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收入荒、现金荒、用工荒” 赶紧扶一把中小微

原标题:“收入荒、现金荒、用工荒、原料荒、物流荒”,赶紧扶一把中小微!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着国民经济。其中,能广泛吸纳就业、推动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中小微企业,一些领域深受其害。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访地方工信部门、企业界和学界,发现疫情使中小微企业存在不同程度的“收入荒”“现金荒”“用工荒”“原料荒”“物流荒”……

面对这一状况,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地方层面,在全力以赴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都非常重视加强经济运行调度和调节,出台了许多针对中小微企业的施救措施。

但是,不少中小微企业负责人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坦言,这些政策如果放在平时,都直击企业难点和痛点,算得上“措施过硬,干货满满”。但此次疫情的经济影响形同“海啸”,恢复起来难度很大。

文丨《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苏晓洲 刘良恒 白田田 阳建 周楠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瞭望”(ID:OutlookWeekly1981),原文首发于2020年2月17日,原标题为《急扶中小微企业》,首刊于《瞭望》2020年第7期。

1

恢复需要时间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五一商圈”,是全国久负盛名的商业街区。每年客流量数以千万计,拥有文和友、火宫殿、茶颜悦色等众多网红打卡地。

2月10日,在确保疫情防控全面到位的前提下,长沙“五一商圈”一些商家开门营业。尽管测体温、专人防疫、值班巡护、空调杀毒、全员佩戴口罩等措施“武装到了牙齿”……但店内客流稀少,很多企业惨淡经营、入不敷出。

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副教授胡荣才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受疫情冲击最明显的是餐饮、旅游、商贸、娱乐等第三产业。下一步,还要更加关注对制造业等领域的影响。

目前,许多地方已经开始复工或计划复工,但不同程度遇到了困难。

“员工返岗人心惶惶,工作注意力不集中;工资大幅提高,但很多工人受交通管制影响,企业到岗人员只有去年同期的5%不到;周边交通四级隔断,原料进不来,产品出不去,复工只能搞点检修,无法正常复产。”一家企业负责人说,武汉“九省通衢”,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如今发生重大疫情,给他们这家毗邻湖北的企业带来巨大麻烦。

“二产”复工难,反过来又对相关“三产”构成不利影响。“我们的工厂项目营业额基本上是腰斩。”中部一家中等规模经营团体食堂业务的企业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公司在疫情爆发的1月份亏损,目前看2月份肯定也是亏损的。经营额不饱和,包装和配送成本增加。“这个局面下撑不了多久,我们打算跟员工商量削减工资并考虑裁员。没办法,企业得活下去。”

胡荣才等人认为,乐观估计,如果湖北之外其他省份在2月底疫情平稳下来,这些行业在3月份全部开门营业,要恢复昔日繁荣也需要一段时间。

2

赶在现金流枯竭前救急

“湘潭市政府‘恵企十二条’拓宽融资、清欠货款、减租减税、缓费延税、免息降息等政策,为企业应对疫情、发展生产打了一针强心剂。”采访中,湘潭恒欣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公平说,他们这家从事矿山电气设备生产的企业2月11日实现了复工。

针对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困境,从国家层面到地方层面都采取了很多措施。包括协调主要劳务输出地与输入地农民工等重点人群返岗对接;督促各地建立企业应对疫情专项帮扶机制,纾解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困难;安排有序恢复公路客运班线、城市公交服务等等,其中不少措施在复工复产之前就已出台,展示了很强的预见性和应急能力。

但不少中小微企业负责人在受访时坦言,扶持政策下,企业仍然面临诸多难题。

首先是资金。一位在地方工商联工作多年的人士说,中小微企业资金实力薄弱,现在复产困难,贷款、房租压力都很大,还要花钱准备足够的疫情防控物资。

“政府要求我们非常时期不能裁员,但我们面临现金流枯竭。”一家近些年在全国多地经营得比较红火的中型餐饮企业负责人说,公司现在每月要花大约300万元支付员工工资、五险一金、水电、房租等固定费用,这笔开支可能很快掏空公司现金流。目前看疫情稳定需要一段时间,稳定后复工经营恢复还需要3至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企业很难熬到那个时候。

其次是物流。当前很多中小企业开始复工,遭遇的第一桩难事是物流“栓塞”——只有少数物流公司接单且价格上涨,一些产品的运输必须凭政府开具的有关证明方可上高速通行;但发货方因为运输车辆少、司机少、时间相对集中,又无法按时发货……

再者是市场。采访中,有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诉苦,前期为了达到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要求,很多企业加了杠杆加大投入;有的还重新购买土地、兴建厂房,准备大干一场。如今疫情来袭,市场萎缩。“虽然政府给了不少支持,但决定企业生死的还是市场。疫情不得到根本遏制,市场就很难完全恢复。”

3

超常力度系统应对

“九华石油”负责人谢荣光等中小微企业负责人认为,此次疫情的经济影响烈度,已经达到了“系统性”级别。政策扶持需要系统考虑,加快节奏。

受访人士建议,可从如下层面入手:

投。一些企业界人士表示,“一千个政策,都没有大幅降息一个政策有效”,建议国家货币政策及时出手降息。此外,建议为信用状况良好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为期一年及以上优惠利率贷款或给予贴息支持;在深受打击的行业设立行业疫情扶持基金和政策性保险,基金主要对受疫情影响大而本身发展状况良好、未来发展潜力大的企业给予补贴或入股,政策性保险则用于对此类企业给予保费补贴;对中小微企业积极恢复生产开展的人员培训、新技术研发应用、供应链基地建设乃至公司治理结构等,提供实质补贴;大力引导和支持中小微企业转型升级及向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健康等产业创新发展。

兑。优先清理政府对中小微企业的“政策欠账”,对类似配套费、税收补贴等订立了合同的政府承诺,及时兑现;加大针对国有和民营大企业对负责配套的中小微企业欠款清理力度,通过给大企业发放专项贷款用于偿还“中小微”欠款,间接缓解中小微企业资金紧张。

减。切实减轻税收,降低中小微企业高税收成本;根据行业损失程度,允许相关企业免交或者缓交若干月住房公积金、降低若干月社保基金企业缴款比例;鼓励地方政府对属地企业给予一定周期水电费补贴、减免各种市政和地域性收费;国有物业对中小微免除一定期限租金,动员和倡议私人物业减免经营场地租金。

管。通过政府强力措施,打通除重点疫区以外其他地方在人流、物流方面设立的人为阻断;制止一些地方以防疫的名义,对市场经济的粗暴干预;稳定基础商品如农副产品供应的量和价,防止乱涨价引发通货膨胀。

来源:瞭望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