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不愿放权、任性用权...书记省长要求严肃处理

原标题:只想揽权、不愿放权、任性用权...书记省长要求严肃处理

甘肃省人社厅“任性用权”问题有了最新处理结果。

11月20日下午,甘肃省政府官网消息显示,甘肃省政府决定,免去:闫敬明的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职务。

“把部门利益看得太重,只想揽权、不愿放权、任性用权……”甘肃省委最近对甘肃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的5名官员进行了问责处理,并在全省通报批评、措辞异常严厉。

除了这次被免职的阎敬明,甘肃人社厅党组书记、厅长贾廷权也受到诫勉处理。

此前,甘肃省委书记林铎以及甘肃省长唐仁健在批示中均明确,“严肃处理。”

甘肃省人社厅,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任性 

5名官员遭问责处理,源于一份通报。

11月13日,甘肃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对省人社厅任性用权制约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问责处理情况的通报》显示,今年2月28日,甘肃省委组织部根据甘肃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安排,会同省编办、省教育厅、省人社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省属高校和科研院所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的通知》(简称“22号文件”),将引进高层次人才由过去的事前审批改为事后备案。

“22号文件”出台后,甘肃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还专门作出批示,要求认真抓好落实。

然而甘肃人社厅3月25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深化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放管服改革工作的通知》(简称“127号文件”),内容却与“22号文件”大相径庭,将省委明确的事后备案,变相分为招聘计划备案、考试体检备案、审批结果备案等3个事前备案环节,变相审批。

记者注意到,本来按照“22号文件”,对于高校引进人才,甘肃省委编办、省教育厅已经不需要再审批。但“127号文件”要求,高校和科研院所引进高层次人才的报备材料必须由省委编办、省教育厅盖章后上报,否则不予受理。

这也意味着,如果在人才引进工作中有一个环节未经省人社厅审核通过,则需要用人单位重新上报材料,重新到省委编办、省教育厅盖章,耗时更长。

据有媒体报道统计,用人单位到省人社厅完成整个“备案”过程,至少需要省委编办2次盖章、省教育厅7次盖章。

上述《通报》指,“127号文件”对备案材料的格式、内容没有统一的规定和标准,具体操作中往往是边安排边调整,随意性大。至于备案能否通过,全凭人社厅事业处工作人员主观判断。而且“127号文件”设计的一些表格内容冗杂、名目繁多,与引进人才没有直接关系。

甘肃省委、省政府在通报中批评,这“其实就是不想放权,搞自己说了算”。有评论戏谑称,这是挂着空挡踩油门。

问责

事实上,此前就有网友通过甘肃省政府官网的“省长信箱”栏目反映人社厅办事效率低下的问题。

据此前媒体报道,当地一高校发布《招聘公告》时报备了5次,发布《补充公告》时报备了两次;另一高校《考核工作方案》报备了5次;还有的高校审批结果报备了3次,用时长达26天。

今年1月23日,甘肃人社厅发布了第一批高层次人才招聘公告,直到6月27日才完成第一个引进博士的备案。然而后续还要进行入编、定岗和工资批复等后续程序。

截至7月下旬,半年来甘肃省还没有1名高层次人才真正引进落地。

一些高校就此反映,人社厅“127号文件”与“22号文件”要求严重相悖,对引进高层次人才处处设限,致使人才引进工作难以开展。

对此,甘肃省委书记林铎批示:“对这种严重违背规定,在‘放管服’深入推进中仍设置障碍,体现部门‘权力’的问题严肃处理。”甘肃省长唐仁健批示:“性质恶劣,严肃处理”。

甘肃省委常委会就此事作出决定,对省人社厅党组和有关责任人5人进行问责:

对省人社厅党组在甘肃省范围内通报批评,责成省人社厅党组向省委、省人社厅向省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厅党组书记、厅长遭诫勉处理,分管副厅长被免去其省人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职务,改任二级巡视员;涉及此项工作的人社厅事业处处长、副处长及工作人员被免职、降职和调离处理。

《通报》直指人社厅任性用权,把“放管服”变为“管卡压”,存在政治站位不高,大局意识不强,权力观错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严重等问题。

11月18日,甘肃省政府官网显示,当天十三届甘肃省政府召开第72次常务会议。会议再次对人社厅提出批评,强调各地各部门深刻汲取省人社厅“任性用权”被问责处理的教训。

困境

5名官员遭问责处理的背后,还引出了一个更为现实紧迫的话题,即甘肃长期以来面临着人才困境。

现实层面看,作为西北内陆省份,甘肃经济实力并不强劲。11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31省份2019年前三季度GDP数据,甘肃以0.64万亿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五。

甘肃高层次人才流失也颇为严重,这一趋势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已经非常明显。这一点在高校领域体现得尤为明显。

早在2005年,位于兰州的西北师范大学时任校长王利民在全国两会上发言:“在过去10年,兰州大学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完全可以再办一所同样水平的大学!

兰州大学的一位研究生告诉记者,据其观察,甘肃省确实有留不下人才的现象,他们专业研究生一届大概要毕业100多名,留在甘肃的可能就三分之一左右,而且留下的同学大部分是因为家在甘肃,选择就近就业。

她进一步补充称,从城市竞争的角度看,兰州也不如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或者沿海发达城市机会多,在引进人才上政策优惠较其他省份也不是特别明显。

兰州大学就业指导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就目前就业情况来看,每年兰州大学毕业生(包括本科与研究生等)约为8000人,约一半能留在西北省份,至于有多少人会留在甘肃并未有统计。

甘肃人才缺乏还体现在高端人才的引进上。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今年5月,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任丰原教授受聘到兰州大学工作,担任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一度成了大新闻。

事实上,在东部985高校,几乎每个月都有重量级教授受聘,其反响多限于学校内部,很难扩散到主流舆论层面。这也从侧面体现了兰州大学人才缺乏的严重性。

北京邮电大学的一位在读博士甚至向记者明确表示,如果以引进人才的方式去甘肃就业,“完全不考虑”。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不遗余力地引进人才,天津、西安和武汉等二线城市也出台各种政策措施来吸引人才。

以深圳为例,官方曾下发通知,对于两院院士和杰出人才,国家级领军人才和A类人才,地方级领军人才和B类,后备级人才和C类人才等不同层次人才,深圳市分别给与600万、300万、200万和160万的奖励补贴。

值得注意的是,仅今年8月批次,深圳公布享受奖励补贴的国家级领军人才、地方级领军人才和后备级人才就达387名。

如天津推出了“海河英才”行动计划,主动降低户口门槛,以户口政策吸进人才;武汉为了吸引人才出台了毕业落户和安居保障制度,毕业生租房买房将享受优惠;西安除落户标准降低外,对人才购房则按照标准给与奖励补贴。

甘肃该如何破局?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所博士后,全球化智库地方人才政策研究总监董庆前向记者表示,这个问题在国内有一定的普遍性,人才引进的顶层设计已相对完善,关键是执行中许多执行人员具有“思维的惯性”,未能转变观念,习惯于旧有的处理方式。

董庆前认为,转变工作思维模式是一个重要方面,要明确人才工作不是“管理人才、治理人才”,而是“服务人才”,具体到甘肃省则要结合本省本地实际情况,发挥当地特色优势,可以考虑“柔性引进”。

他所说的“柔性引进”,即指打破国籍、户籍、地域、身份、档案、人事关系等人才流动中的刚性制约,在不改变和影响人才与所属单位人事关系的前提下,适应市场经济和人才社会化发展要求的政府引导、市场调节、契约管理的非本地户籍人才的人才引进方式。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作者:佟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