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纪委首次视频曝光涉黑保护伞:水塔搜出500万现金

(原标题:中纪委首次视频曝光涉黑“保护伞”:废弃水塔搜出500多万现金)

11月2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首次视频曝光涉黑腐败和“保护伞”案例。

这条《“打伞破网”背后的故事 | 洞庭“湖霸”为何能盘踞17年?》视频中,介绍原湖南省人大代表夏顺安自称当地“土皇帝”,私占南洞庭湖腹地下塞湖17年,并一度以其姓更名“夏设湖”。

该案共有11名“保护伞”落马,100多名国家公职人员被处理。值得一提的是,视频还曝光了充当夏顺安“保护伞”的多个案件细节。例如,大年初一夏顺安不陪年迈老娘,远赴几百公里外陪市委书记过年。专案组还在夏顺安“保护伞”之一的家中发现上百个牛皮筋,并从废弃水塔搜出三箱500多万现金。

中纪委首次视频曝光涉黑保护伞:水塔搜出500万现金 

原湖南省人大代表夏顺安。视频截图

扔下年迈老娘陪市委书记过年,逢年过节均送礼

下塞湖位于南洞庭湖腹地,地跨湖南湘阴、沅江两地,是重要的湿地生态保护区,从2001年起被夏顺安私人侵占长达17年。湖南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干部张华介绍,下塞湖位于两河交汇处,夏顺安违规修建的矮围对泄洪影响很大,一旦发生洪水,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将受到威胁。

如此违规违法行为,为何能持续十余年而不被监管?

据了解,夏顺安之所以敢自称为“土皇帝”,正是因为他在当地编织了一张涉及众多官员的“关系网”,而其中职级最高的是益阳市委原副秘书长,时任沅江市市委书记邓宗祥。

中纪委首次视频曝光涉黑保护伞:水塔搜出500万现金 

时任沅江市委书记邓宗祥。视频截图

2007年11月至2010年12月,邓宗祥担任过3年沅江市市长,此后5年半又升任沅江市委书记。2016年,邓宗祥调任益阳市委副秘书长。从时间上看,下塞湖矮围正是在其主政沅江期间逐步修建完成。

据办案人员透露,两人关系非比寻常。“好到了什么程度,大年初一夏顺安不陪年迈老娘,宁愿开几百公里山路来陪邓宗祥过年。”

据邓宗祥交代,自2009年以来,几乎每年春节夏顺安都会来家中拜年,所送礼金从5000元逐步涨到4万元,今年春节期间还送了2万元。在2011年和2012年中秋节,以及邓宗祥父亲、岳父去世时,夏顺安也都有所“表示”,金额从1万元到2万元不等。

时任沅江市水利局局长的胡经纬,也是夏顺安的“保护伞”之一。2012年,在收受夏顺安贿赂后,曾为其违规开具了一份“没有影响行洪,符合相关政策”的证明,成为了夏顺安阻扰执法的“挡箭牌”。

专案组搜查胡经纬家中卧室时,发现床头柜中散落上百个牛皮筋。经其供述,在夏顺安出事后,自己感到心虚,已把家中五百多万现金转移至别处。最终,在胡经纬妻子亲戚家附近一个废弃水塔内,找到了三个装满500多万现金的箱子。

中纪委首次视频曝光涉黑保护伞:水塔搜出500万现金 

废弃水塔找到三个装满现金的箱子。视频截图

“绝无仅有,真没想到一个水务局局长家里有这么多钱。”沅江市纪委副书记唐清云感慨。

经法院审理查明,夏顺安及其组织成员先后7次勒索他人钱款共计人民币400余万元;在沅江市与湘阴县交界的下塞湖水域以及下塞湖北闸出口附近的赤磊洪道非法采砂,非法获利共计2200余万元,造成矿产资源损失和修复河床结构等费用共计3100余万元;先后22次向湘阴县、沅江市的国家工作人员邓宗祥等6人行贿,共计行贿金额200余万元,等等。

最终,夏顺安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行贿罪等8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涉黑组织曾拿下39亿项目,涉嫌故意杀人

察时局关注到,今年10月和去年10月,中纪委先后两次集中曝光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共计11起。

其中,今年10月9日,中纪委公开曝光的6起典型案例中,就有夏顺安一案。另一起值得注意的典型案例,系辽宁省丹东市原副市长刘胜军等人为宋琦、宋鹏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

宋琦、宋鹏兄弟早年经营海鲜排档,靠打打杀杀、欺行霸市发家,后涉足房地产等领域逐渐“洗白”。据办案民警介绍,2017年初,一封举报信将几起陈年旧案的矛头指向了宋氏兄弟。

其中包括:1991年,弟弟宋琦带领19名打手,将从事海产捕捞生意的白氏兄弟砍得血肉模糊,但最终不了了之;1999年,宋琦的竞争对手盛某被当街枪杀,凶手已经伏法,可他又恰巧是宋琦的堂弟;2015年,杨氏集团的船员突然被砍成重伤,之后不久,宋氏家族成了唯一合法的滩涂养殖企业。

经过专案组3个月的摸排,通过宋琦与情妇秘密约会将其抓获。同时向当年的受害群众取证,对宋鹏展开攻势。最终,宋鹏主动交代了当年购买枪支转交宋琦、宋琦又唆使堂弟杀人的犯罪事实。

然而,一心想把东港市经济搞上去,急于上项目的刘胜军,在明知宋氏兄弟“江湖往事”的情况下,仍主动抛出“橄榄枝”。事后,宋氏兄弟给刘胜军送了20万欧元、30万美元及100万新台币,折合人民币300余万元。

在刘胜军任职期间,东港市区市政、房屋、水利等3类工程项目总计1171个,其中宋鹏名下的鲲鹏公司获得项目282个,占东港地区工程项目总量的24.1%,涉及总金额39.38亿元。

同时,宋氏兄弟黑恶势力迅速扩大,在被捕前,资产达80亿元,还利用资本势力向政治渗透,分别连续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当地政界商界称霸一方。

3党政领导干部明知对方涉黑,仍充当“保护伞”

曝光的这11起典型案例有哪些特点?察时局梳理发现,公开曝光的典型案例中,涉及省、市、县、村多级。从级别看,既有省综治办原主任这样的正厅级干部,也有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这样的基层党员干部。

从领域看,既有政法机关党员干部,也有与黑恶势力获取经济利益关系密切的审批、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还有村“两委”、基层站所工作人员等。

而相同之处在于,党政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普遍存在明知对方是涉黑组织或系其成员,仍充当其“保护伞”的现象。有的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违规干预司法活动,包庇犯罪分子逃避查禁打击、减免刑事处罚;有的不依法履行职责,对违法犯罪行为放任纵容;有的利用手中审批监管权力,帮助谋取不法经济利益,导致有关涉黑组织不断坐大成势、日益嚣张猖獗。

4不到2年打掉2000多个涉黑组织,3万余人投案自首

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断深入,“打伞破网”持续发力。为何扫黑要打“伞”?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曾发文指出,涉黑涉恶势力与其“保护伞”是共生关系,扫黑必须除“伞”。从通报情况来看,不少涉黑涉恶势力能够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多年,与“保护伞”的纵容包庇密不可分。

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程过半,社会政治生态有了明显改善。

公开数据显示,自2018年1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启动以来,至2019年9月底,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移送司法机关5500人。全国排查整顿软弱涣散的村党组织7.38万个,清理黑恶势力干扰、渗透的村组织1700余个。共计打掉涉黑组织2367个,打掉涉恶犯罪团伙29571个,34792名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

同时,针对于目前仍有不少涉黑涉恶犯罪分子在逃现象,11月4日,全国扫黑办在京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开展全国扫黑除恶百日追逃行动。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会上指出,部署开展百日追逃行动,就是要充分展示党中央除恶务尽的坚定决心,哪怕黑恶势力逃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其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就是要“拔出萝卜带出泥”,依纪依法严惩一批“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党委政府刀刃向内、刮骨疗毒的勇气。

此外,扫黑除恶督导“回头看”也在各省陆续进驻。11月2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2督导组在西安市6区开展督导“回头看”,采取现场走访、调阅资料、谈话问询、明察暗访等方式进行督导。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