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董事长涉案数十亿 年薪百万早餐不舍得吃鸡蛋

《中国纪检监察报》11月20刊登文章《只恨钱财聚无多 敛到手时祸来了》《“穷怕了”不是贪腐的借口》,剖析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高福波严重违纪违法案。文章称,高福波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是吉林省纪委有史以来查办的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他多次表示“家里穷”“穷怕了”,即便年薪140万,早餐仍很少吃鸡蛋。看到其他公司老总出差坐头等舱、请客喝茅台、乘坐高档越野车,他心态失衡,开始盲目攀比,最终蜕化为腐败分子。

高福波。

被称“金融教父”,涉案数十亿元

高福波于去年12月10日被通报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职务犯罪,正接受调查。官方公布的简历显示,高福波1961年6月出生,吉林通化人,研究生学历,高级经济师。

高福波曾任浑江市第二十一中学教师,中国人民银行白山市分行干部等职。2000年8月,高福波开始担任吉林省白山市农村信用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4年后又任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助理兼资金信贷处处长,1年后就升为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委员、副主任。从2007年6月起,高福波担任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在这一职位上,他干了8年,然后辞职。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高福波长期浸淫金融领域,私下被省内农信系统称为“金融教父”,其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是吉林省纪委有史以来查办的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

年薪140万,早餐不舍得喝牛奶吃鸡蛋

与高福波面对面交流、翻看他的忏悔书,“家里穷”“穷怕了”等字眼频频出现。“是小时候家里太穷,穷怕了。” “是,贫困是很多人都经历过的,然而我对钱的渴望到了极点。”高福波如是表示。

高福波讲述了小时候的故事。“我9岁那年曾发过誓,长大后一定要挣很多很多的钱,给家里盖新房子,让家人天天吃饺子。”高福波回忆,1970年春节,他的母亲和姐姐包好了除夕夜要吃的饺子,因为房子年久失修,墙皮掉了下来,饺子全部被埋在了泥土里。他的母亲和姐姐将带土的饺子皮扒去,把饺子馅儿和没粘上土的饺子放到小盆里。“我母亲和姐姐边扒饺子馅儿边流泪。”高福波回忆到此处有些伤感,那个除夕夜,他们家吃的是粘豆包,喝的是饺子馅儿汤。

任吉林省信托公司董事长后,年薪达140万元的高福波,在生活中对家人几近吝啬。“我们家早饭从来不喝牛奶,很少吃鸡蛋,就喝点粥吃点咸菜完事儿。”高福波认为,钱只要花,就会越来越少。在接受调查的一个多月前,高福波和妻子在长春一同逛商场,妻子看上了一双1200多元钱的鞋,虽然穿上很合脚,但妻子感觉太贵,把鞋放了回去。最终,他们选择了一双400多元的鞋。回到家后,妻子对他说:“还是贵的那双穿着舒服。”

任省信托公司董事长期间,高福波在单位先后集资购买了两套高档住宅,他全部卖掉用来搞投资,自己和妻子则一直住在2005年购买的普通楼房中。“要让钱生钱。”高福波感觉,只有钱多了,才“有安全感”。

5万美元打开贪欲的闸门

担任省信托公司董事长后,出差时舍不得花钱而坐经济舱的高福波看到头等舱的其他私企老总,会“甚感不悦”;其他私企老总坐高档越野车、请客喝茅台,也让坐普通公务车、请客喝地产酒的他心生不快,认为自己的信托公司比他们的企业实力强多了,这些方面不应该比他们差。此时的高福波开始在工作中贪图享受、腐化堕落——出差只坐头等舱,喝酒只能上茅台,公务车也换成了高档进口越野车。

据高福波交代,2005年,时任省农信社主任助理兼资金信贷处处长的他,由于为下属孙某处理业务违规等事项提供了帮助,收下了其第一笔非法所得——5万美元。“当时收下这笔钱,心中忐忑不安,几天都睡不好觉。”高福波告诉记者,这笔钱他一直没敢动,等过了一两年后,发现什么事儿也没有,于是越想越安心,感觉“要挣很多很多钱”可能并没有那么难。

高福波敛财的方式,主要是利用其掌握和控制的资金,通过为他人融资提供帮助,收取巨额钱款。2011年7月,北京某集团公司王某为感谢高福波在办理融资、贷款事项上提供的帮助,送给高福波巨额钱款和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套房产。“他的心态在此时发生了明显变化,感觉钱来得太容易了。”办案人员介绍,2013年1月,王某被有关部门调查后,高福波害怕事情败露,遂将该套房产退还。

参与内幕交易被罚20万

政道君查询发现,高福波在任吉林省信托公司董事长期间,曾被证监会处罚。

2017年12月20日,中国证监会公开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证监会依法对2015年发生的吉林信托内幕交易吉林森工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高福波被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而吉林信托被罚没8000多万元。

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柏某新系吉林森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吉林森工)以人造板业务等向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人造板集团出资、参股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内幕信息形成后,高福波与柏某新存在联络,此后吉林九圣、长春恒信陆续开立证券账户和三方存管银行账户,两账户均于开立次日即收到资金,并于收到资金当天委托吉林信托代理从事证券交易活动。涉案账户在内幕信息形成后、公开前累计买入“吉林森工”2223.08万股,成交金额2.79亿元;于内幕信息公开后卖出全部“吉林森工”,交易盈利4373.32万元。涉案账户的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买入、卖出“吉林森工”的时间与高福波同柏广新联络的时间基本一致,交易行为明显异常。

此外,2015年8月3日,“吉林九圣”和“长春恒信”两账户累计买入吉林森工已发行股份5%时,吉林信托没有在履行报告和公告义务前停止买入,而是超比例买入325.64万股,成交金额4102.48万元。

基于上述情况,证监会认为吉林信托的行为构成内幕交易,且存在超比例持股未披露及在限制期内交易的行为,决定没收吉林信托违法所得约4373.3万元,并处以约4373.3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高福波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行政处罚决定书》还透露,高福波2015年6月申请辞职,9月末离职,在他已申请辞职且开始部分参与新单位的工作时,却异常关注吉林信托的股票交易情况,甚至频繁与交易员直接联系,与其以往工作风格不同。

证监会对高福波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继任者落马,曾高喊:打造金刚不坏之身

值得一提的是,吉林信托已经有三任董事长落马了。

2017年8月份,高福波的继任者李伟被查处。经查,李伟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片面追求地方经济利益,破坏生态环境,弄虚作假;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配备和使用公务用车、违规收受礼金;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用公款购买礼品;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套取财政资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滥用职权造成国家巨大财产损失、私设“小金库”。其中,套取财政资金,涉嫌贪污犯罪;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滥用职权造成国家巨大财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延边林区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伟在担任中共白山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滥用职权,违规为他人拨付财政资金,致使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与高福波不同,李伟一直以来家境优渥。李伟曾说,1986年他们家的存折上就有200多万元,是名副其实的家财万贯。婚后,岳父和妻子的生意蒸蒸日上。而他每月只有几十元的工资,对家庭的贡献微乎其微。每天下班后,都要做饭哄孩子操持家务,这让一向自负的李伟心态开始失衡。

在人前,李伟爱提及廉洁、反腐,义正言辞,振聋发聩;在人后,却判若两人。

李伟刚到白山市上任时,曾在全体干部大会上表态:请大家监督,我的爱人叫孙某某,儿子叫李某,从我到白山任职开始,他们都不会凭借我的权力影响踏进白山所有项目半步!他还曾在白山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会议上表态:领导干部要当好表率,打造清正廉洁的“金刚不坏之身”!

前任也被查,被判死缓

更早之前,高福波的前任也被查。2007年4月初,吉林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成立联合专案组,对张兴波涉嫌受贿问题立案调查。在吉林信托,张兴波曾集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三职于一身。检方指控,2001年至2005年,张兴波在任吉林信投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司资金3000万元,涉嫌受贿871万余元。最终,张兴波被判死缓。

吉林信托的前身是吉林省经济开发公司,1998年2月,吉林信托首度更名亮相。2001年3月,吉林信托改制为责任公司。张兴波是首任董事长,2007年张兴波被查后,高福波继任,高福波2015年辞职后,李伟继任。

如今,吉林信托自成立以来,三任董事长都落马了。

高福波简历

高福波,男,汉族,1961年6月出生,吉林通化人,1981年8月参加工作,1991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高级经济师。

2000年8月,任吉林省白山市农村信用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

2004年7月,任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助理兼资金信贷处处长;

2005年7月,任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委员、副主任;

2007年6月,任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5年10月,辞职。

资料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吉林省纪委监委、证监会官网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刘兰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