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上市公司高管屡在“黑天鹅”边缘试探:沉迷手游

原标题:上市公司高管屡在“黑天鹅”边缘试探:沉迷手游,醉酒驾车……股民太“南”了!

01 上市公司董事长们都有哪些爱好?

11月20日,有自媒体爆出嘉麟杰前董事长刘冰洋醉心于手游王者荣耀,擅长使用角色“蔡文姬”,并获得了“国服蔡文姬”称号。

▲王者荣耀英雄蔡文姬截图▲王者荣耀英雄蔡文姬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刘冰洋于2018年4月13日被选举嘉麟杰的董事长,并在2018年12月3日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职位。

有趣的是,在刘冰洋2018年任职嘉麟杰董事长期间,公司的业绩出现了明显的下滑。2018年,嘉麟杰实现营业收入8.79亿元,同比下滑0.47%,净利润1757.87万元,同比下滑37.43%。而在刘冰洋上任的前一年,嘉麟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则分别增长了21.35%以及136.92%。

“醉心手游”消息发出之后,迅速引起网友的热议,有网友称“优秀的人干什么都优秀,游戏都能打到国服蔡文姬”,也有网友调侃道:“董事长是蔡文姬,公司的结果已经了然,混子。”

▲网友评论 来源:微博截图▲网友评论 来源:微博截图

不过11月21日,嘉麟杰回复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原董事长刘冰洋是否打王者荣耀属于个人爱好,与工作无关,也未发现在工作时间打王者荣耀的情况。嘉麟杰的历任董事长都肩负集团给予的重大使命,在任期内无不殚精竭虑、兢兢业业。

事实上,在2018年的年报中,嘉麟杰就曾解释过公司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其表示,主要原因是前一年同期公司因处置部分资产形成了大额的非经常性投资收益所致。而如果从更能代表主营业务情况的扣非净利润来看,嘉麟杰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实际上实现了118.30%的增长。

上市公司董事长拥有兴趣爱好并非罕事。11月8日正式在科创板挂牌交易的博瑞医药,在此前上市的过程中,就曾因为公司董事长袁建栋喜欢养殖锦鲤而被上交所问询。

在答复中上交所问询函时,博瑞医药表示,袁建栋在其个人爱好观赏鱼方面,共计支出3228.50万元,用于支付锦鲤鱼的购买和养殖,其养殖所位于苏州旺山,目前共有212条成形锦鲤。

除了袁建栋意外,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热爱收藏字画,曾经在3年时间内耗资8亿收购艺术品,以及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爱马,海澜集团曾在2010年斥16亿元兴建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都曾引发过市场的极大关注。相比而言,沉迷王者荣耀的嘉麟杰前董事长,倒是“朴实低调”了。

02 没钱代驾?总经理酒驾被拘役50天

董事长们兴趣广,其他高管酒驾多。11月20日下午,宝馨科技11月20日晚间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总经理朱永福先生的通知,获悉其因醉酒驾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无法履职。

依据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刑事判决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之规定,朱永福因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一个月二十天(刑期至2020年1月2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资料显示,朱永福是宝馨科技的第三大股东,持股69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2.49%,以宝馨科技11月22日的收盘价5.49元/股计算,朱永福所持的股份市值约3.78亿元。因此朱永福酒驾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披露后,有网友忍不住吐槽,没有司机就算了,连代驾都请不起吗?

▲网友评论 来源:微博截图▲网友评论 来源:微博截图

在公告中,宝馨科技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日常经营运作一切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

事实上,总经理因酒驾被拘役,也确实没有给宝馨科技股价带来太大影响,在消息发出后的隔天,宝馨科技的股价仅小幅下跌了0.35%。

宝馨科技并不是个案,今年以来,已经有至少四起上市公司高管酒驾事件,有趣的是,这些高管有不少为总经理身份。

今年8月5日,东北制药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张正伟先生的书面通知,获悉其因醉酒驾驶,存在可能被进一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无法履职的风险;今年7月13日,南都能源收到董事兼总经理朱保义的正式通知,获悉其因涉嫌醉酒驾驶存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风险;今年6月,腾信股份披露《关于公司前监事因酒驾被拘役的补充公告》,腾信股份时任监事会主席陈大可因犯危险驾驶罪被判处拘役3个月。

03 如何避开上市公司高管“黑天鹅”

上述的这些高管案例,对于其公司股价的影响并不大,但今年以来,上市公司高管,尤其是董事长“黑天鹅”事件频出,让不少投资者防不胜防。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中新经纬记者指出,虽然如今多数上市公司都实行了股权和管理权分离的机制,但是董事长仍然扮演者十分重要的角色,他可能是公司的大股东乃至实际控制人,是公司决策的最终决定者。“尤其如果董事长是公司的创始人的话,那他可能还是这个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与灵魂,当其出现黑天鹅事件时,就往往会对公司的经营及股权情况产生较大的影响。”

具体来看,上市公司董事长的“黑天鹅”事件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董事长自身的个人因素,如葵花药业、新城控股;另一类则与上市公司的业务发展与信息披露等情况有着密切关系,如暴风集团与恺英网络。但不论是哪一类的黑天鹅事件,都往往会让公司股价大跌。

据中新经纬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至今,已有超过10家上市公司的“黑天鹅”事件来自于公司董事长,包括派生科技、葵花药业、新城控股、中科新材、云南城投、博信股份、步长制药、春兴精工、恺英网络、暴风集团等。

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赵玲对中新经纬记者指出,今年A股市场“黑天鹅”事件屡屡发生,有两方面因素,一方面是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之下,资源配置发生变化,“纸”已经包不住“火”,有些公司的雷就爆了出来,另一方面,随着监管层加强监管,许多问题也难以继续被掩盖下去。

在赵玲看来,上市公司高管的“黑天鹅”事件如果与公司的经营情况、信息披露等方面有关,投资者可以通过财务分析、技术分析等一些方法来发现,从而规避风险。但对于因上市公司董事长个人原因而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因为事件概率较小,且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中无相关信息,基本属于不可知信息,大多难以避免踩雷。

“虽然’黑天鹅’意味着不可预测,但投资者可以关注一下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比较分散,该公司实控人的管理权相对就比较有限,那么这个公司出现因董事长个人原因而导致的‘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可能就会更小一点。”付立春说道。

来源:中新经纬   作者:吴亦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