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关于中国经济走势 黄奇帆谈了这些

原标题:关于中国经济走势,黄奇帆谈了这些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22日电(薛宇飞)由《英才》杂志主办的“第十九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22日在京举办,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会上表示,他预计今年的GDP增速将达到6%以上,2020在6%左右。他还认为,进出口开放、投资开放、东西南北中同步开放等五个双向开放,会带动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预计今年GDP增速在6%以上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 《英才》杂志供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 《英才》杂志供图

黄奇帆称,今年1~9月中国GDP同比增长6.2%,预计今年全年会在6%以上。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他称,中国的宏观调控能力很强,而这个调控能力又是双向的,一个是在需求侧,中国可以逆周期调控,热了就降温,低了就升温,针对需求侧的各种问题进行针对性的调控;另一个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能产生一个推力。

至于2020年GDP增速,他称,预计在6%左右,这个判断符合中央今年年初提出的“六稳”的发展方针。

“大家现在认为投资比以前低迷,但应该理解,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已经达到50多万亿元,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哪怕增速没有了以前的两位数增长,即使是个位数,基数也是极大的。”黄奇帆称,过分依赖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时代应该是过去了。

对于拉动经济增长的另外两架马车——进出口与消费,他称,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出口额是一个非常大的基数,过分依赖出口来拉动经济已经不合时宜。消费始终保持在8%左右的增速,比较合理。

“完全依靠三驾马车的高增长来拉动(经济),已经不属于这个阶段,基数小的时候可以,现在不合。所以中央提出新常态,主要就是不靠高额的投资拉动、出口拉动、消费拉动,而是更好的、稳稳当当的持续发展。”黄奇帆说。

双向开放带动中国经济

他称,中国发展的真正动力,过去40年是依靠改革开放,今后10年、20年也继续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我们一定能看到中国的开放形势比邓小平南巡时要好,非常大的开放力度将在中国展开。

黄奇帆称,新时代的开放特征比以前有了重要变化,比如,以前是出口导向为主的贸易政策,现在则是既鼓励出口又降低关税、鼓励进口。最近5、6年,中国平均每年的出口增长在6%左右,进口增长在10%以上,进出口贸易是双向的。扩大进口同样拉动中国经济,因为进口大国说明老百姓消费能力强,进口的量代表了消费能力。

投资方面,中国以前是引进外资为主,这5年引进了6500亿美元,但也走出去投资,5年投资了7000多亿美元,现在引进来和走出去是双向并重,是对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推动,对中国经济也是更好的循环推动。

他称,现在的开放是东西南北中同步开放。以前一般都是沿海先开放,中部、西部过了三五年再慢慢跟进,比如,1990年开发了浦东,浦东新区的政策比特区还“特”,但这个政策在前10年~20年一直没推开。2010年以后,中国一下子推了16个新区,有6个在沿海,5个在中部,5个在西部,东、中、西部一起推。这两年又推出自由贸易试验区,一共推出了18个,东部有7个,中西部有11个,自贸区的政策相比以前特区、新区,又有了新的内涵。

“以前,工商产业比较开放,但金融业、服务业、服务贸易业基本没有太大的开放。经过几十年的开放,工商产业中外资占到整个资产的30%,属于彻底开放。中国还提出来要全方位、宽领域、多渠道的对服务业、服务贸易、金融业进行比较彻底的开放。”他说。

黄奇帆表示,中国原来的开放是适应外国游戏规则的开放,现在则是既顺应国际游戏规则,又参与到规则的制定、谈判。这五个双向开放,会带动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服务贸易会有大发展

针对产业发展,他称,中国现在有五六个方面的政策,顺应这种政策,就能产生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

他称,自贸区聚焦的政策是最核心的,它不是保税区,也不是以前的开发区,它最重要的政策就是6个自由,即贸易自由、投资自由、资金自由、物流自由、数字经济自由、人员进出就业自由。

在这6个自由下,黄奇帆认为,中国的服务贸易产业会有非常大的发展。中国过去在服务贸易上做得不够好,效益很差,“中国有4万多亿美元的进出口货物,这4万多亿美元要结算、上保险、搞国际物流仓储运输,但这些事情大部分都被外国人干了,说明我们在这块不够发达。”他称,在自贸区的政策推动下,服务贸易就做得起来。

除了服务贸易,第二块就“中国制造2025”,他称,现在距离2025年还有6、7年的时间,涉及到的九大行业,应该非常扎实、努力地开展。

第三个则是“ABCD数字化平台”,即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形成的数字化平台。黄奇帆称,在5G的背景下,搞产业物联网、互联网,会有许多业务可以做。

他表示,过去企业搞了很多非银行金融机构,房产公司、工业企业可能都搞了一些全牌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但这些金融机构是脱实向虚、自我循环,监管一来,可能2/3都趴下了。未来的前途是,这些趴下来的金融机构与实体经济中的产业链、供应链结合,这方面的空间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