,加强工作,提高效率,提高效益。”

早已推行的生猪价格保险仍有养殖户不知道 省财政厅厅长:工作落实不到位

从今年3月份开始,生猪价格像是做了火箭一样“飞”了起来。19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记者今天探访济南本地超市看到的五花肉标价就达到了39.9元。针对猪肉价格浮动,政府早有相关扶持政策。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对于政府早就出台的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许多养殖户压根不知道,养殖户顾虑风险不敢继续养殖,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市场供不应求的原因之一。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到8月底,活猪价格超过了每公斤26元,而鲜猪肉的价格也达到了每公斤40元,涨幅比上月扩大19.7个百分点,价格同比上涨超过了45%。5月份以来,山东省财政厅相继出台了多项扶持政策,而这些政策发挥了多少作用?

肥城作为国家级生猪调出大县,拥有不少生猪养殖场。19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中,记者来到其中一家规模较大的养殖场调查发现,该养殖场周边一公里范围内禁止外来车辆和人员进入。买卖生猪时,需要通过厂里的小车一车一车往外运。养殖场负责人说,之所以这样谨慎,是因为遇到疫情时赔不起。

记者了解到,今年5月,省财政厅联合省发改委、省畜牧兽医局等六部门共同印发《山东省省级农业政策补贴和粮食风险基金管理暂行办法》,将育肥猪和能繁母猪的保险金额分别由原来每头500元、1000元提高到现在的800元和1200元。但养殖户告诉记者,饲养一头母猪需要大概1年时间,养殖成本大概为3000-4000元,保险赔付金额远远抵不上养殖成本。保险赔付少,养殖户一旦亏损,下一年就很难继续养殖。该养殖户表示,按照现在的保险赔付标准,一旦亏损,第二年将很难还有资金投入进行继续养殖。

除了疫情的影响外,造成当前供不应求局面的另一原因,是因为近几年生猪价格波动较大,这也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养殖户的热情。稳定生猪生产的关键是稳定养殖户对收益的预期,但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不少养殖户压根不知道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存在。昌乐县一养殖户告诉记者,并没有相关部门宣传该政策,平日他们也都是在电视、网上看,至今都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么一项政策的存在。

记者了解到,为了推动生猪生产,今年7月省财政厅专门安排了6500万元,对一级以上种猪场给予临时性生产救助,支持45家种猪场弥补饲养成本,开展疫情防控和性能测定。然而,枣庄市财政局工作人员却告诉记者,虽然已经收到了畜牧局给出的名单,但省里的补助款至今还未收到。

对此,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在问政节目现场表示,虽然前期省财政厅也做了一些工作, 但是从整体来看,对生猪价格保险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和严重性的认识还是不到位,特别是前几年风调雨顺,所以对养猪的问题并没有提到议事日程,尽管临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仍然不够有力,落实也不到位。今后,将进一步提高保险标准,大力推行生猪价格指数保险。

30万奖励金拖了3年还没发到手 省财政厅厅长:典型的官僚主义!

近年来,山东省、市、县各级财政部门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奖励政策,创新财政资金支持方式,鼓励企业转型升级。然而,现实中这些资金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情况恐怕不尽如人意。19日晚播出的《问政山东》节目曝光,青岛海易通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海易通”)在2015年底被评为青岛市高新技术企业,并依相关规定获得30万元奖励。然而,3年过去了,这30万元奖励金至今也没有真正发到企业手里。对此,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在节目现场表示,政府相关部门如果对评选结果有异议,可以再审,但既不说清楚,又拖了3年不发放,这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必须马上解决!

海易通是青岛一家主要从事动画设计、网站设计等工作的企业,2015年底被评为青岛市高新技术企业。根据2016年青岛市财政局和科技局颁布的《青岛市科学技术局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补助实施细则》规定,对新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给予30万元奖励。但海易通总经理姜先生告诉记者,3年过去了,企业至今还未收到这30万元奖励金。企业要发展,要给员工发工资,研发更是需要费用,资金滞留不利于公司发展。

记者联系了青岛市财政局,工作人员表示,海易通符合奖励条件,奖励资金早已下发到了高新区财政局。随后,记者又随姜先生来到青岛市高新区财政局,工作人员表示,资金拨付有其拨付流程,市财政局的资金到位之后,还要等科技局的审批单,需要科技局审核完成后才可以把奖励金付给企业。

3年多的时间,姜先生多次到财政局、科技局询问情况,但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等”。记者与姜先生再次来到青岛市高新区科学技术局,其工作人员表示,除了继续等,没有其他办法。

对此,山东省财政厅厅长刘兴云说,出现这种情况是不应该的,3年了,如果是对“小升高“有异议,那么可以再审,但必须解释清楚。然而现在又不说清楚,又这么拖了3年不给发放,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刘兴云表示,不可能继续拖下去,必须马上解决,如果该“小升高”企业没有问题的话,应该马上兑现。

来源:大众网   作者:张稳 程天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