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开幕

今天下午3时整,国歌声响彻北京会议中心,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开幕。开幕会上将审议通过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议程,听取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听取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提案工作报告,并表彰2019年度优秀提案100件。

委员带来这些提案

聚焦您关心的问题

点亮大运河夜景打造城市名片,转型老厂区形成京西体育产业带,让老年人活得有尊严更健康……

今天上午8时30分,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委员驻地五洲大酒店、皇冠国际酒店大厅内人头攒动,700多名市政协委员陆续前来报到。带着提案,带着建议,委员们有备而来,在大厅内委员们频频被采访政协大会的记者围住,一场场小型的“集体采访”在这里展开。

张凤敏委员:

用微型公交解决黑摩的问题

早上八点刚过,来自工会界别的北京市政协委员张凤敏就来报到来了。今年,她带来了两份提案,重头戏还是交通方面。2019年年底,张凤敏关注的北京地铁7号线双井站开通问题终于解决了。今年,她把目光集中在如何解决城市里黑摩的扰乱交通,特别是城乡结合部屡禁不止的问题。

“应该通过政府推动,在相应的交通死角和欠发达区域设置微型公交车,让公交的末梢神经更灵敏,从而打通交通微循环,打通最后一公里。”张凤敏说。

她表示,应该大规模排查黑摩的,在摸清情况的前提下从源头上根治。

对于微型公交,张凤敏提及了已经在包括回天地区等多个试点推行的定制公交,她认为,这是微型公交可以借鉴的模式。

“微型公交也可以看做一种定制,只是车辆更小,更便于调头和停放。”她告诉记者,微型公交一旦进行试点,应该采用时段性、乘坐站数的分类结算方式,保证百姓低价乘车。

定制代表着个性化,张凤敏认为,只有大量调研,大量走访后,真正了解百姓烦心和堵心痛点,才可以逐步推进微型公交试点工作。

刘凝委员:

完善协商补偿机制推进老旧小区电梯加装

来自社科界别的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易行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凝表示,老旧小区加装电梯问题,随着上海取消一票否决制再一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相比取消一票否决制,完善低层住户协商补偿机制,尽可能保障各方利益,更有助于推进老旧小区加装电梯项目的落地。”

刘凝委员表示,近几年老旧小区在加装电梯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不少老旧小区老人下楼不便的难题得以解决。但是与此同时,一些在硬件方面具备加装条件的小区,却因住户间存在意见分歧,导致电梯未能安装的情况同样值得深思。

在刘凝看来,取消一票否决制改为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即可加装电梯,在法律层面并无问题。改变政策固然会加快安装电梯的脚步,但住户间存在的意见分歧,却不会因此而消弥。就现阶段来看,加装电梯对低层住户来说确实影响较大。在这种情况下,除了需要街道等有关部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外,同样也应考虑给与低层住户适当的补偿。“在对现有成功案例进行总结的基础上,梳理各方诉求。通过推行示范合同等模式,更清晰的明确各方权力义务并制定相应补偿标准以供参考,通过更加柔性化、多样化的方式,来化解其中矛盾不失为一种办法。”

李妮娜委员:

增加幼儿园、中小学生体适能课程

来自共青团界别的李妮娜委员已经是一位“老委员”了。走进报到大厅,她身上体育人的气场不自觉的透出来。

“我今年带来了青少年体适能训练普及到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提案。”幼儿园的孩子就要开展体能训练么?面对记者的问题,李妮娜解释说,专业运动员并不是只练本项目的技能,会从体能的储备开始,所以她希望小朋友们能在拥有好的体能的情况下,再去进行其他的体育锻炼。

三四岁就练体能是不是太专业了,毕竟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要当运动员?对此,李妮娜说:“体能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体适能更适合每一个人群,每一个工种或每个学生,针对每一个不同的人群去做的一个适合他们的一个体能的锻炼。希望在中小学以及幼儿园普及,让这些孩子们能够从小接触这种专项的体能的训练。”

幼儿园的小朋友该如何训练呢?对此,李妮娜表示,幼儿园阶段应该让小朋友动起来,参与一些适当的跑跳游戏,让他们去知道什么样的跑步知识是正确的。

“至少要让孩子们知道做什么样的游戏能够保护自己不受伤。希望孩子们不只是专注应试教育,而是能够更灵活的去运动。”

李妮娜介绍,经过一年的调研,她的提案已经更加具体化,今年的市政协会议上要努力推进落实。

王以新委员:

完善院前急救把握好“黄金四分钟”

来自妇联界别的市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主任医师王以新多年致力于医疗领域。今年王以新委员带来院前急救相关提案。她介绍,目前相关医疗机构院前抢救较为薄弱,需要规范的管理起来。

王以新说,要分清什么事急,什么事缓。特别是在病人到达之前,要有一个很好的调度,能够通知医院病人具体的病情,到达医院能够疏通一条绿色通道,以便医院全力以赴的准备,把握好“黄金四分钟”,让病人更好的得到救治。同时她还建议路标能够更加清晰:“比如社区医疗服务要实现网格化,但因许多地方缺少路标,难以实现就近抢救。反之,如果有路标的话就可以让危急病人得到一线生存的希望。”

王以新还提到,去年国内发生了许多中壮年心脏骤停的案例,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希望今后从小学到大学,再到社会,人人都能学习怎样做心脏复苏动作,看到病人不推诿,能够上前共同帮助。”她提到,推广AED(自动体外除颤机)并不是一件难事,在公共场所例如机场、火车站放置AED是非常有必要的,可以尽量保证病患不会失去院前抢救的机会,危险的发生也会减少很多。“其实使用上很简单。“就像是灭火器一样,大家都知道灭火器的使用方法,AED也可以。”

刘琦委员:

让老年人活得有尊严更健康

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刘琦是北京同仁医院老年医学科副主任。常年与老年患者打交道,让她对养老问题格外关注。

刘琦说,养老问题是当前社会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党和政府从人民的利益出发,结合实际情况为解决现实问题和预防未来可能发生的问题制定了多项举措,投入大量的资源,使老年人的生活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但养老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要想妥善、持续地解决好这个问题,还需要持续努力。

在中国绝大多数老年人以居家养老为第一选择。

以北京为例,目前全市有66%的老人选择居家养老。因此,养老工作的绝对力量围绕着“居家老人”开展当是无可非议的。刘琦委员在调研中发现,北京市在居家养老方面推出了多种举措。如建立养老驿站、日间照料中心,建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求医院设立老年医学科等。

刘琦说,养老问题解决好的标准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让老年人活着有尊严,身体心理相对健康,居住舒适自在,日常生活有人关心有人帮。

为此,刘琦建议相关部门要引导社会各界从实际出发、从老年人的需要出发,投入资本和力量,既不能急功近利,以挣快钱为目的,也不能只重感情而不计效果浪费资源,从而打乱整个社会的养老生态。同时,还要引导老人的子女和其他家庭成员,使之成为全社会共同养老的中坚力量。

徐淑兰委员:

点亮大运河夜景 打造城市名片

“通州大运河的夜晚,应当更亮,且拥有更好的城市夜景。”作为土生土长的通州人,来自工会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徐淑兰将这项建议形成提案带上了今年的北京两会。她提出,通州大运河两岸夜晚照明不足的现状亟需得到改善,进而打造成地标性的夜景可以成为一张城市的名片。

生在通州,工作在通州徐淑兰委员看到,自2014年6月22日,大运河申遗成功,成为了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以来,市区两级政府在运河核心城市段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治理水系,建设万亩森林公园。眼见着通州大运河天蓝水清,两岸愈发郁郁葱葱,游人也多了起来,但常到通州大运河遛弯儿的徐淑兰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每当夜幕降临,运河两岸夜景照明不足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徐淑兰委员说,“为了改善夜间环境,2019年,通州区对运河两岸的灯光进行过改造,增加了部分造景灯,但这些造景灯只有在节日期间才投入使用。”

在徐淑兰委员看来,夜间的灯光设置不仅仅是为了满足照明的功能,打造地标性的夜景还可以提升城市形象,成为一座城市的“名片”。

“比如珠江两岸、上海外滩,明亮璀璨的夜景象征了这些城市的繁荣和富强。作为运河核心城市段,夜间也应当更加明亮璀璨,富有生机与活力。”徐淑兰建议:相关部门将打造运河核心城市段两岸的夜景做为一项民生工程,纳入重要的议事日程,让古老的北运河在灯光的映照下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李凤芹委员:

路侧停车管理仍有改进空间

多年来,来自民革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北京市石景山区医疗保障局副局长李凤芹始终关注交通领域的发展。今天上午,她也带着有关交通方面的提案来到会场报到。

“交通问题一直是我们超大城市的一个难题,需要慢慢解决。”在动态交通方面,李凤芹委员从自身的出行体验出发,发现部分环路上还存在着交通标识不清的情况,甚至在西南五环主路上有数公里的路段的路灯照明不足,她希望在会上指出这些细节,促进城市交通管理的更好发展。

而在李凤芹委员看来,路侧电子停车收费是近一年北京在静态交通工作方面的亮点,但她也观察到,有居民多年来习惯了路侧免费停车,在全面实施收费后,在部分区域出现了车位的闲置,而其他区域又存在车位紧张的情况,因此在停车管理的调配上仍然有改进的空间。

李凤芹委员表示,路侧收费措施的推行一定要和百姓停车难的解决齐头并进,特别是老旧小区的停车缺口到底有多大,这必须通过调研发现根本的症结。“我们静态交通的欠账是一个长期问题,不能一味地通过价格杠杆调整,而忽视了百姓停车难的实际问题。”

崔铁宁委员:

完善垃圾分类配套标准细则

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从今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如何做好垃圾分类成为委员们关心的热点话题,来自教育界的市政协委员、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崔铁宁带来的提案便与此有关。

“北京市在生活垃圾分类领域的工作已经取得长足的进展和宝贵的经验,但目前《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还存在法规相对单一,配套支撑管理办法、标准和细则较少的问题。”崔铁宁提出,《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之后,对硬件设施的处理能力也将提出巨大考验,“例如,分类出来的可回收物是否有回收利用的机构,回收链条是否完整,回收处理能力是否足够等,都需要进行评估和预判。”

崔铁宁建议,尽快出台《可回收物回收指导目录》《生活垃圾分类指导手册》《可回收物回收利用系列标准》《可回收物回收系统规划和实施方案》《生活垃圾全流程分类体系实施方案》等配套规章制度,从而确保《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有效实施推进。同时,她还建议制定面向近期和中长期的全流程生活垃圾分类回收行动计划,研究制定《再生资源回收产业管理办法》《再生资源回收产业资质认证标准》等,出台相关政策,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促进形成市场化机制。

程凯委员:

希望更多的人接触非遗

来自教育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程凯报到时再一次拿上了自己的医疗箱。作为程氏针灸第四代传承人,他说,推广中医针灸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许多工作人员和政协委员遇到小的病痛,平时没有时间接受针灸治疗,我就利用休息的时间帮助他们进行治疗,传播中医针灸文化。”

中医针灸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由此,程凯委员带来了一份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提案。程凯说,像是针灸这样优秀的医疗技术、以及手工艺等技术,并非以实物来进行传承,而是以人来进行传承的,所以应该加强对传承人的保护,才能让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我们也希望,非遗能够有更好的展示空间。非遗的技术没有人去用、没有人去感受,那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最后只能在博物馆中展示。今后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亲身接触非遗。”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