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能蒙眼踢正步的基准兵:掉肉27斤 负伤靠药维持训练

(原标题:蒙眼能踢正步的基准兵是怎样炼成的)

蒙眼能踢正步的基准兵是怎样炼成的

10月1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这是空军方队。 新华社发

1992年出生的张树国身高1.91米,若是穿上军鞋,就接近1.95米。在空军方队,他个子最高,是位于队伍第一排面的基准兵。

在方队里,作为“基准兵”,他不仅是“颜值担当”,更是“实力担当”,蒙上眼睛都能踢正步。

在10月1日的阅兵仪式上,张树国和战友一起步履轩昂地从天安门走过接受检阅。

能站第一排面

最靠观礼台位置有何标准?

军姿训练几个小时纹丝不动、几个小时挺立不倒。

在方队里身高最高,踢的步子误差不超过1毫米。

要做到这样的标准,才有可能站在受阅方队里第一排面最靠近观礼台位置,他们有一个专有名称,叫“基准兵”。

据了解,选拔基准兵的方式非常严苛。例如,在2015年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训练中,就有方队要求两名队员蒙上眼睛以正步走的形式,从出发线走到终点线,在沙面上面留下一行足印。

该做法主要有两个功能,一是检查行进方向是不是稳稳地走直线;二是检查步幅是不是每一步都是75厘米。测试结果将决定基准兵的人选。

在队列中,基准兵的一举一动影响着整个方队的节奏,其作用是为每一横排提供坐标参照。但除了基准兵的“参照”,也要求每一位战士都要达到基准兵的标准。

2015年大阅兵时,时任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教练员张起义曾向解放军报介绍:“我们每个战士都是基准兵,不同年代,受阅官兵的训练方法不同,现在更科学,辅助工具更多。”

据悉,线和卷尺是队列训练中不可缺少的工具。其中,线用来标齐方队,包括帽线、头线、枪线、胸线、手线、腿线;卷尺则用来测量间距。除了线和卷尺,步幅尺、量角器、摆臂定位器等辅助器材也能帮助方队走齐。

为迎阅兵掉肉27斤

多处负伤靠药物维持高强度训练

在阅兵现场,当电视台的大摇臂扫过从天安门城楼前走过的受阅队伍,位于方队第一排面最左边的战士往往最受镜头“青睐”。

一般而言,对于徒步方队受阅官兵的踢步,都有严格标准,每一步严格要求踢到75厘米的位置。75厘米,相当于平均身高的中间值,这个虚拟的固定点如果走不稳定,方队整体步伐就不整齐。正因如此,在阅兵方队里,对基准兵的动作标准要求更高。

因此,这也为基准兵张树国提出了更高要求。除了常规训练,教练员、总教练、将军领队也不时将他单独拉出来“开小灶”,也就是加量训练。高强度的训练让张树国整整掉了27斤。但训练成果也令他欣慰:不仅能精准地做到每一步踢到75厘米,还能自信地控场,保证方队的整齐划一。张树国总结的一个经验就是,训练过程中不仅要靠眼睛余光兼顾战友,还要细听脚砸地的节奏。“如果说从脚步声感觉到方队踢得很吃力,我自己的节奏就要把控一下。”

张树国所在的方队,不少人因训练负伤,而张树国是最严重的一个。其间,他被查出前交叉韧带部分撕裂、膝盖囊肿、膑骨关节炎等病症。为了保持训练,他一直在服药。

“我在这个位置已经坚持到现在了,如果临时再去换人的话,可能会对整个方队造成很大的影响。”

从会4国语言翻译兵

到步幅误差1毫米基准兵

张树国出生于军人家庭,爷爷参加过“渡江战役”,叔叔是一名1992年入伍的老兵。他从小听着长辈的军旅故事长大,名字是爷爷“量身定制”,小名军徽大名张树国,寓意“树立报效祖国的远大理想”,甚至连第一件玩具也是叔叔送的一顶军帽。

2010年高考,张树国考出了631分的高分,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军校,最终被空军工程大学理学院录取。在大学里,张树国报名参加学校仪仗队,经过刻苦训练,成长为学校仪仗队分队长兼旗手。他曾先后参与迎接英国皇家空军总参谋长、缅甸国防军司令、智利国防部长等多次外事仪仗任务。

在基准兵的身份之外,张树国是空降兵部队的一名翻译兵,精通俄语,熟练掌握英语、法语、哈萨克语。2014年7月,张树国完成学业申请来到空降兵部队成为了空降兵外训大队的一名翻译,先后参加了“2017年空降排比赛”、“和平使命-2018”联合反恐军演等10余次重大外事活动。但也因任务冲突错过了“9·3”阅兵和建军90周年朱日和沙场阅兵,这对张树国来说,是一个深深的遗憾。

今年2月,在听到要组建国庆70周年阅兵空军方队的消息后,张树国在激动之余,也陷入深深的纠结,一方面单位希望他留下参加几场重大外事活动,另一方面是自己未实现的阅兵梦。

在连续递交三份参阅申请书后,张树国如愿报名参阅。几经筛选,凭借身高优势和扎实的队列基础成了方队的基准兵。

“大瓦里西(音),come on……”国庆前的阅兵训练间隙,他还不时用俄英混合语和身边战友们调侃,不时引得大家阵阵欢笑。

在张树国看来,外事翻译和阅兵训练其实相融相通。外事翻译需要练语感,阅兵训练同样需要练乐感。他于是就将阅兵曲谱牢记于心,闲暇之余跟着阅兵进行曲练节奏成了生活的主旋律。每次训练归来,他还会写训练笔记,记录下训练中存在的问题,反复体会纠正。

由于张树国业务精湛,在方队和徒步方队指挥部的多次考核中,张树国行进步幅误差均在1毫米范围之内,并被徒步方队指挥部评选为“20佳标兵”。

在10月1日的阅兵仪式上,他和战友们作为新时代人民空军的代表,用一流的动作和步伐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