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许其亮:郭伯雄徐才厚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

原标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

撰文 | 余辉

大家注意到没有?11月18日至22日,丁薛祥、王晨、黄坤明、许其亮、刘鹤先后在《人民日报》06版发表了重磅文章。

上述文章都是“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不过,文章谈论的角度不同:

丁薛祥:《完善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各项制度》

王晨:《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根本政治制度》

黄坤明:《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

许其亮:《坚持和完善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

刘鹤:《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今天政知君要谈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的文章。

郭徐擅权妄为、结党营私

许其亮刊发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超6000字,从三方面进行了阐述:

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充分认清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的地位作用

坚持人民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属于党中央,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

深入推进军事政策制度改革,把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贯彻和体现到军队建设各领域全过程

在阐述“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时,许其亮提到,过去一个时期,郭伯雄、徐才厚擅权妄为、结党营私,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给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造成极大危害,给军队建设造成巨大损失。

这并不是军队首次提到郭徐二人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

“过去一个时期,郭伯雄、徐才厚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严重触犯政治底线,把部队置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在2017年10月,武警部队司令员、上将王宁曾撰文称,“党中央、习主席果断查处郭伯雄、徐才厚,以军委主席的绝对权威自上而下改进作风、惩治腐败、肃清流毒,在紧要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军队。”

王宁说,必须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使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体系得到完整落实,这样党和国家就“乱不了”,部队就“跑不了”,阴谋家就“反不了”。

如何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

公开资料显示,官方媒体在谈及郭徐时,首次使用“严重破坏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措辞,是在2016年12月22日,当天,《解放军报》刊发《什么是真正的忠诚》的文章。

文中提到,郭伯雄、徐才厚深受党的恩泽,本该对党忠心耿耿,却藏奸怀二、祸党乱军,是地地道道的“两面人”、伪忠诚,严重损害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削弱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严重破坏军委主席负责制,给党对军队绝对领导造成极大危害。

2015年1月28日,《解放军报》头版曾发表评论文章,阐述了“军委主席负责制”的内容。

“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必须坚持全国武装力量由军委主席统一领导和指挥,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由军委主席决策和决定,中央军委全面工作由军委主席主持和负责,严格落实军委工作规则”。

政知君注意到,郭徐二人落马后,军网曾多次刊文披露他们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的相关细节:

郭伯雄、徐才厚嘴上喊着对党忠诚、听党指挥,私下里搞阳奉阴违;当面讲得好,表态调门高,行动却不兑现;信誓旦旦表忠诚,暗里敛财留后路。

郭徐把党纪军规当儿戏,许多重大问题、重要事项擅作主张,把个人“私货”掺进组织决定,插手下级职权范围内事务。他们任人唯亲、卖官鬻爵,把手中权力当作聚敛钱财、收买人心的工具,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他们身居高位不思作为,未尽练兵备战、建设改革之责,反而滋生助长形式主义等不良风气。他们口头上讲忠诚,但灵魂深处早已与党和人民貌合神离、背道而驰,完全丧失共产党人的政治立场、政治灵魂、政治操守,干了许多挖“墙角”、毁长城的勾当!

郭徐擅权妄为、结党营私

就在去年4月,中央军委还曾派出6个巡视组,对全军各大单位和军委机关各部门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情况展开专项巡视。

据军网披露,那次巡视主要关注五个方面:

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

增强“四个意识”、坚定维护习主席核心地位

贯彻习主席和中央军委重大决策部署

落实习主席训词训令和有关重要指示批示

执行军委主席负责制“三项机制”

许其亮在阐述“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时提到,必须有健全完备、科学高效的体制机制来保证,决不能搞虚、落空。

许其亮披露了党中央、中央军委是如何推动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严起来、实起来的。他提到:

重塑我军领导指挥体制,优化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形成更加有利于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的全新体制架构;

修订中央军委工作规则,建立健全请示报告、督促检查、信息服务“三项机制”

出台《关于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意见》

党的十九大把“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写入党章。

他说,对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策部署,决不允许合意的就执行、不合意的就不执行,决不允许先斩后奏,决不允许口是心非、阳奉阴违,决不允许打擦边球、搞变通、打折扣,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