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内地给香港输出早前订购的1700万个口罩 怎么回事?

林郑月娥:在国务院港澳办大力协调之下,过去一个月,已经顺利输出到香港有关机构早前订购的1700万个口罩。

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网站8日刊登新闻公报称,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8日傍晚会见媒体时,谈到口罩供应的问题,她表示,香港一向的口罩供应商都在内地,但这次的疫情,内地可以说比香港的情况更严峻,所以口罩的短缺,也相信内地比香港更严峻,但国家仍然支持香港。她说,在国务院港澳办大力协调之下,过去一个月,已经顺利输出到香港有关机构早前订购的1700万个口罩。

林郑月娥(图片来源:港媒)

报道称,林郑月娥还表示,口罩全球大幅度供不应求,特区政府主要透过直接采购,政府已经向20个国家订购4800万个口罩,其中300万个口罩已经送达,她自己也有参与采购,必须强调订购的物品在今日未必能够如期、全数抵达,因为好多国家实施出口限制。

林郑月娥提到,特区政府口罩存量只有1200万个,仅够特区政府使用1个月。特区政府呼吁社会人士有途径可以采购口罩的话,将口罩捐给社会上有需要的人士,如果有途径也希望转介政府全力购买。

此外,林郑月娥表示,惩教署招募休班和退休惩教人员,与在囚人士24小时生产口罩,预计产量可以逐渐由每月180万个,增加至250万个,特区政府决定将增加的70万个口罩,免费派给政府的外判合约清洁工人。

对于有商人希望在香港生产口罩,特区政府会提供协助。林郑月娥呼吁减少社交接触,避免到人多场所,可以减少口罩用量。

2月9日1时10分,环球时报总编辑在微博上就此事发表评论。以下为微博全文:

_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8日对媒体说,在过去一个月,香港特区政府在港澳办的协调下成功从内地输入早前订购的1700万个口罩。她强调香港现在口罩紧张,要首先供医务人员等一线人员使用。

消息传到内地,网上立刻出现很多负评。那些声音主要生气在几点,一是内地的口罩也很紧张,很多人买不到口罩。二是内地的疫情比香港严重而且人口众多。第三点则尤其让人窝心,那就是去年6月以来的香港反修例抗议中,戴口罩成为激进示威者的标准打扮之一。直到本月3号,香港几千名医护人员还戴着口罩上街示威,要求关闭与内地的所有口岸。内地增援的口罩将会有部分戴到那些没良心、疯狂反对国家的人的嘴巴上。

老胡跟大家的感受是一样的。刚看到这个消息,第一个感觉就是很不舒服,觉得国家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用口罩去感化那些香港人。事实证明他们当中很多人是感化不了的,其中甚至有人会认为,国家这个时候克服困难拨给他们口罩就是因为他们敢闹闹来的。

冷静下来之后,经过理性分析,老胡又想到,这不是一件赌气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不管那里是否有一批人同国家离心离德,但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面前,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国家都要履行对香港的正常责任和义务。香港是个制造业相当空心化的城市,原来的大部分生产能力都转到了内地,它的电、淡水及大部分食品都依靠内地供应(所以少数人喊“港独”纯属疯了),突然发生新冠肺炎疫情,那里口罩等医疗物资供不上,需要从内地和外部世界紧急采购是必然的。包括香港在内的全中国现在都缺口罩,国家只能在各地之间进行统筹安排,协调各地的采购。这个时候从道理上说,既不能抛弃香港,也不能特殊照顾香港,只能把它作为全国的需求点之一来对待。

林郑说香港从内地买了1700万个口罩,她还说输入时间是过去一个月,而且那些口罩是早前订购的。那么存在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香港特区政府动手更早一些,在1月20日以前就已经行动了。而内地各个城市是在那之后才开始大规模抢购口罩的。

我不相信国家会在内地形势越来越紧的时候优先对待香港,试图在这个时候用提供口罩来取悦香港社会,收买那里的人心。有关部门和官员应该都很清楚这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如果内地现在还有哪个部门提出用向香港多提供口罩来改变那里政治风向的动议,那么老胡作为一名对香港有些了解的媒体人对此坚决反对。我不相信现在内地还有那样天真的人。

最后,不管香港社会里那部分与国家离心离德的人是否听得进去,老胡都要对他们说一句,摸摸你们的良心吧,你们要知道这些口罩是国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给香港挤出来的。看看武汉那些前赴后继的医护人员们,他们没有人退却,而且那里有一个口号叫做“共产党员先上”。再瞧瞧香港那些虽属少数但也是成批的医护人员在接受治疗护理新冠肺炎患者时当场辞职或者强行告长假,你们应该为那些人的表现和香港激进示威者喊过的反对国家的极端口号而羞愧。

至于那些最恶毒攻击国家的人,我期待他们有骨气喊出来:我们拒绝戴中国口罩。

胡锡进微博截图

番外

行政长官会见传媒开场发言全文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二月八日)与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和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会见传媒。以下是林郑月娥的开场发言:

行政长官:各位传媒朋友,各位香港市民,今日是第一日特区政府按新订的规例向所有由内地抵港、或者在抵港前14天内到过内地的人士,除了获得豁免的人士,实施强制检疫,包括香港居民、内地居民和其他旅客。我在此首先强调,这些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传播疫情的风险是相对低的,他们并不是这种病毒的确诊者、不是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亦不是曾经去过湖北的人士,来港时亦没有任何病征。

我们今次订定规例进行强制检疫安排的政策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大幅度减少跨境人流,尤其是──早前都向大家说过一些数字──目前跨境的出入境人士超过八成都是香港居民,即使我们做了两次整合口岸的工作,还没做今日这个强制检疫的安排前,每日仍有超过十万人次的香港居民往还内地;另一个政策目的,是要限制这些人士在入境香港后的社区接触,以减低传播风险。

现在跟大家说说,截至今日下午四时的数字。目前在香港仍然运作一共有三个口岸,包括香港国际机场、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和深圳湾口岸。截至今日下午四时,在三个口岸的入境人士一共是8953名,其中超过百分之九十是在香港国际机场入境,换句话说,是包括了很多在外地乘国际航班抵达我们的国际机场。在两个陆路口岸──顾名思义它是连接内地的陆路口岸,所以都会受到这个规例的限制──两个陆路口岸截至下午四时,入境人士只有807名,分别是港珠澳大桥的682名和深圳湾口岸的125名。

要接受我们在新规例下的强制检疫令的总人数,截至下午四时是161名。当然,这个大幅缩减了的人流,可能会令大家担心货运方面的情况是怎样。正如我们一直强调,今次的整合口岸工作是为了大幅度压缩客运,即是人流,对于货运是没有影响的。事实上,今日仍然在运作中的货运口岸一共有五个,包括早前已经停止客运的沙头角、文锦渡。今日截至下午四时,入境的货运客车次数是1 200辆,而出境亦有1 500辆,这证明了香港在货物跨境运输是完全正常,在此再次呼吁市民无需要担心食品和其他日用品的供应。

超市货架上的货物已被抢购一空。(图片来源:香港《星岛日报》)

至于刚才说的161名正接受强制检疫令的入境旅客,现在跟大家分析一下这161位人士的情况。161名正接受强制检疫令的人士当中,有148人是在家中接受检疫;11人是在酒店接受检疫,而有两人获安排入住暂住设施。在受强制检疫的人士,即这161名人士中,香港居民占143名,而非香港居民是18名。

大家亦会关心我们对这些正接受强制检疫人士的监测工作。有几个方面工作──第一,就是我们有电话联络这些正在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要确保他们已回到家中,亦要提点他们不可以离开家居,否则是一个刑事罪行,最高刑罚是入狱六个月及罚款二万五千元。第二,就是我们会随机上门突击检查。最新的数字,警方已经做了十次──对十名正接受强制检疫令人士的家访,他们全部都在家中。在此,多谢各位正接受强制检疫人士的充分合作。

还有一个新的监测措施昨天仍未向大家交代,就是我们透过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现正用WhatsApp,或WeChat即微信的实时地点分享功能 ,以确定接受检疫的人士是否留在所申报的地方接受检疫。

要做这么多的工作,亦要提供不同热线、不同联络中心来接触这些正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以及让他们查询他们自己的情况,以至去寻求社会福利署的支援,我们今日动员了500位公务员同事和义工去提供我刚才所说的各类服务。就以社会福利署为例,现在我们正为八名来自五个家庭正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提供他们日常生活必需的支援,部分是与食物有关的。

接着第二部分想跟大家说的,是过去这一段日子,我们每一次整合口岸以减少两地跨境人流,都是要得到中央和广东省的全面配合,中央和广东省政府一直都给我们很大支持。第一方面从源头做起,为了减少来香港的人流,国家移民局早前已经停止签发香港旅游签注,包括自由行、团队的签注和深圳的“一周一行”,最近停发了商务签注,而广东省亦主动停发公务签注。另一个给我们的支持,就是广东省的边防,为了避免受感染或可能会受感染的旅客前来香港,他们在所有旅客离境时,已经做了体温检测,确保来香港的旅客没有发烧的情况。另外,他们亦对没必要来香港的人士──但他们其实持有有效签注──都加以劝告,希望他们不要来香港,不要增加香港在防疫方面的压力。至于内地公安部,亦积极配合我们的关口进行整合,所以工作相对顺利。由于新政策令部分抵港人士,包括内地居民和其他旅客不能够入境香港,所以这些旅客都获安排返回内地,而在这方面主要返回内地的口岸是珠海市。珠海市政府为我们做了大量配合工作,而它的边检人员亦承受不少压力,在此都一并表示感激。

市民为抵港人士测体温。(图片来源:香港《星岛日报》)

调整跨境铁路服务亦是这次抗疫工作中的重要措施。大家都知道,两地就着铁路都有营运机构,他们都很支持特区政府在此采取一些果断措施,而这些措施往往都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列车班次和人员编制,要克服不少困难。在此,我感谢中国国家铁路集团和香港铁路有限公司的支持和配合。

至于在香港国际机场方面,大家都看到,我们很努力保持香港这个国际航空枢纽,因为航空业对香港经济、市民日常生活或出行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们亦在航空方面做了一些缩减的工作以配合这次抗疫工作,大幅度地减少了内地与香港的航空交通往来。本地航空公司往来两地的运力已经减少了超过一半,甚至接近九成,而我们亦在此感谢国家民航局的积极配合,令内地航空公司在来往香港的运力可以相应减少,对于香港的抗疫工作鼎力支持。

第二方面,中央给我们的支持是关于现时滞留在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的香港居民。特区政府透过我们驻武汉办事处一直与湖北省的港人保持紧密联系,了解他们的需要,并和当地相关部门协调,希望能够为港人提供所需协助,特别是卫生署设立了一个健康热线,为有需要在湖北省的港人提供医疗意见。驻武汉办亦向他们提供了武汉医疗机构在线医生的联络方法,有需要的人士可以通过网上问诊的方式征询意见。

有些湖北省的港人,特别是去湖北省探亲本来以为可以短期探亲后回来的港人,其中有些长期病患者需要服用在香港供应的药物,驻武汉办已经和卫生署协调,联络有需要的港人,了解他们在香港的就诊情况,以便从医管局或透过他们在香港的亲友在一些私人执业医生处取得所需药物,然后由特区政府尽快将这些药物送到武汉市,分发给在湖北有需要的港人。第一批药物已经于昨天付运,而其他药物亦会尽快分批付运。这项付运的工作一点也不简单,因为大家知道,现时湖北省武汉市对外交通连系大部分都停顿,所以我们要得到中联办和湖北省港澳办的协助,来处理这些运送药物的事宜,从而让我们可以照顾到在湖北省的港人在药物方面的需要。往后,有任何港人在湖北省的需要,我们一样会以这态度来服务他们。

最后说说口罩。大家都知道,香港一向的口罩供应商都在内地,但这次的疫情,内地亦非常严峻,可以说是比香港的情况更严峻,所以口罩的短缺,亦相信内地比香港更严峻,但国家仍然对于香港是表示支持的。在国务院港澳办大力协调之下,在过去一个月,我们已经成功协调了内地海关、生产商和相关部门等,顺利输出到香港有关的机构,包括医院管理局、特区政府,亦包括早前一些批发商订购的口罩,总数目达到一万七千个(应为1700万个)。

在口罩方面,我多说几句。由于全球多个地区都面对这疫症,全球口罩都出现大幅度供不应求,加上不少国家已经实施了出口管制,令公私营机构的采购工作面对很大困难。事实上,特区政府一直都没停过为政府部门采购口罩,主要是透过直接采购,即是direct purchase,是不需要经过任何招标程序,而且我们在直接采购时亦不要求要“价低者得”。

至今,政府物流署已经接洽了在20个国家超过400个供应商,订购,即下了订单而人家已承接了的有超过4800万个口罩,目前已经送达香港的只得300万个。我们希望其余4000多万个都能顺利付运。我在此必须强调,因为我自己都有参与这个口罩订购的工作,订购了的物品在今日未必一定能如期及全数送抵香港,我刚才说过有很多国家已经对出口实施一些限制,亦有其他不明确因素。

N95口罩(资料图)

当然如果香港有本地口罩生产是最理想的,但过去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制造业已经北移。目前在香港的本地生产商最大其实只有两个,一个是惩教署,一个比较小规模在科学园用新科技生产口罩。

我今日下午到过惩教署的罗湖监狱,了解他们增产情况。惩教署现时每月生产大约180万个口罩,全数都是交由政府物流署供应各个政府部门使用。为了进一步增加产量,惩教署已招募休班或退休的惩教人员担任义工,由二月七日起,即昨日起,加入生产口罩的行列。据我从胡英明署长口中得悉,这些同事的反应十分热烈,现时有超过800人已报名参与这工作──因为大家都很想为香港在如此严峻的时候出一分力。有了义工的加入,这些生产线便可以分成三更、二十四小时运作。在囚人士亦很有心,我今天亦感谢他们。我在此对惩教署各义工及参与生产的在囚人士表示谢意。

在大家的努力下,预计惩教署可以逐渐提升产量由现时每月180万个增加至每月250万个。尽管我们的整体口罩供应仍然短缺,我决定将每月增加生产的70万个口罩预留丶免费分配给政府外判合约的清洁工友。一般来说,这些清洁工友工作时的需要,包括装备及口罩需要是由外判商提供,但可惜他们现时在采购亦出现很大困难。为了保障这些为市民服务的清洁工友,我们便作了这个安排,将每月──这是定期的──增加生产的70万个口罩分发予清洁工友使用。

惩教署早前计划将口罩工场全日24小时运作,以提高口罩生产量。(图片来源:香港“东网”)

我在此强调,政府目前的口罩库存一点都不充裕,大概有1200万个口罩,已经包括已送达的300万个口罩。以现时的使用率,我相信只能够政府部门用一个月左右,与医管局刚才或今日公布它们大概的库存是约个多月都是一致的。我们这个库存是需要优先供应给卫生署的医护人员、港口卫生人员和为市民提供服务的前线人员,以及检疫中心的市民和公众人士使用。

我在此想作出几个呼吁。我呼吁社会各界,如果有途径采购到口罩──事实上我知道有个别人士可以有途径采购少量口罩──一万、两万个口罩──我呼吁他们捐给社会上有需要的人,亦有不少机构正在做这工作。如果有采购途径,方便的话,亦请他们转介给特区政府,我们一定会主动跟进作直接采购。至于有意在本地开设生产线的商人,政府已联络他们提供一切所需的配合。惩教署亦正为一个新的工作空间正进行装修,如果我们能够购买到生产口罩的机器,我们亦会在惩教署再次提产。我亦呼吁市民,现在是抗疫的关键时刻,大家应该减少社交接触,尽量留在家中,避免到人多的场所,要注意个人卫生,这亦有助减少口罩用量。

香港市民排队购买口罩。(图片来源:香港“东网”)

最后,我知道不少人士,特别是包括在邮轮上接近1800位的香港市民,都很关心有关“世界梦号邮轮”的公共卫生工作。尽管刚才卫生防护中心的同事已在记者招待会作了报告,我在此都请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向大家再总括说几句。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开场发言见另稿)

行政长官:刚才同事提醒我,有个数字可能说得不准确,我现在再说那段。在过去一个月,经国务院港澳办的大力协调之下,他们成功协调内地的海关、生产商和相关部门,输出香港早前订购的口罩数目是达至1700万个,希望在此更正。

2020年2月8日(星期六)

香港时间22时51分

_

来源:胡锡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