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拆弹”中小银行风险,如何实现慢撒气、软着陆?

2019年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即将结束,这一年是金融行业集中整治的一年,也是金融风险由快速累积逐渐转向高位缓释的一年。

从包商银行被托管、锦州银行被重组、恒丰银行获汇金公司入股,到河南伊川农商行、营口沿海银行相继出现风险事件,中小银行的安全性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

 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中小银行经营状况如何?金融系统是否有足够工具应对个别机构出现的流动性风险?政府、银行如何稳妥处置和化解各类风险?国是直通车采访多位金融专家对上述问题作出解答。

中小银行经营状况如何?

中国中小银行的经营状况可以用一组数据来描述。

——4000余家中小银行。

目前,全国有4000余家中小银行,包括各地的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民营银行、外资法人银行等,他们是整个金融系统的“毛细血管”,在落实普惠金融政策、支持中小企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25%,贷款损失减值准备1.74万亿。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中小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25%,贷款损失减值准备1.74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24.4%,今年前三季度中小银行实现净利润4483.5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超过99.2%的中小银行流动性比例高于监管要求。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25日对记者表示,目前金融市场运行平稳,中小银行整体经营稳健,资本和拨备水平充足,流动性整体充裕,抵御风险的“弹药”充足。

中小银行经营状况相对稳健,与过去一年国家“精准拆弹”中小银行风险离不开。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接受国是直通车采访表示,过去一年,国家针对中小银行存在的流动性风险实施了“精准拆弹”的办法。以包商银行为例,在出现严重信用风险后,国家果断实施接管,发挥了及时“止血”作用,最大限度保护了存款人和其他客户的合法权益,同时也避免了风险跨市场、跨机构间转移,对社会的不良影响降至最低。

宗良还特别提到“存款保险制度”在化解风险方面的积极作用。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接管前的个人储蓄存款本息由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和存款保险基金全额保障,接管前的5000万元(含)以下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本息全额保障,5000万元以上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由接管组和债权人平等协商,依法保障。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何平认为,存款保险制度的实施,是市场化金融体系建设的必然选择。首先,它保护了存款人的权益,在银行出现风险关闭的情况下,给予存款者以偿付保护。其次,进一步完善和强化了国家的金融安全网,增强金融业处置和抵御风险的能力。第三,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对大小银行客户实施同等额度的偿付金额,有利于建立多元的多层次的银行体系。

据了解,目前,世界上已有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当个别金融机构经营出现问题时,存款保险基金依照规定对存款人进行及时偿付,保障存款人权益,它是保护存款人权益的重要措施,是金融安全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国家对高风险机构“精准拆弹”,银行业金融机构对不良资产的分类也更加审慎,已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部分银行将逾期60天以上贷款也逐步纳入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的上升,使得银行拨备计提力度加大。

风险要“慢撒气、软着陆”

在全球经济金融动荡和风险点增多,国内经济增速有所放缓的背景下,竞争力相对较弱的中小银行仍然存在风险暴露的可能。

何平接受采访指出,不同于大银行拥有大量的优质客户,中小银行面对的中小企业对外部市场的冲击更为敏感,承担风险的能力也相对较弱,尤其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相对更高。

除了外部环境,中小银行自身管理的不规范也是爆发风险的重要原因。

包商银行的核心问题是,大股东违法违规占用大量资金,形成逾期,长期难以归还,导致出现严重的信用危机。锦州银行核心问题是股东关联贷款额度大,长期依靠同业负债激进扩张,加上内部管理制度漏洞,审计师无法出具意见导致年报一再推迟,进而引发市场不信任。

总体而言,股权结构、信用违约、同业业务、表外业务等方面仍然是中小银行风险的高发区。

针对中小银行可能爆发的风险,央行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向市场投放流动性,建立了包括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存款准备金和流动性再贷款在内的防范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的“四道防线”,这对稳定市场信心,保持货币、票据、债券等金融市场平稳运行起到了重要作用。

然而,依赖“外力”只能一定程度上缓解风险,要想真正化解风险,必须通过增强“内功”最大程度上防范流动性风险的暴露。

宗良认为,中小银行需要进一步完善自身经营治理机制,加强内部财务约束,不断提升自身竞争力。特别是,在竞争力相对较弱的情况下,中小银行更要通过精细化、特色化经营保障业务的稳健发展。

何平则指出,中小银行要明确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从大的方面来讲,金融机构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不应该让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而不流向实体经济;从金融机构本身而言,金融机构应该要把自己真正当做一个市场主体,将收益性、风险性、安全性结合起来,不应该认为是国家机构,由政府兜底;从具体业务而言,金融机构应该回归传统业务,不应该投向P2P业务以及大量非标业务。

何平认为,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既有增量的风险,也有过去多年积累的存量风险,在处理风险的过程中,首先要更加严控增量风险,在增量风险得到有效控制的条件下,进一步化解存量风险。在化解风险的过程中,要把握政策的节奏和力度,政策过紧,会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政策过松,风险则会集聚难解。

前述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整体看,中小银行风险应对能力不断提升,风险防控的主动性、前瞻性有所增强。央行表示,下一步将持续关注中小银行流动性状况,加强市场监测,不断加大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支持,推动中小银行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提高风险防控水平,实现中小银行健康可持续发展。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