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曾两个月内三度调职,副厅级县委书记落马

微信图片_20200428210857

4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援引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消息:广西崇左市委常委、大新县委书记赵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微信图片_20200428210903

作为一名副厅级官员,赵丽在落马之前的级别并不算很高,但是,身为崇左市委常委兼大新县委书记,她却无疑算得上是一名“实权官员”。与此同时,赵丽的被查,还有一点十分值得关注,那就是她在落马之前,一度是当地重点提拔的对象,以至于曾在两个月内三度调整职位,快速实现了行政级别的“跃升”。从履历上看,在走向违纪违法的堕落道路之前,赵丽也曾是一名“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1990年,赵丽在21岁时参加工作,2002年,年仅33岁时,她便被委以重任,升任广西龙州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2005年,进入县常委班子不到三年,赵丽就被升为龙州县委副书记,此后又在2009年成为县长。2013年,她来到崇左市任职后,更是先后担任了江州区委书记、大新县委书记、崇左市委副秘书长、统战部长等重要职位,在当地政坛可谓一员不容忽视的“女将”。前文提到的赵丽的“跃升”发生在2016年。当年5月至6月,两个月内,赵丽的职务三度调整。在这次“跃升”之前,赵丽原本已经是大新县委书记,但在两个月间,她却先后被任命为市委副秘书长、市委统战部长,然后又回头继续担任大新县委书记一职。2016年5月2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委组织部发布干部任职前公示,其中提到拟提拔时任崇左市委副秘书长的赵丽担任副厅级领导职务,此后,赵丽升任市委常委、统战部长,正式晋升为副厅级干部。尽管从表面上看,赵丽实际负责的工作,似乎转了一圈,回到了原点,但在调职过程中,她不仅取得了在市委机关工作的履历,更是直接跻身市委常委之列。

然而,当时的旁人恐怕很难想到,刚刚被快速晋升的赵丽,竟然会在不到4年之后,就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被有关部门调查。而这也给所有在仕途上看似“顺风顺水”的干部敲响了警钟——任何干部,不论其政绩多么突出,也不论他是多么被领导喜爱,受组织重用,只要他们身上存在违纪违法的问题,最终都必然逃不过党纪国法的严惩。其实,除了赵丽,此前有不少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的官员,都曾在落马之前有过“漂亮”的任职履历。而从事后的调查结果上看,这些官员也往往存在被当地有关部门“带病提拔”的问题。相比于那些“老虎”,赵丽的官职远远算不上什么。2013年10月28日,时任贵州省委常委廖绍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而他在当年1月,才刚刚就任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跻身副部级。事后,公诉机关指控,廖少华的贪腐行为主要发生在2004年春节至2012年6月期间,这意味着在他的腐败过程中,他实现了数次职级上的跃升,其背后的“带病提拔”问题可以说十分严重。2014年8月23日,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8月28日,中央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讽刺的是,陈川平既是一个被“带病提拔”的干部,也是一个在字面意义上被带“病”提拔的干部。

微信图片_20200428210907

在山西官场,陈川平带“病”提拔的故事可谓众所周知。早在太钢集团担任副总经理时便罹患胃癌的陈川平,一边与疾病斗争,另一边却青云直上,46岁跻身副省,连任两届中央候补委员,直到落马以前,陈川平都被视为前景看好的政治明星。然而,这个看似感人的故事背后,却是陈川平一直借职务之便违纪违法,大搞腐败的不堪事实。身为“政治明星”不能以身作则,让陈川平最终走向了自取灭亡的道路。2018年,《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走出“带病提拔”怪圈》,对这种现象进行了专门分析。文章指出:有些曾被看好、一路走高的官员被查处,不仅是其个人丑闻,更使组织蒙羞。特别是,有的人在其提拔重用之前,群众就有不良反映,是谁、因何、为什么把这些“问题干部”提拔、重用起来?显然,干部考察不能视百姓“众议”与“口碑”为无物,“说归说,提归提”。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形容,选人用人失误如同埋下“定时炸弹”。为了不让这样的“定时炸弹”损害国家利益,有关部门还应在提拔官员时,以更加严肃认真的态度加以考量,如此方能避免让德不配位的人窃据要职。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