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哈尔滨政协主席落马 会不会带起一波新节奏?

原标题:哈尔滨政协主席落马,会不会带起一波新节奏?

爱好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三不朽”里立德居首,立功其次,立言排在最次。没有德行和功业支撑的“一家之言”,不但立不住,往往还会成为话柄。9月24日刚刚落马的哈尔滨市政协主席姜国文大概就属于这号人。

曾在哈尔滨纪委书记任上干了十个年头的姜国文,好像特别爱在报刊上发表文章。这些文章里有的谈“忘了责任权力就要失控”,有的谈纪检监察机关如何服务保障经济社会发展。但他最得意的,大概还是那些谈向县市区派驻纪检监察专员的,这也许是他在位十年唯一拿得出手的“政绩”,不但要面对记者谈,还要发表文章大谈特谈。

简单地说,姜国文搞得这一套就是撤去乡镇原有的纪委书记,然后每三四个乡镇设立一个“纪工委”,纪工委的人权和财权直接归属县纪委。纪工委领导由县纪委常委兼任,他们与乡镇一把手同级。姜国文认为这样可以“打破同级监督难题”。坦率地说,这种尝试未尝不可,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改进基层监督状况。但对于纪检工作而言,无论哪种创新都有一个大前提,就是上级机关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否则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自己屁股不干净,怎么还好意思把别人的腐败扼杀于萌芽中呢?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职责以内的事情整明白了后,再思考一下创新,当然值得鼓励。但对当时的哈尔滨而言,最突出的问题并不是原有的监督体制束缚了纪检工作,而是既有的监督机制根本没有发挥作用,一大堆腐败问题有意无意被隐藏起来。姜国文的“创新”,看起来更像是转移视线。

2016年姜国文卸任哈尔滨市纪委书记,新的纪委领导班子上任不久,十年波澜不惊的哈尔滨迅速吹皱一池春水。2017年,哈尔滨市纪委通报查处了交通运输等部门129名党员干部及工作人员为非法营运出租车充当“保护伞”的案件。2018年,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又查处了哈尔滨交警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件,122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被通报,其中出自公安系统的就有108人。2017年,黑龙江省纪委还通报,哈尔滨南岗区曙光村原村支书兼村委会主任于福祥贪污两亿多元,成为小官巨贪的典型。

屈指一算,除了这些基层腐败案例,哈尔滨落马的领导干部也不在少数,曾担任哈尔滨市委书记的盖如垠已于2015年落马,姜国文与他搭过班子。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锐忱,市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刘杰,呼兰区原区委书记朱辉、原区长于传勇等人集中落马,不得不让人再次思考哈尔滨的政治生态问题。

我们当然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某个个人,但是十年纪委书记对一地风气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上面这些案件中的违纪、犯罪事实,相当大部分都是在姜国文担任纪委书记期间形成发展起来的,如果这十年间哈尔滨纪委执纪监督机制运行良好,相信至少这些案件不会演变到如此触目惊心的地步。姜国文的违纪违法事实尚待调查,但作为纪委书记的失职显然已无可推诿。

姜国文身为本土干部,在商贸、纪检两大部门深耕多年,最后登上副省级的哈尔滨市政协主席座位,可谓树大根深。十九大后黑龙江“首虎”的落马,想来一定会给当地带来不小的震荡。任悦忱等人的落马,震荡尤未止歇。姜国文的落马再次带起一波节奏,如果你想着风暴过后就能现世安稳,那很可能被节奏的鼓点击中的就是你。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于永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