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湖北解封第一现场:卡口打通,现场一片欢呼

【鄂湘省界来凤卡点】

湘鄂情大桥上,见证欢快的放行

封闭两个月,一夜得畅通。25日凌晨0时,位于湖北恩施来凤县与湖南龙山县的湘鄂情防疫卡点,楚天都市报记者见证了离鄂通道解封的欢快与释放。

209国道湘鄂情大桥全长400余米,跨过酉水河连接全国距离最近的两个县城湖北来凤与湖南龙山。

疫情防控开始以来,湘鄂情大桥的卡点就进入双向严防死守的封闭隔离状态。

“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也方便两边的老百姓。”恩施州公安局民警田刚说。从1月31日开始至今,他离家来到湘鄂情卡点执勤已50多天。

▲恩施来凤湘鄂情省际卡口解封,民警、医务人员和志愿者一起合影

他介绍,作为重要离鄂卡点,这里从一开始就受到各级的重视,各项管控措施也最为严密。大桥两边,湖北和湖南省各设有卡点,湖北的人员起初不允许离开,湖南那边也严禁进入。2月初,这个卡口作为恩施州公安局第一批党员先锋岗和防疫临时党支部,党员民警们在这里发挥模范作用,既要严格管控又要人性化管理和服务。“我们在桥上两边跑,这边的人要给那边送腊肉、奶粉,那边的人急着把口罩等物资送过去。”他说,物资可以送,人员不能动,于是民警就当起“快递小哥”。

24日晚11点40分,天降小雨。来凤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健来到现场,和田刚等人一起,搬离桥上的锥桶、水马等物理隔离设施。“再过20分钟这里就解封,只凭绿码和身份证,两边居民即可畅通往来。”

桥头上,已有许多司机和居民翘首以盼。湖南龙山的女士凌洁和众多等待的人一样,第一时间等待通过湘鄂情大桥。

▲第一辆从湖南过来的车,湖北民警检查身份证和绿码通行

33岁的凌洁是湖南龙山人,是重庆高建公司驻湖北恩施来凤县负责人。疫情发生后,凌洁与龙山的家人分隔仅三公里却不能见面。既然不能回家,凌洁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助力早日结束疫情防控阻击战。两个月来,凌洁带领手下80多名工作人员,每天凌晨四点半起床,为来凤县垃圾托运,城市消杀等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盼望着,盼望着,这一天终于来了!”得知25日凌晨,湘鄂情大桥离鄂卡口凭绿码和身份证就可通行,凌洁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第一辆从湖北去往湖南车辆,检查放行

▲来凤省际卡口开始放行

【鄂湘省界公安县黄山头镇卡点】

卡口打通,现场一片欢呼

24日晚,楚天都市报记者赶到荆州市公安县黄山头镇,这里与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黄山头镇紧紧相临,分属两省的小镇都叫黄山头镇,属于连体镇,226省道穿越两镇而过,北面是湖北黄山头镇,南面是湖南黄山头镇。

在离鄂通道界沟省界卡口,湖北湖南分别设有值守点,并分别建有隔离门。

记者在湖北值守点着看到,2米高的彩钢板严严实实阻断了226省道,将两个黄山头镇分隔。

“1月24日上午10点,我们就设立了界沟省道卡点,阻断了从湖北向湖南的人员流动。”公安县黄山头镇书记龚汉莉说,这里是湖北乡镇最早实行离鄂通道管控的。

“卡口执勤点实行三班倒,每班4人,有民警、医生、镇干部、志愿者。”执勤点负责人侯志明说,从大年三十开始,执勤人员都没有休息过一天。

晚11点10分,折除卡点彩钢板的工人带着工具来到现场,围观的市民一起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时刻。

晚11时50分,施工队员与市民们在卡点大声齐呼。在电钻的轰鸣声和大铁锤的闷响声中,隔离用的彩钢板被一块块拆除。

25日零点,离鄂通道彻底打通,湖北湖南人民齐声欢呼,相互问候,其乐融融!

【鄂豫省界】

卡点撤除,工作人员笑着合影

24日晚,在孝感各高速公路入口处,均设有执勤卡点,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市民凭绿码,经过查验和测量体温后,可以正常进入高速公路。

卡点工作人员介绍,3月14日,孝感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下发通知,市民凭湖北健康码“绿码”或现居住地村(社区)出具的个人健康证明、电子通行证,自驾或包车可进入高速公路通行。

记者驾车由孝感东收费站上高速,一路往北,路面车流量不大。在湖北和河南交界的鄂北界看到,此处并未设卡,车辆畅通。孝感服务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高速上均未设卡,高速离鄂通道的管控主要在下面的各个收费站。

24日晚23时50分许,在孝感北收费站,在此执勤的工作人员开始撤除帐篷等临时设施。“接到通知,要撤除卡点了。”

从1月22日设立执勤卡点以来,这些工作人员已经在此坚守了两个多月。卡点撤除后,工作人员在收费站门口合了个影,“坚守了两个多月,终于等到了解除管控的这一天。”

3月25日凌晨0时,福银高速孝感北卡点正式撤除。记者看到,虽然卡点撤除了,当晚上高速的车流量未见明显增加。工作人员介绍,此前需要离鄂返岗的车辆,都通过查验绿码、测体温等手续上高速走了,所以预计车流量不会有大的增加。

【鄂陕省界】

于寒冬深处,守候一场春暖花开

3月24日晚11时,雨中的十堰市竹溪县关垭子楚长城在氤氲的雨幕下只能隐约看见它巍峨的轮廓。

关垭子是楚长城诸多关隘中最险要的雄关之一,两山夹峙,一线中通,春秋战国时期,就是诸侯反复争夺的军事要塞。据考证,成语“朝秦暮楚“就与这里有关。

如今这里已是陕鄂两省的界岭,位于湖北省竹溪县蒋家堰镇与陕西省平利县长安镇的交界处。346国道过了这座城关洞口,就由湖北省进入了陕西省。

距此不足80米的湖北一侧,是竹溪县公安局设立的离鄂省际疫情防控卡口。 竹溪县交警大队三中队队长李相宏和另外4名值守人员站在雨中。

雨滴打在防寒服上又不时飞溅到脸上,李相宏的心里泛起一阵阵涟漪,有了一种既不舍又如释重负的感觉。

1月24日凌晨,设立关垭子疫情防控卡口的指令下达。李相宏立即带领民警赶到这里。

卡口执勤人员由交警、派出所民警、镇村干部和医生组成,实行24小时值守,确保手续不全的车辆不入境不出县不离鄂,落实“外防扩散、内防输入”的要求,以最强力的手段阻断疫情传播途径。说起多日值守的点点滴滴,李相宏思绪万千。

零时整,李相宏一声指令,大家分头开始工作。

不大一会儿,钢结构栏板和水马围挡都被移到路边,李相宏等值守人员也会在帐篷里再过上一夜,迎接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于寒冬深处,守候一场春暖花开。

这段经历让年轻辅警黄鑫十分感慨:“这经历让我终生难忘,虽然我已身心疲惫,但为阻挡疫情传播尽了一份力量,再苦再累也值得!”

【鄂赣省界】

为撤卡做着最后准备

在杭瑞高速黄石阳新枫林镇有一处卡点,这里扼守湖北东大门。越过该卡点向东10余公里,便上江西省瑞昌市。

3月24傍晚,记者来到杭瑞高速收费站口,原来的四条通道被封闭了两条,只留一进一出各一条通道。

从1月22日开始,工作人员已在此值守了60多个昼夜。

阳新县枫林镇党委书记柯水林介绍,根据阳新县防控指挥部的要求,该镇派出了防疫专班,保证每班至少有6至8人,加上高速交警和路政人员,每班10余人左右在值守。

高警阳新大队大队长任晓东介绍,该大队辖区共有4外高速收费站卡点,其中枫林镇的区域是一处省界卡点,与江西交界,扼守着湖北的东大门。省防控指挥部发出了凭绿码通行后,该卡点进出车辆日渐增多。

晚上11时20分,黄石防控指挥部发出通知,当晚零时,解除黄石境内12个高速路口进出通道和351国道枫林与江西交界处交通管控。

至记者发稿时,卡口仍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鄂渝省界】

防疫卡口没撤,但通行逐渐通畅

G42沪蓉高速兴山收费站,是宜昌出省进入重庆的最后一个收费站。

24日晚11时许,记者在收费站入口看到,由高警、路政、医护人员组成的值守卡口,正在正常运行,有零星车辆经此上高速。

记者现场守候一个多小时,有两辆出省车辆,目的地分别为杭州、郑州。所有车辆上的人员,需扫码测体温后通行。

▲兴山收费站依然在执行扫码通行 零点不会撤卡

卡口值守的高警兴山大队民警姚俊介绍,前几天,还需要申请表、承诺书、健康证明、返岗证明,但通行条件一天比一天简化,今天只需凭绿码通行了。绿码后台显示,最近一个星期以来,由此上高速的人员共有7300余人,24日一天通行的就有3300余人,预计未来几天通行人数还会直线上升。

卡口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在没接到上级部门的撤卡通知前,他们将继续执行现行的通行规定。

▲省内扫码 省外登记

【省交管局】

高速公路流量约为平时1.5倍

25日凌晨开始,湖北省内武汉以外地区离鄂通道管控取消。

楚天都市报记者从省交管局指挥中心全省道路监控视频上看到:此刻,省内十堰、荆州、荆门、襄阳、黄冈等劳务输出大市周边的收费站和高速干线,并没有因为解除管控面出现车流明显增长,交通比较有序。全省12条过境高速大通道流量相对较大,尤其南北向的许广高速、二广高速、京港澳高速等三条高速路段,深夜时段车流量仍非常密集。东西向的沪渝、沪蓉、福银流量相对平稳。

在武汉外环及武汉市各条入城放射线,这个时间段流量不大,但白天时段武汉入城通道普遍拥堵,表明进入返汉返城高峰。总体上看,因前期已采取逐步解除封控的措施进行分流,这次离鄂通道管控解除后,全省车流量虽较平日有较大增长但总体平稳,未见明显增长。

省公安交管局有关人士介绍,目前高速公路通行流量已到达平时的1.5倍左右,省内流量最大的高速公路是许广高速、二广高速。预计明天还有小高峰,但不会太大。据介绍,现在的流量实际上是三部分构成的,一是过境流量是主流。二是省内地市出省流量。三是省内地市间流量。省内的前期大部分地方都逐步放开了,很多地市只凭绿码+接收地证明便可以出省了。外省过境的主要是川渝地区的,前期都返岗了。现在真正的大流量是货车流量,因为复工货运多,加上高速免费,刚解封时有小高峰,现在呈现回落趋势。

交警提醒:希望大家合理安排复工返岗时间,尽量选择白天出行,平安有序返岗。

来源:楚天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