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侠客岛:分配口罩哪家强?有保有禁看浙江

原标题:[岛叔说]分配口罩哪家强?有保有禁看浙江

口罩,记忆中还没有过像今天这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有抢的,有囤的,有求的,有送的。

疫情中,有人把千方百计搜集到的口罩,送给一线医护人员、执勤警察、排查人员,放下就走不留姓名;有人趁机涨价,一个平时只有几块钱的N95口罩能卖到上百元,还有人开着公车把爱心人士捐助的口罩拿去孝敬领导。

这真是一滴水中见太阳,一副口罩见人心。

相信没有人不同意这一点:口罩等应急物资,应该优先分配给在疫情一线奋战的“逆行者”。但在实际中能不能做到,考验的既是人性,更是政府的应对能力、治理智慧。

浙江日前出了一个加强口罩统筹管理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除特殊岗位防护需要外,公职人员一般不得佩戴N95医用防护口罩。

网上对此点赞一片,认为是把好钢用在了刀刃上。怎么理解呢?岛叔仔细看了这个意见,觉得可以总结成三句话:给足医用的,稳住民用的,堵住乱用的。

1月24日,春节,浙江衢州常山县人民医院举行疫情志愿者请战仪式(图源:浙江卫生摄影联盟)1月24日,春节,浙江衢州常山县人民医院举行疫情志愿者请战仪式(图源:浙江卫生摄影联盟)

抗疫斗争,如同打仗。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目前,光武汉一地,全国医护人员总的驰援力量已经达到1.1万多人。物资能否跟得上,决定了结果的成败。

这次疫情的发生,有个不利因素。就是正值春节期间,工厂停工,包括口罩在内的应急物资产能缺口很大。

好在经过各方努力,产量持续上升。发改委前几天说,截至2月3日,全国22个重点省份口罩日产量达到1480.6万只,其中N95口罩11.6万只,产能利用率达到67%。

口罩虽然供应上升,但无法马上投入使用。工信部官微今天(8日)对此有个解释,就是说虽口罩生产秒速,仅需0.5秒/只,但是,一个解析消毒的标准流程,需要7天到半个月。换句话说,大年初一加班生产的那批次口罩,可能最近刚上市。

因此,在当前口罩供需矛盾还没得到根本缓解的情况下,若分配不得其法,管理不够科学,而是损不足以奉有余,那不管生产多少,填的都是无底洞,结果不问可知。

2月8日,工信部官微转发中国医药集团董事长刘敬桢的一段采访视频,解释口罩生产流程

浙江这次疫情防控压力很大。由于温州、台州、宁波等地去湖北做生意的人很多,疫情早期,浙江的输入性病例也相对较多。

根据浙江省卫健委消息,截至2月7日24时,浙江省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48例,累计出院170例。

那么,面对着抗疫斗争中巨大的“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该如何决定分配比例?浙江的这个意见提供了一种“梯次安排、高效分配”的思路。

首先,给足医用的。优先保障一线医护人员必需,优先保障公安、交通、网格化排查等基层一线人员必需,优先保障公共场所服务窗口人员必需。

其次,稳住民用的。及时公开发布市场投放信息,稳妥引导市场预期,避免因口罩不合理投放引起人群聚集。

第三,堵住乱用的。科学指导不同场所、不同人群选择合适口罩类型,不过度防护,实现有限资源精准投放。严禁公职人员私自占用全省统一调配的医用口罩。

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再加上蒸蒸日上的产量,相信不久之后,各个条线的物资需求就能得到相对的满足。虽然最终还是供给起决定作用,但需求侧管理做好了,对整体工作也是极大的促进。

无独有偶,在黑龙江,为保证医疗“火线”和“一线”防护用品需求,黑龙江政府今天发出一项公告:倡议全省群众用N95/KN95及以上标准口罩置换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公告说,群众用1只N95/KN95口罩可换5只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置换回收的N95/KN95口罩将用于医用。

 CT室机房消毒时,有医生顺便把一次性口罩利用紫外线消毒,以便重复利用(图源:浙江卫生摄影联盟)CT室机房消毒时,有医生顺便把一次性口罩利用紫外线消毒,以便重复利用(图源:浙江卫生摄影联盟)

这次浙江出台的意见,突出体现了对口罩分类管理、分级使用的理念。其中对公职人员的“禁令”,在社会层面则有着深远的科普意义。

疾控专家早就说了,到人员集中的地方去,比如坐地铁,乘公交,这需要戴口罩。去空旷无人的地方,不用戴。另外,像N95、KN95这样的口罩,主要是给一线医务人员服务病人时使用的,普通人员没有必要用,戴一般的口罩就可以了。

口罩不是越高级越贵,防护效果就越好,只要科学合理使用,达到防护目的就可以了。

但疫情发生初期,信息有点乱,搞得很多人以为大家都得戴N95才最保险。媒体就有报道,有人戴十几层口罩上街,有人专门囤积N95口罩。

所以,公职人员带头放弃N95口罩的使用,是一个强有力的示范信号,有助于引导公众理性看待疫情、理性看待防护,减少恐慌。就好像很多地方治理河流污染之后,领导直接舀起来就喝,以示水质变好一样。

上海医疗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普通市民完全没必要戴N95口罩

面对一场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应对失据,就会放大负面影响。什么叫应对得法?一个表现就是能够按照事件各个环节的轻重缓急,合理分配人力、物力、财力。

这很难做到吗?

对于业务不熟、常年只在办公室待着的“夹生干部”来说,很难。连社会上真实的情况都搞不清,谈何应对?只能应付。

对于真正把目光和精力集中到战“疫”的地方政府来说,对于深切了解一线所需所盼的干部来说,就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