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要“面子”却丢了“帽子” 这些官员图的啥?

原标题:[基层说]要“面子”却丢了“帽子”,这些官员图的啥?

[学习小组按]

前几天,小组跟大家聊了一下中央印发的整治“面子工程”“政绩工程”的通知。各位组员也在评论里谈了身边的“面子工程”。

我们梳理发现,此类问题被通报点名的还不少,特别是一些贫困和欠发达地区的问题,举债去撑“门面”,更是引起当地干部群众的不满。在整治过程中,还存在一个分类指导的问题,如何区分一个工程是否符合发展规律、贷款是否处在合理范围,在操作层面并不好把握。今天我们一起讨论“面子”和“里子”之间的辩证关系。

 榆中秦汉仿古城门之一 

榆中秦汉仿古城门之一

花大钱撑起的“面子”

首先,我们一起看看反面的典型案例:

湖南省汝城县违反贫困县约束机制,长期大规模举债搞政绩工程,2017年底负债率达到336%;

青海省贵德县实施“高原美丽乡村”建设建牌坊搞形象工程,要求农户自筹资金新建或翻新院墙,贫困户不堪重负;

2012年到2014年,湖北恩施州来凤县百福司镇把用于农村贫困户危房改造的中央专项801万元,挪去做“面子工程”打造土家特色街区;

陕西省韩城市在高速入口处打造“鲤鱼跃龙门”景观效果,建设超大体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总投资1.9亿元;

2017年,国家贫困县甘肃省榆中县在入城口修建两座高达28米、宽达145米的秦汉仿古城门、一座大型雕塑以及两个远离居住区的景观广场,投入资金6200万元,从县门到城区修建宽40米,投资12487.85万元的迎宾大道……

以上种种,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面子工程”“政绩工程”不仅劳民,还特别伤财,脱离实际地造景,甚至不惜背负沉重的地方债,当地的官员图些啥?

 “天下第一水司楼” 

“天下第一水司楼”

图的是仕途,忘的是初心

不可否认,一些地方政府大兴土木搞建设,为当地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化,一定程度上能够振奋人心,也能为当地招商引资、旅游发展带来流量。尤其是一些贫困县而言,不仅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脱贫攻坚的任务,还要为地方经济的长远发展谋划,面对国家的扶贫款项,很多官员都有“不用白不用”的思想,甚至觉得自己建设“面子工程”也是为了“造福一方”。

这其中,有的地方想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间节点有所作为,借助于各种扶贫项目融资,而这其中,由于资源、交通及产业基础较为薄弱,大多数贫困县都将旅游项目当作重要突破口。但是,一旦脱离实际去做一些“形象工程”,特别是在资金、人才和政府治理能力都无法支撑的地区,就容易引起地方债务危机。

贵州省独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该县有独特的喀斯特地貌,有千年少数民族人文资源,有比邻黄果树、小七孔等著名景区的区位优势。2010年至2011年,贵州从江苏、浙江等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大刀阔斧的潘书记罔顾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拒不执行党中央政策,造成大量耕地和基本农田被违法违规占用,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被免职时,县里债务高达400多亿元。

这样高负债下的“面子工程”风险激增,很有可能延误当地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经济发展。

更有甚者,一些腐败分子虽然发展了地方经济,却也顺便捞取好处;甚至为了捞取好处,建设大量大而无用的“面子工程”,这种工程,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都够不上。经调查,潘志立单独或默许其子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财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低价出让土地,造成国家严重的经济损失。

以上案例,折射的是错位的发展观和扭曲的政绩观,更直白地说,想的不是“功成不必在我”地一茬接着一茬干,而是“短平快”的升官之路。

“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

如何正确地进行建设,树立正确的发展观和政绩观必不可少,也就是习近平说的,要做到“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如何正确区分“面子工程”?

一是要看科学性。地方搞发展,特别是贫困地区,不应脱离实际,应该遵循客观规律。过去,各级地方政府或多或少也做过“逼民致富”的事,用行政力量强制群众调整产业结构,结果造成老百姓血本无归。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社会融资不是不行,关键要把握好度。尤其是大规模举债之前,除了科学评估外,在涉及老百姓民生的事上也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

二是要强调人民性。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才是正确的发展观和政绩观,这一点极为重要。是不是坚持了人民性?从底线上看,就是地方主官有没有在发展过程中谋取私利。从高线看,就是地方主官有没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思想境界。某种意义上,地方发展是否坚持了以人民为中心,不要看官员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评价一个项目是否是所谓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除了要科学分析外,也要看当地老百姓的评价。

第三就是不能“一刀切”。尽管我们不再唯GDP,但并不意味着地方间的竞争、干部的晋升不存在考核指标,我们需要把指标调整得更加合理,更有效地发挥中央和地方的积极性。一个地方怎么发展,老百姓如何更能得到实惠,地方党委政府才最清楚,假设经过调查,地方主官在发展过程中没有私心,客观上也没有私利牵扯其中的话,在树立正确的发展观和政绩观的同时,也要防止简单问责,破坏干部勇于担当、敢于作为的良好氛围,对已建成和正在建设的工程要分类指导,避免更大的浪费。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吕德文、鹤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