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病毒在变异 疫苗研发追得上吗

近日,科学家们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尚在变异进化。原以为熬到疫苗研发成功就行,可眼看着病毒这“十八般变化”,那些正在研究中的疫苗,能追得上吗?会不会疫苗出来了,病毒已经“魔高一丈”了?

病毒为何会“七十二变”

回应对疫苗保护力的担忧,要从病毒为什么会“七十二变”说起。

“新冠病毒会变异,这是它的本性决定的。”上海大学生命科学院感染免疫学专业研究员魏滨介绍,新冠病毒COVID-19,属于单链RNA病毒,既是单链,又是大分子,这类RNA病毒从遗传学性状来说,就是非常容易变异的。

除了新冠,RNA病毒还包括流感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这类RNA病毒与我们所熟知的天花病毒、腺病毒、疱疹病毒的性质完全不同,后者是DNA病毒,能产生比较稳定的抗体,它开发的疫苗是稳定的、有效的。但RNA病毒抗原变异性快,这决定了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魏滨说,从这个角度上讲,担忧也不无道理。

病毒“跑”得有多快

人类和病毒的斗争,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要知道,病毒也是有‘生存冲动’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感染科副主任凌云说。

例如,埃博拉病毒,致死率很高,但一般疫情不会很大,因为作为病毒宿主的患者很快就死亡了,病毒“来不及”扩散。HIV病毒则是另一个极端,可以让感染者存活时间较长,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仅感染不发病。

而流感就很狡猾。以甲流为例,H和N是构成甲型流感病毒的两种成分糖蛋白(蛋白质)的代码。根据其变异情况,H分为H1-H16十六个不同的型别,N分为N1-N9九个不同的型别,这就像同胞兄弟姐妹长相一样,既相似又不同。不同的H和不同的N会组成一个个具有不同抗原和致病性的流感病毒毒株。“这个H和N的各种配对组合,形成新毒株,就跟打牌一样,眼花缭乱。”凌云说,我们往往需要每年都打流感疫苗。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南半球的流感发生情况,每年11月左右发布对北半球病毒类型的推测,研发机构和疫苗厂家则有针对性地进行生产。

“从目前情况来说,新冠病毒是有点变化,但是不大。”他说,17年间,尽管有不同的冠状病毒亚型出现,但它们的同源性很高,有80%相似。

“万能疫苗”有可能吗

SARS、MERS和如今的新冠病毒COVID-19都是冠状病毒,也有一定相似性。科学家们有没有可能找到最核心的那个地方,研发一种万能冠状病毒疫苗,以不变应万变?

虽然“万能”很难,但交叉保护并非没有可能。在英国卫生部启动的研究2019-nCov Rapid Response Call申请中明确提到一个概念——“交叉保护力”(Cross-reactivity),是疫苗效价评价中使用不同亚型病毒进行攻毒保护试验,检测疫苗的保护率。

早在1月底,同济大学曹志伟团队与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合作,计算得出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存在交叉保护表位,这一发现有望推动中和阻断抗体研发,加速疫苗研究。1月30日,相关论文在《遗传学报》上在线发表。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