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护士长:三天的培训没做完 就开始收病人了

原标题:武汉抗肺炎一线icu护士长:三天的培训没做完,就开始收病人了

[1]我对传染病不陌生

我叫钟小锋,是武汉市肺科医院ICU护士长,作为护理人员,就是做临床工作的,真正的抗肺一线,尤其是ICU,专门是来抢救危重病人的。

前不久,我们武汉市肺科医院刚被宣布作为定点救治医院,我个人还是比较淡定的,因为我们医院长期以来都有收治传染病案例。

有这种心理准备,还有个原因是,早前在H7N9爆发的时候,以及非典的时候,对非常强的传染病都有一定的认知。

但是,现在感受更大,现在武汉都封城了,亲戚朋友也会更关注,他们会问我汉口的情况是怎么样的,问一下这个形势是怎么样的,可是这些我并不掌握。

因为我们主要是关注自己医院的事,接诊护理病人,看一些疫情信息,还是通过新闻等官方渠道获取。

说淡定还有个原因,月初我们医院就有人前往金银潭医院去支援,当时,我们就开始在科室全体做动员,做培训。

具体就是怎么预防,怎么去工作,怎么去接触病人,结果做了三天的培训没有完全做完,就开始收病人了。

[2]我们医院没医护人员感染

这个疫情,年轻同事比较害怕,担心会不会有人传人的现象,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会有区域的划分啊?

有人害怕的原因,可能是他们的家人比较关心子女安危。

我就会去跟他们讲,大致是什么做法,只要做好防护,还是能有效避免的,事实上也是这样,因为到目前,我们医院没有出现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情况。

这可能得益于我们早有防治传染病的经验,防护措施一开始就是做得比较好的,从收治第一例病患,就分了清洁区和污染区。

进病房属于污染区,要做三级防护,全部人员要戴n95口罩,戴帽子,戴鞋套,然后穿防护服、戴眼罩。

回家的话防护措施会做的更仔细一点,消毒洗澡换衣服,全部都做了。这样做其实也是在给家里人传递信心。

[3]医护人员全员待岗

护理人员正常是8个小时一班,一天24小时三班倒,现在因为防护服透不过气来,很憋的,所以改成了四班岗,也就是6个小时一班。

大多数情况下,护理人员都是回家休息,现在在这里上班不回家去,家里人更担心。

因为人员比较紧缺,现在医护人员几乎全部在医院待岗,大多数都回不了家,休息不了。

这些我们还是有一定心理准备,此前我们主任当时还说了一段话。

说我们不是单纯为了工资去做这个事情,意思是要有一点点医护人员的使命感。

当时我们人员不齐,因为主任开了这个动员会以后,我还要去传达,我就把录音放给大家听。

以前主任不是那种感性的人,讲了以后我觉得蛮感动的,就像打仗一样的,开局很鼓舞士气,也是蛮关键的。

[4]20天只回家了两次

对于我做的工作,前面也说到家里人,其实我家里人还是蛮支持的。

以前就跟老公说过,来医院工作会有什么样的风险了,他能够理解,来了之后工作一直很忙,已经习惯了。

疫情前期的时候,老公都没有跟我打电话讲要注意什么的,现在看到外面戴口罩的人多了会打电话说,“要注意”。

我的小孩上初二,学习比较紧,以前我抓学习的时间比较多,这一回从月初我们开始培训,迄今20多天了,我就回家两次。

我跟孩子说话的时间很少,但孩子还是比较乖的,走的时候会说妈妈你注意身体。

现在我父母都回宜昌老家去了,我老公带着孩子也回江西老家去了,就我一人在武汉,就住在医院。

我父母不会用微信,所以家人之间联系就通过打电话,我跟他们讲,有什么事我会跟他们打电话的,我老公就会跟我讲,你没事报个平安就可以了。

[5]被迫放弃祭祀活动

我妈一般是晚上八点多钟睡觉,昨天十点钟的时候突然给我打电话,我还蛮紧张。

你知道,现在疫情看上去比较紧张,我是怕她感冒、发热了,那可能真要大动干戈了。

结果不是的,我才长出一口气。因为她就只是问我,现在怎么样,好不好啊。

然后她说初三要过来,要到我生活的这里,我说你不用来,又把我吓了一下。

原本今年过年我是要跟老公一块回江西的,他们那儿今年有一个重要的祭祀活动,必须要参加的,半年前就跟我讲了,说要我回去一趟,现在肯定是回不去了。

我们科室今年过年有两对结婚的,也完全办不了。

现在武汉市内的公共交通停了,我们医院就统计了在医院住宿的人有多少,医院会给我们安排在另外的地方休息,我觉得这样上班更有利,随叫就随到了。

[6]患者家属会紧张些

通常接到病人,排查确认之后,进入ICU,首先要做的是基础护理,洗脸啊、洗脚啊这些,然后周一洗头,这些常规的事情一项不落。

接下来打针吃药,做一些常规治疗,病人的表现还算是比较平稳,因为他们可以说话,可以吃饭。

家属会焦急一点,特别是有的家属对病情不是很了解,病人在这里现在是什么情况,治疗的效果是怎么样,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这个是他比较紧张的。

这块,我们就会跟家属讲,如果说有什么情况,我们医护人员会第一时间跟他们去沟通,否则家属们打电话次数太多了,严重地影响我们的工作,因为现在太忙了。

除此以外就是一些生活用品的沟通和防控叮嘱,比如需要送什么生活用品,需要送一些什么吃的,通常病人都是在我们食堂进餐,有些病人是要喝汤的,就是让家属送。然后提醒他们自己得注意一下,要保护好自己,多休息啊,不要太担心他们。

我们科是允许带手机,家属和患者之间会有交流,他可以给家人报平安,都可以的。

当然,患者也会有害怕焦虑,我们就会告诉他,现在的技术力量比以前会更好,我们正在全力帮助他,等好了以后,就会转到普通病房。

[7]患者的笑让人安心

以前觉得护士还是很不错的,说实在的,没有其他想法,因为我是农村的,就想好好读书然后考出来,然后在武汉有个好工作,没想太多。

可能待久了,就觉得有了使命感。

我2004年就在ICU工作了,也是护理,那时候就感觉不一样了,发觉护士是缺一不可的,不是简简单单打个针发个药。

护理的手段,治疗的方式不一样,让病人从痛苦和悲观变得开心就很有成就感,最关键就是觉得很自豪,原来我们可以做那么多事情。

月初,从我们ICU这里脱离危险的人挺多的,第一个转出去的时候我印象最深刻。

当时我们就跟他说,如果其他家属看到,治疗时间很短就转危为安了,会很开心、安心,他就很憨厚的笑了。

那个笑容,至今留在我脑海里。

来源:潇湘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