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国安部最后一位红军战士 硬核“国安爷爷”走了

原标题:国家安全部最后一位红军战士、硬核“国安爷爷”走了……

他是国家安全部最后一位红军战士,他是隐蔽战线上出生入死的勇士,他曾跟随毛泽东、周恩来同志战斗在敌我斗争的最前沿,他曾多次誓死守护党中央核心密码,忠诚无悔、隐姓埋名八十余载。

11月27日,传奇机要员孙彪同志遗体送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鲜红的党旗覆盖着这位102岁的老人,鲜花掩映着他清癯的面容,战友、同事、晚辈在灵堂外的寒风中静静地排着长队,只为给他送上最后一程。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向孙彪同志送花圈表示哀悼。

中央国安办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国家安全部部长陈文清等多位部领导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并向孙彪同志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爬雪山过草地以苦为荣跟党走,经骇浪历硝烟出生入死屡建功”,挽幛黑底白字,为孙彪老人光荣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写下注解。

回忆起百岁老人孙彪,国安队伍里的一茬茬“年轻人”都记得孙彪讲过的长征故事,简单,纯粹,九死一生,却轻描淡写——

1918年,他出生在四川巴中一个贫苦家庭。父亲给地主当长工,拼命劳动,却连自己都吃不饱,在饥寒和屈辱中早早就过世了。为什么要当红军?十五岁的孙彪只有一个念头:为了让老百姓能真正做一个人。

不到十八岁,孙彪已经跟着红军队伍走完了长征路。

雪山上,风如飞刀,雪似利剑,很多红军战士走着走着就一头掉进雪坑,再也站不起来。许多人听孙彪讲过长眠在雪山上的战友:“我们要救他们走的时候,他们说不要救我了,你们自己能够跟上就行了,等胜利了以后,不要忘掉我们,红军里面曾经有我们这个力量!”

草地中,渺无人烟,沼泽遍地,突然袭来的洪水把孙彪冲出半里地,战友们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救了上来。一次部队出发后才发现孙彪没有跟上来,战友们急忙回去找,发现他躺在草地上已经冻僵硬了,要是再晚来半个小时,人就没了……

长征刚刚结束,1936年10月,山城堡战役,孙彪又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他那时已经是一名班长,带着12名战士冲锋陷阵。打着打着,后面的战士喊“班长班长你负伤了,你看血都从棉衣里流出来了!”本来还在向敌人开火的孙彪,伸手一摸,看到一手血,人就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一颗子弹射入了他的肩膀。

被送入后方医院,物资短缺没有麻药,手术的时候,五个护士把孙彪按在床上,还怕他动,又用绑带把他捆起来。药钳夹不出子弹,医生就用大铁钳消了毒,把子弹从孙彪的肩膀取了出来……

九死一生,孙彪早已把生死看淡。望着老人的遗像,总让人想起他生前的话:“为什么像我这样子的人能够活着,其中一个是始终跟着共产党走,始终相信革命能够胜利,相信能够解放全中国。”

孙彪本名叫孙开义,原本孙彪只是个化名,却陪伴了他的大后半生。

在战斗中负伤后,他落下了残疾,不能再上战场端枪杀敌。1938年从抗大毕业,他被选调至总参谋部的机要科做密码工作,从此开启了在隐蔽战线上八十多年的风雨征程。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他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密码战士。1942年,他被派往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在周恩来领导下从事机要密码工作。

战斗在敌人的心脏,意外随时可能发生。为了打掩护,被派往办事处的人都换了新身份,孙开义的新身份就叫孙彪,以四川老乡探亲的名义前往重庆。为应付万一被国民党逮捕,他还准备了一套口供。

而意外比想象中来的更快。

孙彪一行在宝鸡转火车赴重庆时,为了躲避国民党特务的追查,上车匆忙,不慎将两包材料掉在月台上。火车已经徐徐开动,特务即将追来。党的机密文件眼看就要落入敌人手中。孙彪二话不说跳下火车,把资料抢回来扔到战友手中,自己却掉下月台。

眼看列车车轮就要从身上碾过,孙彪一个翻身,躺在两道铁轨中间,四仰朝上看车底从眼前轰鸣而过。火车过去了以后,孙彪立刻爬起,沿着铁轨追上了正在出站的列车。

死里逃生的孙彪护送着机密材料顺利到达了重庆。白区秘密工作有着最严苛的纪律要求,孙彪严守秘密,在红岩村重庆八办的那座三层小楼里,日夜守护在机要室内,一干就是四个寒暑,从未走出过办事处的大门。

重庆谈判,北平军事调处,在这些铭刻在党史上的重大历史瞬间,孙彪三赴白区,默默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守护着通往中央的核心密码,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周恩来同志曾说,隐蔽战线工作要有“入虎穴的精神,方为上乘”。隐蔽战线上,无数个孙彪一样的战士,抛却生死,义无反顾地奔赴敌人的心脏。

“随时准备牺牲”,成为无名英雄的铮铮誓言,直至今日。

在同事和战友眼里,孙彪是密码“活字典”。让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常说的一句话:即使自己的命没了,密码也要保护好,不能被敌人拿走。

保密是隐蔽斗争的生命线。这条原则源于残酷的斗争现实。

“好多在敌人心脏的密码遭到破坏,一破坏影响到组织安全、同志们的安全。这个斗争看不见,却也是要真刀真枪杀人的。”孙彪回忆起血淋淋的教训,表情异常凝重。

对于保密,他做到了极致。

1950年,新中国首次派出代表团到联合国。孙彪和外交部一位机要员被上级指定参加代表团,负责通信联络。代表团乘坐飞机,经苏联、英国等地,辗转到达美国。

几天时间里,孙彪和另一个机要员轮流抱着密码箱。知情人回忆,孙老后来说,人在密码在,密码如果不在,人肯定已经不在了。

在美国的37天里,孙彪没有走出房间一步,睡觉时都是抱着密码箱睡。为了防止敌特获取和破译我密码,两人每次工作完之后都把电报底稿立即焚烧,纸灰倒入马桶搅碎后冲走。

一位离休老干部近年写了篇回忆文章,提到1947年的时候在河北参加过一个机要培训班,有个教员叫孙彪。2017年孙彪整整一百岁的时候,他的一位老部下拿着文章问,这个孙彪是不是你?孙彪看了看文章,只说了一句,“李(克农)部长让我办的”。

老部下感慨,整整七十年了,这件事他一个字都没有对旁人说过……

在遗体送别仪式上,孙彪的部下、学生从四面八方赶来为老人送行,他们大都白发苍苍。严谨、认真、朴素、低调,这是他们对孙彪老人的印象,而提起具体的事,他们大都一带而过,意味深长。

其生无名,至死无悔。孙彪和党的隐蔽战线的一代又一代战士,将壮阔的波澜归于深海,将乍响的惊雷匿于无声。时光苍老了他们的容颜,他们却装点了无数人的家国梦。

致敬英雄,一路走好!

来源:国家安全部新闻办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孙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