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进口商自述:我去日本抢口罩 疯狂超乎你想象

原标题:进口商自述:我去日本抢口罩,疯狂超乎你想象

文/记者 庞清辉 田文文 实习生 韩芷越

疫情凶猛,口罩告急!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进口商,合肥折折仓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军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在食品和日化之外做起口罩的业务。

据工信部数据,我国口罩最大产能为每天2000多万只,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约50%。

但疫情快速蔓延,就算全力以赴复工复产、应急调拨,短期内多地仍然一罩难求。

推动国际采购,便成为官方、民间的又一共同选择。

因为其海外资源,上海、杭州、武汉、合肥、六安等地的相关部门、医院和机构近期纷纷向吴军发来急电,委托他海外采购口罩等防疫物资。

这并非一桩“生意”。吴军此前在他的朋友圈公开宣布,本次赴日本采购不为赢利,除个人和公司捐赠部分外,平进平出,“国难当头,共克时艰!”

自立军令状,一场“疯狂”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以下是他对记者的口述,经整理而成。

手机打爆了

1月22日,还有3天就是春节,日本分公司给我打电话,说日本的华人现在开始抢口罩,抢防疫物资。我当时在安徽老家,离武汉大约有300公里,但是当时大家对疫情还没有特别严重的考虑,我们还在参加各种活动,外面的游乐场、超市、商场、景区都还是开着的,一切似乎还算正常。

到第二天,1月23日,武汉“封城”,老家这边就有点紧张了,但是过年的气氛似乎仍没受到很大影响。晚上我还带小孩去看了电影。

 1月22日,日本便利店口罩就开始被抢购

1月22日,日本便利店口罩就开始被抢购

1月24日,除夕,很多电话就打给我了,有政府部门和机构委托我到海外采购口罩。第一个委托方是安徽省商务厅。因为我们是安徽比较大的做进口食品的贸易商,他们第一时间问我有没有国外的渠道,去集中采购一些口罩等防疫物资。我满口答应,以为口罩就是医生用用、家里用用,当时想得简单,没想到买个口罩会这么复杂。

接完电话,我就和三个日本同事开始了解什么样的口罩能够进口到国内来,当时日本的气氛也还没有后来那么紧张。年前我们就订到了第一批货,找了一款家用的口罩,厂家大约有5000箱的库存,50万个左右。

日本每年四五月份樱花开,很多日本人对花粉比较敏感,这款口罩就是防花粉和雾霾的,不是医用的,在日本的美妆店、超市和便利店都比较常见。我们一口气订了5000箱,不含运费、关税,平均一只口罩6毛多人民币。现在已经卖2块5,而且还买不到。

这5000箱按常规付了定金,第二天日本厂商就要求付全款,把我们搞得措手不及,这还是经常合作的伙伴。他们说,很多日本的华人带着现金去采购,全款拉货,也让我们把全款付掉。我一直很佩服日本人做生意遵守承诺,他说给你就一定给。但是到后来疫情越来越严重,日本人答应的也不敢轻信了。

1月26日,大年初二,我自己准备出发去日本,手机就开始爆了,电话、微信、短信,不停地在响,各种人拉我入各种各样的群,群里面的信息一直叮咚响,根本来不及看,一打开微信就崩溃,手机也一直处于崩溃状态,连续说几句整话都不行。最远的有黑龙江、新疆的人给我打电话,都是希望我去国外帮他们采购口罩。23日武汉封城之后三四天,很多地方的库存防疫物资都消耗完了。

茫然、忙乱

最开始,很多地方的口罩采购需求非常笼统,缺乏标准,防护服、护目镜等要求也不精确。大家都非常茫然,供应方、需求方,包括我们中间商都不知道。可能连有些医生也不了解具体标准,因为一直都是医院统一采购,不是专业采购还真难搞清楚这些标准和等级。防飞沫、防血溅、防液体等等,等级不一样,应用的场景不一样,用途不一样,价格都不一样。

现在各地医院收到了国内外大量捐赠,其实很多都不能用。大家一腔热情,很多人不知道不符合医用标准是绝对不能给病人,也绝对不能给医生用的。比如,并不是只要是N95口罩医院就都能用,N95也分很多应用场景。但那个时候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有总比没有好。

因为中国的口罩产量占到全世界的一半,以前我们也不会从国外进口,对口罩不了解,去网上搜了很多资料,也是一头雾水。我们在日本买到的口罩,有一半以上都是在中国代工再销售到日本的。

我们碰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医用的物资不知道哪里有,找这个物资非常麻烦。网上找的全是民用的,没有医用的。因为医用的有专门渠道,它不向社会公开销售,我们平时也很少买医用的东西,而且医用和民用渠道是隔离的。

日本的标准跟国内还不一样。日标、美标、欧标、韩标、中国的国标,标准有很多。所以导致了一开始的对接非常忙乱。

我们每天晚上都花时间研究资料,但是进度非常慢,因为都是专业术语,日文再好也难翻译得准确。就算你能翻译,你也不知道什么意思,还得找到厂家,由他们来解释。当时这对我们造成了很大困扰,你连问什么、怎么问都不知道,只能说要口罩,要医用口罩,或者说什么医用外科口罩。

还有一个细节,日本电脑的操作系统、办公软件、图片软件等都是正版的,而且两国语言不同,文件格式不同,字体库也不同,我们发给国内的资料,国内打不开,打开就是乱码,只能通过PDF文件把它变成图片发回去。在国内想加减字修改又无法编辑,只能重新变成WORD,修改完再换成PDF,资料来回转换非常费时间。

每小时一个价

大约在1月28日前后,很多医院提出的捐赠需求,都开始备注国标,因为这个时候医院包括捐赠机构,已经碰到了大量非国标的东西,就是能否使用的问题。之前大量的捐赠,捐到红十字会也好,直接捐到医院也好,不符合标准,不能乱用,出了事情怎么办?

接下来国内的需求非常具体,也非常科学。需要我采购的物资也从口罩扩展到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医用普通口罩、医用防护服、医用防护眼镜、防护面罩、橡胶外科手套等。

寻找日本的厂家,我们分了两步,先给天猫国际和阿里巴巴里面日本所有的国内代理和厂商一个一个打电话,因为我们完全没有这样的企业信息储备。另外通过以前的关系渠道找到日本环境大臣和日本介护联合会会长,他们帮我们对接了很多厂家。

1月25日、26日是周末,日本人不上班,你打电话他也不会接,或者礼貌地告诉你周一再联系,发邮件也不回。到了周一,1月27日,日本的华人就像疯了一样,口罩价格被炒得半天一个价,然后每小时一个价。上午,日本的口罩还没有限购,下午就开始限制了,日本国内就非常紧张了。

 1月27日下午,日本口罩开始限购

1月27日下午,日本口罩开始限购

物流接近瘫痪

1月28日,我辗转经杭州到上海,从浦东机场飞到了东京。

日本人戴口罩本来就是一个习惯,只要感冒他就自觉戴口罩,同时他们非常注重隐私,五个人里面可能就有一个人戴口罩,这是日本人的常态。尤其是特殊时期,我到日本以后,从机场到地铁到餐厅,更是大面积戴口罩的状态,而且也开始囤口罩。

日本的疫情通报很早就开始了。武汉还没有“封城”,日本就开始实时跟踪、更新相关情况了。我到了日本,约见日本的厂家,或者去日本的店里,开始很多人都非常礼貌地拒绝你,后来电话里很直接也很礼貌地讲,中国来的客人能不能留在酒店或办公室休息,让日本同事过来谈。

 1月28日,日本街上行人大多戴上口罩

1月28日,日本街上行人大多戴上口罩

采购口罩,最重要的是钱的问题。我们根本没有准备那么多钱,有上千万人民币打在我卡上,但一时出不来,外汇管制非常严格,春节期间,你把这么多钱打出去,你知道有多难吗?

1月26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电话,日方表示愿同中方一道共同应对疫情威胁,向中方提供全方位支持帮助。日本国内的物资也开始紧张起来,要收集一批医用物资捐赠给中国。

运输防疫物资的物流货运交通接近瘫痪,物资太多了,你能想象吗?写个EMS面单,写完以后在营业厅要排队三四个小时,就跟我们十年前春运买火车票一样的场景。排队的都是华人,有朋友委托代购的,有往国内捐的。日本这边彻夜加班都搞不完。

现在我们看所有国内的网店,包括京东国际、天猫国际的店,没货的说要两个月之后发货,有货的说送达时间未知。就算买到货,EMS货物已经堆积成山,什么时候能到国内也是问题。

现在物流费用增加得也很快,飞机有限,它先保证政府的物资运输。民营的航空,你要快,就得加钱。从欧洲发货只能空运,才能第一时间到国内。从日本发货还可以通过大连、青岛、唐山这些港口的船运。我联系到唐山市跨境电商综试办郝晓维主任,她帮我协调了唐山港集团船运排期,并保证防疫物资到港后,不需要排队,第一时间卸货、清关。反应非常迅速,对接起来很流畅。

海关总署1月28日发了文,特殊情况可先登记放行,再补办相关手续,属于疫情捐赠物资的,补办减免税手续。在此之前,杭州海关已经采取灵活办法,应急物资先出关。浙江很多方面反应是最快的,所以浙江这一次全省的防疫物资虽然紧张,但是还是有序的,相对来说其他地方是紧张无序的。

进口到国内,需要国内有个公司作为接货方,你不能给到ABCDEFG这么多方,为了提高效率,只能先认定一方,尽快把货弄到国内来。而且要有相应的采购资格,进出口许可证临时办还办不了,只能提前报备。你想买货,没有资质都买不了。这也是春节期间很多事情难办的原因,但再难办也得办成。

恐慌将会过去

有家日本厂商做的口罩是“口罩里的战斗机”,比N95的等级还要高一个等级,它采用日本实验室的标准,用真实病毒测试过。地址在名古屋,电话打了两天都没打通,邮件发出去都退回来,我们没有办法,带着现金开着车去名古屋。到了以后,老板非常客气,说所有的货都被一个来自香港的中国人包了。

这个人就待在厂里,等着各地的华人去找他。他一只口罩卖人民币70块钱,原价大概是12块8。8万多箱,一箱60个,这是什么概念?我内心真的非常绝望地看着他,我说你这不是发国难财吗?

买防疫物资,在日本已经疯狂到什么地步?很多人都是开着车,带着现金,直接把厂家仓库封掉。不管要多少钱,后备箱的钱不够?我叫人再过来送;如果够了,就把钱点了,仓库给我封了。就这样干的。

1月31日,我的两个同事又去名古屋,后备箱也带着现金,找了两个医疗器械厂家,它们还有医用口罩和防护服。但是我们肯定不是第一个发现的,现场肯定要拼价格。去了以后,其中一家以日本政府临时征用的名义不给我们了,我们明确知道并没有全部被征用,据理力争。但因为我们没交定金,他们之前只是口头答应了一下,任何凭证都没有,根本就买不到货。

 后备箱里准备用来抢购口罩的现金

后备箱里准备用来抢购口罩的现金

我们年前订的那5000箱货,交了定金后都有人过来撬。也有人找到我们,问这个货能不能在日本卖给他,别运到国内,让我们在日本把钱挣了。

现在微信群聊里面,有不少倒货的,在群里面喊我有货,群里一定不跟你讲,全部是加微信私聊。他们确实有货。有些人比较敏感,年前就囤了一些货。也有其他手段的。

我还要回国筹措3000万的资金再去采购,但是现在也只够买相当于年前1000万的货了,价格至少涨了3倍。不少人认为3倍都已经算良心价了。

更多的还是同道中人。回国的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日本华人,回杭州探亲,因为物流瘫痪,人肉背四箱口罩回来的,他对国内团结一致抗疫情非常有信心,说着眼泪都快流下来。

飞机上几个和我同经历的人都对政府比较有信心,我们现在估计,国内对口罩的需求紧张会慢慢减弱,国内产能恢复以后,肯定会爬坡。我们了解到,浙江的民用物资已经没有那么紧张,安徽很多地方的口罩开始定点供应,社会的情绪也不像前一段那样恐慌。这是突发事件,又赶上春节期间放假,肯定不是常态。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