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感染疾病专家侯金林:康复出院的病人跟正常人一样

原标题:著名感染疾病专家侯金林:康复出院的病人跟正常人一样

8日,上海市政府举行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提及,目前可确定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消息一出,引起大家的关注。

对此,南方日报、南方+记者采访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内科主任、著名感染疾病专家侯金林,对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方式、诊断标准、治疗方案、重症病人救治经验与广东疫情变化等热点问题作出回应。

内容摘要

●个人认为气溶胶传播不是主要的传播方式,虽然它的传播距离更远,但是若达不到一定剂量,病毒就不会传播,因此大众对此不需要过分恐慌。

●病原学诊断包括了病毒核酸基因检测和病毒蛋白检测。由于现有检测技术的限制,核酸基因检测阳性率低于50%是可理解,所以才会出现“假阴性”病人。目前,团队正在开展检测病毒蛋白的研究,试剂最快这周可投入临床使用。

●在没有特效的抗病毒药物的前提下,对于重症病人的救治,治疗肺炎是首要的。

●广东省已进到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的时期,如果不涌入大量的感染人群、防控措施做得好,像广东、浙江、上海这些输入省份,会迎来新的格局。

●康复出院的病人跟正常人一样,大家无需恐慌。

不含病毒的空气是不存在的

南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播方式主要有哪些?

侯金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呼吸道飞沫传播是最主要的传播途径,这是毫无疑问的。现在,绝大多数病人是通过这种途径感染的。第二是接触传播,是指飞沫沉积在一个物品表面,接触污染手后,再接触口腔、鼻腔和眼睛等黏膜,导致感染。它需要一定的传播链条。第三是粪口传播,它是指大便里可以检测病毒的核酸,但这并不能说明病毒有活性,证据不足。第四是气溶胶传播,也就是空气传播。你不要听到气溶胶传播就害怕,没有病毒的空气是不存在。即使空气中有少量的病毒,也是安全的。你只有一段时间内,呆在一定病毒浓度高的环境中,才有可能感染。目前,至少在广东地区,没有证据可证明气溶胶传播已是主流传播方式。

南方+:气溶胶传播与飞沫传播有何差别?

侯金林:飞沫是人打喷嚏或者咳嗽等活动排出的唾沫液滴,其粒径一般为1至5毫米,在传染源1至2米左右的空间内传播,属于近距离传播。气溶胶的颗粒更小,传播距离较远,能达到数十米,甚至更远。虽然它的传播距离更远,但假如达不到剂量,你也是安全。

南方+:多少剂量可能会感染?

侯金林:目前尚未有明确说法。这次在武汉的某些医院,有出现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原因之一可能是近距离地进行高危的医疗操作,比如进行气管切开、插管等,如果是说,病毒会污染整个周围医院环境的话,我觉得不可能的。在南方医院,感染内科的二三楼是收治病人,医生护士在七八楼办公,我们一点也不担心。所以,普通老百姓不需要过分恐慌,但需要做好防护,在人员聚集的场所需佩戴口罩,在非疫区的室外空旷通风场所,甚至不需要戴口罩。

检测病毒蛋白试剂最快本周投入使用

南方+:在此前的采访中,您多次说控制传染源是防控疫情的重要措施。现在,在一些地区出现核酸检测“假阴性”的病人,由于现有检测手段的问题,他们可能无法被及时锁定,怎么办?

侯金林:要知道,任何疾病都有它的诊断标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有四大诊断标准,分别是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影像检查,如胸部X光片与CT,以及病原学诊断。目前,病原学诊断包括了病毒核酸基因检测和病毒蛋白检测。临床医生是通过检测咽拭子和鼻腔分泌物,诊断病人体内是否携带病毒,如果检测结果为阳性,则证明病人感染病毒,反之亦然。

不过,由于样本采集、病毒核酸的提取等操作,检测结果可能受影响,阳性率低于50%是可以理解的。但不是说,现有技术手段没有检测不到病毒就不是病人,医生应综合其他诊断标准进行判断,若病毒检测为阴性,但其他临床标准都符合,应考虑将病人隔离进一步观察。

南方+:如何提升阳性检测的准确率?

侯金林:我刚才说过,病原学的检测分为病毒核酸基因和蛋白检测,下一步应该是检测病毒的蛋白抗原和抗体。在专业上,这叫做血清学蛋白检测。相比于之前检测结果,检测病毒蛋白更容易操作和普及,只需要抽血即可完成检测。

它适用于临床确诊病人和疑似的病人。在临床上,肯定有部分病人检测不到病毒核酸,但可以检测病毒蛋白。举个例子,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发过烧但没有诊断出来,就可以通过这种方法,确定他是否感染。如果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有两种情况,一是他正在感染,二是已经恢复了,体内存在抗体。

南方+:怎么样去区分这两种情况?

侯金林:这就需要临床医生把检测结果和临床诊断标准结合起来一起判断。按照过去传染病的经验来分析,存在病毒IgM抗体说明病人处于急性感染期,若是有病毒IgG抗体,则说明处于急性感染期的后期或者缓和期。我相信,新型冠状病毒跑不出这一模式。

南方+:目前,您有在进行相关方面的研究吗?

侯金林:目前,我们正在开展检测病毒蛋白的研究,这段时间我们陆续检测过几个病人,但要提升敏感性和特异性的话,还需要更多人的参与,拿出更高级别的临床证据。预计几家公司的试剂最快这周可投入临床使用。

重症病人治疗肺炎是首要的

南方+:相比于SARS,新型冠状病毒更容易出现肺部损伤,有专家认为,这需要调整诊疗策略,在没有特效药的前提下,应控制肺部感染,再考虑进行抗病毒治疗?

侯金林:任何这个病毒引起的症状,不管是急性和慢性的,那都要两手抓,一手抓病毒,另一手抓病毒引起的后果,有些病毒主要感染的靶器官是肺,会严重肺炎,像SARS、新型冠状病毒;有的病毒引起肝脏的炎症,肝硬化最终导致肝癌,比如乙型肝炎病毒,那是慢性病毒。说到底,抗病毒是最核心的。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特效的抗病毒药物,基本上是老药试用,没有明确的临床证据证明现有药物对抗病毒治疗有效果。这时候,我们需要调整治疗思路,尤其是对于重症病人,治疗肺部的炎症是首要的。我之前也说过,对于这一疾病,大部分病人需要依靠自己的免疫力清除病毒。

南方+:您多次参加重症病人的远程会诊,您觉得这些重症病人有何特点?

侯金林:重症病人的病变主要在肺部,会引起呼吸困难,比如血氧饱和度低于93%,这时我们认为他是重症病人,需要采取供氧方式,管理病人呼吸。一般来说,重症病人都是年龄大,有基础疾病,CT检查结果显示出现多肺叶病变。

南方+:现在是否存在一个情况,病情会突然恶化?

侯金林:我们看的是普遍的规律。针对个体的案例,还不好说它到底有没有其他问题。现在,大部分重症死亡病例是年龄大的病人,年轻的病例是不多的。不过,确实存在你说的这种状况,这就提醒临床医生需要关注病人的综合情况,比如是否有尚未发现的基础病等。这一病毒是否会损害其他脏器,还需要全面分析才能下结论。

南方+:目前,广东救治重症患者是否有什么分享的经验?

侯金林:我自己分析为什么湖北死亡率那么高,其他省的死亡率低?这是个综合因素。第一,病毒从中间宿主跨种进入到人体,并在人群之间开始传播。最早感染的一代病人就像打仗中的前锋,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最大的。第二,早期遭遇疫情时,湖北的医疗救治条件比较有限,所以死亡的病人就会多。第三,我觉得湖北的病人中,年龄大的人居多,所以并不是说单一因素决定死亡率。我觉得广东省有非常强大的优势,呼吸系统医疗资源多,救治条件都相对要好一些。

广东不会成为第二个湖北

南方+:今天是广东的返工日。针对目前疫情的新变化,我们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您有何建议?

侯金林:从现在来看,广东省采取了非常强有力的措施:外防输入,内防扩大,通过快速定位管理高风险人群,切断病毒传播途径,保护易感染的人群。现在,广东所面临的挑战是从湖北来的务工人员,根据我的观察,社区的防控体系已经非常严格,所以我不觉得广东会成为第二个湖北,或者广州成为第二个武汉。随着防控措施的管理严密,广东的发病很快会迎来拐点,确诊病例往下走。

南方+:您觉得这个拐点什么时候会到来?

侯金林:不能一概而论,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可能性。比如说在广东,它是个输入人口大省,疫情防控难度自然大。自从武汉1月23号宣布封城以来,到今天已经超过14天的最长潜伏期。目前,广东省已经进到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的时期,再隔7到14天,我觉得发病的人数会下降。如果不涌入大量的感染人群、防控措施做得好,像广东、浙江、上海这些输入省份,我相信会迎来新的格局。如果是人口输出的大省,如山西,他们只要把从湖北回来的人进行隔离,态势就会呈断崖式下降。

事实上,湖北是最难评估的,疫情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不知道该治疗、该管理的传染源是否都管理起来了,传播途径有没有完全切断,易感染人群有没有被保护等。因此,我觉得湖北可能持续时间长一点。如果把现有确诊的病人管理起来,对疑似病人进行核实,整个医疗秩序走上规范,再加上老天爷的帮忙,如果天气变暖,特别是南方这些省,那发病率就会加速往下走。

南方+:在战胜疫情的关键阶段,我们需要做什么?

侯金林:第一,我认为战胜疫情靠科学引导。科学引导是指依靠快速科学研究,清楚地认知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进一步认识临床特点。新的检验试剂发明后,我们可更大范围地筛查感染者。第二是靠管理和政策引导,要快速果断地做决策,信息必须透明。

南方+:现在,出院的病例越来越多了。对出院的病人,我们应关注什么?

侯金林:对于医疗机构来讲,一定要进行随访管理。作为出院病人,我认为要积极配合,作一些贡献,参与随访和管理。毕竟,他们再次感染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到现在为止,根据我们对疾病的认识,它不会像肝炎和艾滋病毒一样变成慢性感染,它是个急性的感染性疾病,康复后的病人和正常人一样,大家不需要有所顾虑。

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