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黑心老板:年底了,农民兄弟的血汗钱该给了!

眼看就要到年底,农民工兄弟忙碌了一年,谁都盼着拿回属于自己的血汗钱,可拖欠农民工工资却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确保农民工能按时、足额拿到自己的工资,不仅关系到广大农民工兄弟的切身利益,更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和和谐稳定。

从本月15号至2020年春节前,2019年度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开启。今年10月底前发生的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和国企项目欠薪案件在年底前全部清零,其他欠薪案件要在2020年春节前及时动态清零。时间紧任务重,为确保欠薪“清零”,将采取哪些手段?下一步,相关部门将如何更好的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2019根治欠薪行动在全国开展,

分两个阶段,对欠薪案件“清零”

记者从人社部了解到,今年1-9月,各地查处欠薪违法案件7.9万件,为60.4万名劳动者追发工资等待遇55.8亿元,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62.2%、54%和57%。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王程表示,经过多年的综合整治,欠薪问题得到明显遏制。但仍有部分单位和个人企图逃避工资支付义务,恶意欠薪现象时有发生;违法分包、层层转包、垫资施工等现象,既是治理重点,也是治理难点。

王程:“这些年建筑业突飞猛进发展,建筑市场秩序不够规范。违法分包、层层转包、垫资施工等等,屡有发生,40年形成的建筑业的生产组织方式带有顽强的惯性,也是我们治理的难点。”

日前,好消息传来。从本月15号到2020年春节前,2019年度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在全国开展,将分成两个阶段,对欠薪案件进行“清零”:第一阶段,在年底前,对今年10月底前发生的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和国企项目欠薪案件,全部清零;第二阶段,在2020年春节前,对其他欠薪案件及时、动态清零。王程表示,此次行动非常有针对性。

王程:“这次治欠的攻坚行动,以招用农民工较多的工程建筑领域和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等,还包括受贸易摩擦影响的企业,以他们为重点,排查欠薪的隐患,力争把问题解决在萌芽阶段。清理化解历史欠薪陈案,坚决防止新欠。”

惩罚欠薪的“老赖”,

相关部门有两大“杀手锏”

今年以来,辽宁、山东、广东、甘肃、海南、宁夏、青海等全国至少18个省份先后开展了根治欠薪行动。国家出招治“老赖”,为近3亿农民工足量按时收到工资,提供了坚实保障。

惩罚欠薪的“老赖”,相关部门有两大“杀手锏”。第一个,就是建立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名单”,实施30个部门联合惩戒。仅在今年,人社部就公布“欠薪黑名单”180条。一旦上榜“黑名单”,黑心老板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仅将限制参与工程项目招投标、信贷融资等,甚至还不得乘高铁、飞机出门。

王程:“有一个欠薪案件发生在青岛,这个企业的负责人去大连出差,恰好这时被列入“黑名单”。他要从大连到青岛,大家都知道,如果坐飞机、走航路很快的,但是因为受到相应惩戒,他买不到机票,坐高铁也买不到票,后来想方设法坐了一个混装船,从大连来到烟台,又由他公司的职员把他从烟台接到青岛。回来以后,第一件事,他做的就是把拖欠的工资一次性支付。”

第二个“杀手锏”,就是恶意欠薪者,要坐牢。这里有一组数据:2011年至今年9月,共有7674人因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拘役,有116人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值得注意的,恶意欠薪情节严重的,最高可判7年。

重拳之下,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正在逐步好转。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相对2008年农民工欠薪率4%,2018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0.6%左右。我国正朝着到2020年努力实现基本无拖欠的目标努力。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负责人周加海表示,为最大限度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在制定恶意欠薪案件司法解释时,立足生活实践,为恶意欠薪犯罪设置较低的入罪门槛:

周加海:“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数额在五千元到两万元以上的,或者是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累计在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就要构成犯罪。”

在强化案件侦办方面,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兼户政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黄双全表示,对欠薪数额较大、受害人数较多、符合刑事立案条件的,开展专案攻坚,实现侦办一起、震慑一片。

黄双全:“对欠薪犯罪涉案在逃犯罪嫌疑人,第一时间上网追逃,尽快缉拿归案;依法及时查询、查封、冻结涉案账户和财产,最大限度帮助农民工挽回经济损失。”

欠薪问题之所以容易在年底集中爆发,这是由于工程建设领域长期形成了所谓的行规,平时只发“生活费”,大部分工资,要到年底才能集中结算。因此,根治欠薪,功夫要下在平时。王程表示,必须强化对企业劳动用工和工资支付的监管,落实按月足额支付工资、工资保证金、农民工实名制管理、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等保障性制度。

王程:“以劳动者反映的欠薪案件为线索,做到“每案必查”;并加大社会公布力度,强化欠薪失信联合惩戒,在全社会进一步形成不敢欠、不能欠、不想欠的社会氛围。”

来源:中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