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四中全会为何关注这“两只手”?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10月31日闭幕。作为在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具有开创性、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会议,外界自然希望从中找到中国下一步发展信号。

四中全会为何关注这“两只手”?

中新社记者 胡庆明 摄

此次会议的一项重要议程是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该议题颇为宏大,若从经济领域切入,处理好政府和市场这“两只手”的关系,是绕不开的话题。

明晰界限 消除“越位”与”缺位”

就在此次全会前不久,中国前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刚刚出炉。

6.2%的增速显示国民经济继续平稳运行,但也勾勒出复杂环境带来的挑战:短期看,稳住经济增长和市场预期是应有之意;中长期而言,发展动能转换、外部不确定性上升等新形势,向提升经济领域国家治理能力提出迫切要求。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研究员高宇宁分析说,在经济领域,如何协调好政府与市场在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体系中的关系,如何厘清国家战略目标实施的政策力量与决定资源配置的市场力量二者的行为边界,始终是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前提。

经过多年“摸石头过河”,中国各方面已逐渐形成共识:只有用明晰界限约束政府行为,才能让市场享有更多空间。如果政府能够有所为有所不为,经济主体就会对未来有更确定的预期,其行为就会更加稳定,经济也就具备了繁荣的前提。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以来,中国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厘清、理顺经济体制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不过,如何在实践中将上述理论精准落地,仍有提升空间。

例如,在近年来国家机构改革取得重大进展的同时,政企不分、政资不分现象并未彻底消除;部分地方和部门对微观经济运行管得过多形成“越位”,市场监管等一些政府应当挺身而出的领域又依然存在不同程度“缺位”问题。

针对这一现象,中国高层多次强调,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核心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该放给市场和社会的权就要放足放到位,该政府管的事一定要管好管到位。为此,各级政府也不断推进简政放权,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探索新的政府管理体制。

在此背景下,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指出,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凝聚合力 让“两只手”相得益彰

随着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中国已下定决心强化制度建设和执行,进一步规范政府和市场的边界,为市场主体投资兴业营造更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良好环境。

正如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在11月1日举行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届四中全会新闻发布会上所说,让“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相得益彰。

具体而言,官方要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健全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加强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推动发展先进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协调好这“两只手”,重点是确保其能够相互补充,而非相互干预。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已出台多项相关法律法规明晰二者“活动范围”。

以今年7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政府投资条例》为例,其强调了政府投资的非营利性,以法规形式清晰界定了政府与市场的投资边界,也充分体现了政府投资应该秉承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与民争利的基本原则。

不久前公布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亦从约束政府着手。该条例在大力精简已有行政许可的同时,明确将施行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单以外的领域企业均可平等进入。此举被认为将进一步减少政府对市场准入的控制。

就下一步而言,如何让“两只手”打好配合,则是中国要关注的重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表示,在将“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明确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主线、突破口和路线图的同时,其他各方面改革都要以此为标尺进行。同时,政府也要通过财政、金融、产业等宏观调控政策更好发挥作用。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凡是市场能做的交给市场,遵循社会规律实现包容性发展;凡是企业能做的交给企业,真正尊重企业的财产权、知识产权和自主决策收益权;凡是政府应当做的交给政府,更好发挥政府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作用;凡是社会应当做的交给社会,建设社会自律、社会有序、社会担当的社会治理体系。

来自:国是直通车  作者:王恩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