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侠客岛:都来说说 复工咋就这么难?

原标题:都来说说:复工咋就这么难?

3月18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明确提出“积极有序推进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以省域为单元推动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再一次强调了复工复产的关键性。

昨晚岛上的文章推出后,有不少岛友留言反映自己遭遇的各式难题。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这些梗阻,实实在在地困扰着养家糊口的人们。我们选择把这些岛友的讲述展示出来,供有关各方参考。

复工复产进行时(图源:新华网)

工复产进行时(图源:新华网)

湖北

昨天,湖北调整了所辖市县疫情风险等级。除武汉市城区仍为“高风险”外,全省其余75个市县均为“低风险”。

根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部署,“低风险地区之间的人员和货物流动,必要的健康证明要做到全国互认,不得再设置障碍,不对人员采取隔离措施。”

但显然,复工路上的部分湖北朋友,依然感受到了“道阻且长”——

有迟迟拿不到接收地签字审批因而困居湖北的:

“国家一份文件下来,各地政府按不同的思路执行,现在还有好多人困在湖北出不去,当地政府不开复工证明和小区的接收证明,都要养家,请换位思考!湖北人已经关了60天了,现在出去都是健康的。”

“湖北除武汉外都已经是低风险区域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地方不让我们返工返岗呢?我在福建福州工作,已经在家隔离快两个月了,现在都解封了,还不让回去工作。”

有已经返回工作地,却被强制要求隔离14天,或需掏腰包为隔离买单的:

“坐标湖北黄梅,自我隔离57天,‘四类人员’10天前就已清零。隔离期间承受高菜价、房贷、车贷、零收入,但外省依然还是要自费隔离或居家隔离14天,地域歧视行为,要不得!”

“广东某市强制要求所有湖北人返回后集中隔离,费用自理,每人5000元,收费不合理,投诉无人理。已经在家隔离2个月了,为何还要劳民伤财?”

也有拿着湖北健康码绿码到了外省不被认可的:

“3月18日从湖北低风险地区返回上海,有湖北健康码绿码,进上海后申报了健康信息,获得健康码绿码,还是被要求隔离14天,不知道这健康码还有什么意义?”

“一家四口、两大两小、一套换洗,疫情爆发前来湖北看望老人,一隔离就是50多天。家里那边不承认‘鄂康码’,硬回去又怕单位处分,要不是有小孩的话,自己也就认了。”

此外,回程交通也是不可忽视的难关。目前,仍有一些地方的公交、火车、大巴停运,致使湖北省内人员出省困难:

“湖北省人民出省现在除了自驾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就算是让单位来接,单位所在地政府也不同意,所谓人员流通还只是停留在除湖北以外其他地区。”

“孝感到江苏的点对点包车能不能安排一下?工作人员去江苏的人少,让我们自己包车,车少价高(平均1000元/人),太难了。”

即使有了“点对点、一站式”输送,却依然有网友称:

“心酸!湖北多地‘点对点’包车被外省拒之门外!”

湖北多地启动“点对点”包车服务

北多地启动“点对点”包车服务

基层 

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都是系统工程,要科学辩证、讲方式方法。但是,部分地区仍然延续“一封了之、一锁就死”的老思路。有岛友就称:

“现在感觉有些省以下政府复工复产的程序很繁琐,不敢大步迈进,还是相关领导怕担责。中央的分类指导原则是好的,但基层不好把握度。只要没有担责的风险,就宁可麻烦一些、宁可要求返工人员继续隔离14天——这是‘懒政’的表现。”

比如基层社区的梗阻:

“我是邢台下边一个社区的,眼下门岗不认邢台健康码,只认通行证。如果要外出,需要社区开具证明,但是社区开这个证明的前提是,我本人要写疫情期间不再回家的保证书。爸妈年龄大了,我不敢走太远,搞得现在也不知道咋办。”

“西安某小区到现在还是车辆只能7-9时出,17-19时进,这样无异于在给复工复产设置障碍,自由职业者怎么办?夜班人士怎么办?”

“深圳福田区某社区到今天还不认可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的健康码,还在强制隔离,这是为什么?”

在一些农村地区,春耕正当其时,却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同一个二维码,同一个村子都互相不承认;村头的无法去村中,村中的无法去村尾,24小时有人值守。”

“河北省定州市农村道路依然封闭,去地里干活都很难,严重影响农民生产生活。”

就算能回到务工城市,也可能遇上所在单位作“拦路虎”,若无单位的复工表态或补贴支持,漫漫复工路依然望不到头:

“我在河北,非疫情重点地区,在家隔离早已有1个月,然后‘点对点’自驾来石家庄复工,单位让我隔离14天后再上班。”

“本人在广州机关单位从事编外工作,现在单位还要求湖北籍员工不得返回,本人多次咨询单位,但单位不开具复工证明,而我身边的朋友大部分已经返回广州工作。”

对此,不少网友发出质疑:“这科学吗?”

建筑工人戴着口罩在工地作业

筑工人戴着口罩在工地作业

边缘

疫情之中,遭受“复工不畅”冲击最重的,是农民工、个体户、中小微企业员工等群体。据岛叔观察,东部地区出现用工荒,中西部地区大量务工人员滞留家乡的现象仍旧存在。

有人急着养家糊口,却因为手持健康码不被外省认可而中途受阻:

“我是湖北省低风险地区急需外出复工、养家糊口人员,恳请其他省市认可湖北省健康码,不要再居家隔离了!”

有人回到了工作地,却难以负担高昂的隔离费用:

“我是湖北籍在外个体户,接收地说可以居家隔离,于是办好通行证出了省;可是到了地方,要求必须自费集中隔离,在家自我隔离了2个月,没有经济收入,真的承担不起。”

“低风险地区打工人员真的不能再强制在豪华酒店集中隔离了,本来就有2个月待业在家,分文收入都没有。更离谱的是,一个市里面,不同的区之间的隔离还不互认。”

有人建议,梗阻并非真有那么“千头万绪”,不妨参考部分省市的既有经验:

“义乌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现在从湖北低风险区域过来,不用隔离,直接上班。但是一人一档,来义乌务工人员,每人需要对自己的健康情况做好监督,有问题及时汇报。”

“健康码互认真的太必要了!湖北省作为原来的高风险地区,严格管控人员离境,能获批出行的,肯定是健康的。希望各地政府能充分理解中央的政策,立足国家发展大局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来考虑问题,而不是各自为政、政出多门。”

3月17日,国家发改委就业司副司长常铁威在例行发布会上说,要加大“点对点、一站式”运送返岗的实施力度,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强化公益性岗位开发,开展转岗转业培训,促进就近就地就业。对于就业困难人员群体,要“通过就业援助、社会救助等,做好兜底保障”。

岛叔也注意到,当载有551名湖北荆州来粤务工人员的返岗专列抵达广州南站时,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到站迎接,强调“用心用情做好服务保障,点对点、一站式做好对接,切实维护大家的合法权益,让大家在广东的工作和生活安心舒心顺心。”

这些举措,是出于对国家经济秩序恢复、企业存续、个人养家糊口的重视;也是中央明确提出要求后,地方精准对症下药、“努力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的必须。

毕竟,只有复工复产真正直指要害、高效推进,才能同时打赢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两场战役。

 返城务工途中的农民工背影 

城务工途中的农民工背影

文/点苍居士、云中歌

来源:侠客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