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9000米 这群海洋石油人在南海海底打洞(图)

原标题:他们在南海海底打洞,9000米!

9月的南海,烟波浩渺,海天一色。直升机轰鸣着从海南三亚出发,向东南海域飞行约1个小时,降落在一艘“怪异”的“大船”之上。

之所以说她“怪异”,是因为这艘“大船”的甲板几近正方,中间高耸着10层楼高的钢铁高塔,四条“巨腿”直插海面,风大浪急却纹丝不动,与其说是一艘“大船”,不如说更像一座钢铁之城。

这就是“海洋石油982”钻井平台,被誉为“深蓝巨钻”的国之重器。

近日,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举办“与共和国共成长—新媒体走进新国企之蓄能深蓝”活动,长安君实地探访982钻井平台,去了解中国南海深水油气开发的前世今生——

982钻井平台的司钻房里,两位司钻全神贯注,在操作椅上盯着面前的屏幕,相互配合紧张操作,井架上机器轰鸣中,天车吊着深海钻头缓缓升起,海洋石油工人在钻头旁忙碌着。

在过去的四天时间里,这枚钻头潜入千米深的海底,已经钻透3000米以下的地层,用不了多久将到达此次深海作业的预定深度——5000米。

到那时,将揭晓此次勘探作业的成败。

南海辽阔的海底之下,蕴藏着我国三分之一的油气资源,是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

“石油勘探,到底有没有油,只有钻到那里才知道。”中国海油南海西部石油管理局总工程师李中说,即便在富含油气资源的南海,也并非“一钻下去就冒油”,石油勘探是有一定几率的。

相较于世界上其他海洋油气聚集区,南海海底的状况要复杂得多。南海高达350亿吨的油气储量里,有70%以上在500米以上的深水海底,这里处于欧亚板块、太平洋板块和印澳板块的交汇处,地质结构复杂,井底温度高达249℃,底层压力可达142兆帕,相当于指甲盖的面积上压着一辆重型卡车的重量。

在这样的深海地质环境中钻井,是公认的世界难题。但李中和他的团队,依靠自主技术和装备,在南海深水区域钻获多个重大油气发现。

2002年以前,我国南海深水油气资源的开发几乎是一片空白,没技术、没装备、没人才,只能向拥有成熟经验的国际能源巨头寻求合作,那时决定南海实际开发的,是这些拥有高端设备和技术的西方公司。甚至有媒体直言:国际能源巨头把设备租给谁,谁就具有了南海深海能源开发的现实能力。

经过招标,最终在2004年,美国雪弗龙公司、英国天然气公司等国际石油巨头与中国在南海北部深水区进行合作勘探。

刘和兴是一个“80后”,现在是中国海油南海西部石油管理局深水钻完井团队的负责人,而中外合作勘探期间,他只是一个经常登上外方钻井平台的“交流生”。那几年,给刘和兴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总要看外方专家的“脸色”。

“在讨论技术方案的时候,从不主动通知我们,讨论问题时的核心关键点,也不会让我们知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刘和兴的脸上透着憋屈和无奈,“我们也会去提一些技术方面的建议,但是人家根本就不理我们……”

然而,国际能源巨头们在南海北部深海区整整勘探了8年,花了几十亿美元,在南海钻出了15口高温高压井,仅在其中1口井中发现油气,但因为储量太小,毫无经济价值……刘和兴回忆,当时外方的钻井平台生产时效仅有71%,直到最后,相继撤走了设备、技术、人员,外国专家走时留下了一句论断:

“南海北部深水储层不明确。”

这论断像极了七十年前国际上流行的那句“中国没有石油”。中国有石油,中国的南海深水油气储层很明确,中国人在自己的海域挖掘属于中国的宝藏,不能总看别人的脸色,终究要靠自己的力量!

心中憋着一股劲,李中总工程师的头脑却很清醒:国际能源巨头在南海的每一次失败,对中国深水能源勘探来说,都是宝贵的经验:“从研究外国公司出现的问题入手,明确方向,一点点解决问题,就相对容易了一些。”

此后,以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为指导,波澜壮阔的蔚蓝大海上,中国海洋石油事业全方位发展,掀开有史以来最壮丽的一幕——

中国的深水物理探测船在南海夜以继日劈波斩浪,为地球做“CT”,搜集到庞大的数据,进行详尽分析,为油气勘探打下坚实的基础;

国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相继立项建设,”兴旺号“、“海洋石油982”等一个个领先世界的国之重器的完工投产,振奋国人同时也震撼着世界;

李中和他的团队,则开始了艰苦的深水高温高压钻完井技术的攻关,他嘴里的“相对容易”,却用了10年的时间。

10年里,技术攻关团队几乎都“漂泊”在海上,开了数不清的技术研讨会,做了数不清的实验。李中这样描述这个过程的艰难:刚开始是一张白纸,我们自己把白纸描黑了,而且描得特别乱特别乱,最后,从最黑的那个点开始,才提取到瓶颈问题……

从“眼巴巴”看着国外的技术、看着外国专家的脸色,到奋不顾身地跳入创新的海洋中不断奋斗,中国技术团队历经艰辛,终于从那张“自己描黑的纸”上破茧而出。“窄窗口作业技术”“水合物防治技术”“井控技术”……最后3年时间里一个个世界级难题,被连续攻克。

最终中国技术团队掌握了全套深水勘探开发的核心技术,解决了外国专家不曾解决的问题,钻成了“国际巨头”们不曾钻通的井,打破了国外石油公司的技术垄断,站在了世界同行的前列,让中国成为了全球第二个具备独立开发海上高温高压油气的国家。

2017年,南海高温高压钻完井关键技术及工业化应用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和其他获奖者一道,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李中特意把花白的头发染黑,穿了一件暗红的西装,刘和兴说那天的新闻联播团队的所有人都看了好多遍,“常年看李老师穿海油人的劳保工装,换上西服后,他是人群中最显眼的一个”。

2010年至今,中国海油南海西部油田在南海安全钻探了50余口高温高压领域探井,发现了东方13-1、东方13-2、陵水17-2、陵水25-1等大气田,为国家发展源源不断输送能源血液;高效开发了崖城13-4等气田,每年30多亿立方的天然气通过778公里输气管道供往香港,可发电量占香港发电总量的25%以上,为香港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稳定的能源保障;中国的技术已经走向世界,墨西哥湾、英国北海,在一个个国际能源富集区提供着中国方案,带动这个联系越来越紧密的世界共同发展。

站在“海洋石油982”的甲板上,曾经的“交流生”刘和兴从容地介绍着这座深海石油的勘探利器,如同介绍着自己的家:A5000船型、双浮箱、四立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半潜式深海钻井平台之一,配备DP3动力定位系统,风大浪急中平台和海底的位移以厘米计,平台电站功率强大,能满足一个16万人口的城镇供电,982平台可抗16级台风,能在1500米深海作业,最大钻井深度9144米,自航时速10节,曾开到远东海域和俄罗斯联合勘探……

一项项专业技术参数让人不明觉厉,但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位年轻海油人的语气,沉稳、坚定,既没有了曾经的委屈无奈,也没有成功后的沾沾自喜,目光好像透过这些先进的国产设备,望向更远处的深蓝大海——

那里是这群海洋石油人永远奋进的未来。

来源:长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