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多名“同事”先后被查,厅官主动投案

近日,浙江省一名厅官主动向纪检监察机构投案,引发了多家时政媒体的关注。这名官员被查之所以值得关注,既与其被查之前不同寻常的人事调动有关,也与其在官场上复杂的“人际关系”有关。

4月3日,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正式发布消息称:金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二级巡视员陈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近日正在接受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在此之前,“陈晓将要被查”的迹象,早已接连出现。

尽管在浙江省纪委监委的官方通报中,陈晓被查前的职务是“金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二级巡视员”,看起来并非领导岗位。但事实上,落马前的陈晓,却曾是个不折不扣的“地方大员”。在从政生涯中,陈晓发迹很早,年仅32岁就被委以了原金华县副县长的重任。

此后,陈晓在金华一路升迁,2011年11月调任金华市婺城区委书记,3年后又出任金华市委秘书长,2015年,陈晓跻身金华市委常委,并担任市委统战部部长,2017年4月,陈晓又升任金华市常务副市长。至此,陈晓达到了其职业生涯的高峰,成了金华市数得上号的“实权人物”。

然而,就在陈晓“仕途得意”之际,2020年3月,情势突然急转直下,陈晓身上的多个领导职务接连被免。2020年3月5日,金华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通过决议,免去了陈晓的金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随后,金华市政府官网在3月13日发布消息,又免去了陈晓的金华市行政学院院长职务。3月下旬,陈晓的职务简历从金华市政府官网“市委领导”“市政府领导”栏目中撤下——至此,陈晓不再是任何“领导”,而其身份,也变成了出现在被查通报里的“二级巡视员”。

从陈晓的年龄和任职轨迹上看,这样一名官员,突然被免去所有领导职务,显然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其中释放出的信号,也十分耐人寻味。其实,早在3月,金华市就已经传出了陈晓投案的消息。而今,这一消息得到了官方的正式确认。

在此前“海运仓内参”(ID:hycplb)介绍过的官员投案新闻之中,不难发现:一名官员想要被认定为“主动投案”,必须在有关部门对其展开正式调查之前,主动向有关部门交代问题。从近期浙江省反腐工作的动向上看,陈晓投案之前,已经有几个他的“老同事”先后落马。

2008年到2011年,陈晓曾在金华市代管的县级市东阳市担任市长一职长达三年。而近两年来,金华当地已有多位曾在东阳任职,与陈晓有所交集的干部被查。这说明,与东阳和陈晓有关的腐败线索,已经逐渐进入了当地纪检监察机构的视线。

2018年下半年以来,先后两任金华市婺城区区长申屠福华、郭慧强,以及东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施侍伟、东阳市政协原副主席楼伟龙、金华市科技局副局长徐涵兴均已接受审查调查。其中申屠福华、郭慧强均是陈晓在东阳市委班子中的同事,另外几人则曾是陈晓的属下。

另外,自从去年7月下旬东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施侍伟被查之后,金华市纪委监委网站连续发布了至少8名东阳市干部被查、被处分的消息。他们分别是:东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施侍伟;东阳市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徐春雷接受;东阳市总部中心办公室副主任、市物业维修专项资金管理中心主任、市水务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梢华;东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卢洪标;东阳市烟草专卖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吴亚军;东阳市南马镇党委书记钱喜讯;东阳市商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鹤群;东阳市千祥镇党委委员、千祥派出所所长叶洪良。

这些人先后被有关部门查处,说明东阳市的反腐工作,已经进入了“拔出萝卜带出泥”的良性循环。只要纪检监察机构循着之前发现的线索一直追查下去,陈晓作为东阳市的“前一把手”,被揪出来是迟早的事。陈晓想必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选择了主动投案,这无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也给其他腐败官员作出了一个合理的示范。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