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炮制“疫情下的XX太难了”,该担何责?

原标题:炮制“疫情下的XX太难了”,该担何责?

▲微信截图。

微信截图。  

先是《疫情之下的XX:店铺关门歇业,有家难回,XX华商太难了!!》,后是《留在×××的华人华侨:囤积食物自我防护,思来想去还是暂时不回国好!”》……最近,一组靠复制粘贴炮制而来,专门编造国外疫情情况的刷屏“姊妹文”火了!

这些文章不只采用了同样的套路,相似度也极高:内容大抵都是居住在XX的华人在所在国生存艰难;这些国家出奇一致的“天生神经大条”;因为担心“回国交通上购买机票不方便,同时也有增加感染的风险”,他“思来想去后都决定留守,都购买了耐储的罐头、牛奶和麦片”。

稍有不同的,可能只是华人XXX从现居埃塞俄比亚的徐先生,变成了现居匈牙利的刘小姐。

此类雷同的文章关注的异国对象不同,但基本上源于“掌上埃及”“掌上瑞士”“掌上都柏林”“坦桑尼亚华人信息港”“比利时华人信息港”“厄瓜多尔华人信息港”“老挝微同城”“俄罗斯微同城”“安哥拉微同城”等三类名称近似的资讯类公众号。

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公众号的运营主体主要就是3家公司:福清天天快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福清时代创想传媒有限公司和福清市海外同城人人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这3家公司的股权架构上,都指向着同一个叫“郭红”的人。正因如此,这些“姊妹文”被指属于“一个老板、同一套路、多元产品、批量发布”。

尽管郭红的老公、三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薛育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炮制这些“姊妹文”的动机就只是吸引流量、涨些粉丝,但来自海外华人资讯垂直账号的这些文章,贩卖的焦虑感却有可能深深刺激到不少海外华人,增加他们的恐慌,误导他们尽快扎堆回国。这既对海外华人们的安全不利,也增加了国内防境外疫情输入的压力。

回到这些文章本身,无一例外都是胡编乱造,既没有到所在国进行详尽的调查核实,也没有真实可靠的信息来源爆料。这些文章也可能让国内读者对国外疫情形势产生错误判断,被虚假信息误导正确认知。由此看,这些文章无疑都属于扰乱社会秩序的网络谣言。

目前,微信平台已经以违反运营规范,涉及夸大误导为依据,删除相关文章近100篇,封禁3个主体下的50个违规公众帐号。《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规定,“以浮夸的描述,从而煽动人群要或不要去做某行为”属于“ 骚扰、煽动、夸大、误导类的信息”。

在这个意义上,微信方面的及时作为,可以认为是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履行信息内容管理的主体责任,这也是新近实施《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的法定要求。

但对照下来,“姊妹文”不只是“夸大误导”,它们更符合运营规范中认定的“扰乱社会秩序、引起或可能引起公众恐慌的不实信息”,即没有相应事实基础,通过捏造或扭曲事实、隐瞒真相而产生的信息,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谣言”,这也是《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的违法信息。

违法必究是法治实施的重要保障。《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5条规定,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处罚;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

据统计,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有276则谣言疫情被处罚,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的比例超过六成,也表现出司法机关对谣言信息的严厉打击力度。

谣言不分国界,打击不能手软。谣言危害的是整个网络生态,带来的是整个疫情形势下的不确定性,消解的是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信心,因此,相关部门也不妨对此严厉查处,用法律来追责。这既是惩治网络谣言,依法抗疫的一部分,也是凝聚全球抗疫合力的一部分。

□莫一尘(法律学者)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