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钟南山称疫情发生在武汉不等于源头在武汉

“病毒源头和疫情发生地,不一定是一回事,2009年甲型H1N1病毒首发于墨西哥,你能说它是‘墨西哥病毒’吗?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首先发生在沙特,你能说它是‘沙特病毒’吗?”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在中国、在武汉,但是不等于它的源头也在武汉,没有证据这样表明,这是科学问题,科学问题和政治问题不是一回事。”

“通过分子生物学的观点,是可以搞清楚的,没有搞清楚以前就随便下结论,我看是不负责任的。”

3月18日下午,广州市政府举办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钟南山院士这样说。

不能靠所谓“集体免疫”解决问题

钟南山院士指出,中国的联防联控机制有很深的含义,对所有的传染病都要从源头、从上游进行预防,这是最古老、最有效的办法。不能靠所谓“集体免疫”来解决问题。新冠肺炎是一个传染性很高、病死率很高的疾病,没有证据说一次感染、永远免疫,未来还是应该依靠有效的疫苗,这需要国际进行合作。

我们对新冠肺炎的了解有多少?

钟南山院士表示:首先,新冠肺炎有很高的传染性,比SARS、MERS都高;其次,新冠肺炎的死亡率高于流感;第三点,新冠病毒传染还是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播,但不限于呼吸道传染;第四点,到现在为止没有有效的、有针对性的治疗药物。

这次还是准备不够

钟南山院士表示,本世纪已经发生了三次冠状病毒事件。一次是2003年的SARS,一次是2015年的MERS,再有一次就是今年的新冠病毒(COVID-19)。

冠状病毒有很强的传染性,这三种冠状病毒比较来看,SARS的致死率是10%,MERS是30%,目前的新冠病毒大概在2%到3%左右。

新冠病毒确实是新的病毒,而且有很强的传染性,我们现在对它还不完全了解。SARS已经过了17年,我们一度把它当作是偶然事件,没有坚持一直进行观察和研究的工作,所以这次还是没有准备、还是准备不够。

没有强力干预,病毒不会消失

钟南山院士指出,在现在地球村的大环境下,这次新冠肺炎传染病,任何一个国家都跑不掉。如果没有进行很强力的干预的话,病毒不可能消失,所有国家都要行动起来,才能战胜疫情。

中国采用的是重点抑制上游,围堵高疫情区域,在其他地区做群防群控。当前证实是有效的。群防群控就是早防护,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四个早”。这种思路很重要,其他国家可以借鉴,要互相交流。

中国把人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

钟南山院士表示,中国能那么快应对,跟我们的体制有一定的关系。我们做到了把人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虽然经济上损失很大,接近停摆,但是换来了老百姓(67.150, 0.05, 0.07%)的平安,这个是对的。当前我们在做好严格预防输入,还要注意抓复工复产。

中国做法并非唯一的做法。国外也要抓好平衡,要根据各国特点和人口密度来考虑,有些国家人口较少的,和我国的做法就不太一样。

现在对于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正在经历疫情的第一波侵袭,这段时期病毒的特点是传染性很强,而且病毒携带者往往在没有症状时就有了传染性。

对输入性病例,核酸检测要跟上

钟南山院士呼吁,现在对输入性病例还是要高度警惕,其感染性很强,对他们还是要进行核酸检测,比如鼻拭子、咽拭子的检测准确率更高,抗体检测的方法是辅助的。对目前疫情高发国家的第一波输入性病例,不能光看他的症状,还要给他做检查。 

中国的医护人员从来是白衣天使

钟南山院士讲述了80后桑岭医生支援武汉和徐永昊医生辗转到伊拉克抗疫的故事。他说,我搞了60多年的医疗,医生是一个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承担的工作,中国的医护人员从来都是白衣天使,没有变过,而且是非常敬业的。

健康是需要投资的

钟南山院士说,健康是需要投资的,我自己体会到现在仍能为社会干点事,还是要有个健康的身体,我认为最宝贵的有几条:首先,身体锻炼;第二要素是心态,健康的一半是心理健康,疾病的一半是心理疾病;第三是不要吃太饱,早餐是非常重要的。

来源:央视新闻、人民日报、南方+客户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