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地方官员大喜,钱有着落了

踏入2020年,全国各地都在等待一场久违的甘霖。

主管经济的副市长、管钱袋子的财政局长心向北京,翘首以盼。

攻坚战、教育、养老、老旧小区改造、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一切都离不开钱。

过去的一年里,各地一边坚决落实减税降费政策,一边大把大把地花银子。

包括中央和地方在内,2019年1到11月全国财政收入178967亿元,同比增长3.8%。但同期,全国财政支出206463亿元,同比增长7.7%。

微信图片_20200107161909

中新社发 韦如代 摄

钱从哪里来?

一个月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告诉他们,今年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

等米下锅的地方官员大喜,钱的事要有着落了。

因应形势变化,2019年我国赤字率提高到2.8%,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务限额2.15万亿元,比2018年增加8000亿元。

2019年中,根据形势变化和实际需要,为扩大有效投资,中央提前下达了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万亿元。

新增的2.15万亿元限额、提前下达的1万亿元专项债,帮助一些地方解了燃眉之急,但仍然有的地方觉得不解渴。

2020年,他们需要更多的新米。

全国基建需求趋旺

2020年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将达到新高度。仅铁路、公路、民航领域的投资就将达到2.69万亿元。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都离不开基建。

以上月初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为例,经济发达的长三角需要提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协同建设一体化综合交通体系、共同打造数字长三角、协同推进跨区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加强省际重大水利工程建设。

放眼全国,对基建的需求趋旺。

目前我国人均基础设施存量相当于西方发达国家的20%—30%,并且在交通、水利、能源、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基础设施领域仍存在不少短板。总体来看,我国在基础设施领域投资仍有很大空间和潜力。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分析,补短板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

这些领域和项目存在较大投资缺口,亟需聚焦基础设施领域突出短板,保持有效投资力度,促进内需扩大和结构调整,提升中长期供给能力,形成供需互促共进的良性循环,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并且能够进一步增强基础设施对促进城乡和区域协调发展、改善民生等方面的支撑作用。

但基础设施投资的回报期长,一般市场主体不会积极介入,这需要政府主导投资。

地方政府适度依法举债集中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建设,符合代际公平原则,能够有效节省未来年度相关建设开支,以后年度地方政府可以将对应的建设资金调剂用于偿还到期债务,实现跨年度预算平衡。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副主任、财政大数据研究所所长王志刚认为,专项债更为合适。不同地方的基建短板不同,除了一些民生领域外,还可以加强代表先进技术的新基建,例如5G网络等IT基础设施,这些对提高生产效率有重要作用。

赵全厚说,根据预算法等法律法规,除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地方政府因投资需要进行债务融资,只能依靠债券。这样做是为了提高政府举债透明度,防止政府滥用债务造成债务风险失控。

地方债券承载希望

基建需求趋旺,地方政府债再次承载希望。跟普通银行贷款相比,地方债券的成本更低、期限更长。

随着制度完善、市场规模扩大,我国地方债券平均发行利率不断降低、平均发行期限延长。

2019年,地方债券平均发行利率3.47%,同比降低42个基点。地方债券平均发行期限10.3年,同比增加4.1年。

今时今日,GDP增速下行压力较大、财政收入增长缓慢。

赵全厚认为,通过地方专项债券融资,能够在较低利息成本的情况下,给予补短板领域以急需的资金支持和吸引配套融资。

这样做,既可以按照既定目标,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又可以通过扩大政府主导的投资,实施逆周期调节,支撑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提振市场预期。

除了补短板、搞基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封北麟认为,地方债尤其是专项债还可以支持医疗健康、大数据产业、高端制造业等重点产业发展,促进新型城镇化发展、提高民生福祉,优化产业和区域资源配置,降低产业和区域社会资本的运营成本,引导和撬动社会资本投资关键重要领域和区域。

“资金跟着项目走”

上月底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财政部部长刘昆强调,今年要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

他说,坚持“资金跟着项目走”,优化债券投向结构,落实好扩大专项债券使用范围等政策,加快建立项目储备和前期准备、评估、遴选等工作机制,储备一批、发行一批、建设一批、接续一批公益性建设项目,积极发挥专项债券融资成本低、作用机制直接、政策见效快等优势,尽快扩大有效投资,形成对经济的有效拉动。

“资金跟着项目走”,可以督促各地形成更多实物工作量,促进有效投资和产业升级。

赵全厚分析,这样可以防止资金闲置,政府发行债券将来需要还本付息,资金闲置会浪费资源、增加成本;还可以防止资金被挪用或截留。

资金被挪用,导致基建项目延期误工、资金链断裂,专项债促投资、稳增长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

“资金跟着项目走”可以强化项目管理。

封北麟分析,专项债投资项目必须确保符合专项债发行条件,必须确保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这样可以避免地方政府为了争取专项债额度,超前建设和包装项目,导致资金沉淀和浪费。

地方债是一场甘霖,各地期盼已久。

这场甘霖滋润2020年各地经济增长、社会发展的同时,也会为日后发展埋下伏笔。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