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这个数字,让钟南山无比揪心

从3月30日起,《广州日报》陆续推出由钟南山院士团队口述、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蓉芳撰写,并由钟南山院士授权的《南山战疫日志》。新花城客户端开辟“南山战疫日志”频道,集中呈现整部日志。在这部视角独特的口述日志里,我们将真正读到钟南山“院士的专业、战士的勇猛、国士的担当”,读到一颗高贵而又真实、无畏而又悲悯的心。

2020年2月4日 星期二 阴有小雨 12℃~15℃(广州)

今天是立春。可惜,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即便是在广州,仍觉有些许寒意。战“疫”的“春天”也尚未到来。

根据昨天国家卫健委的通报,截至2月2日24时,已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7205例,现有重症病例2296例,累计死亡病例361例。至此,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累计死亡病例数字,已超过2003年死于非典的349例。

这个数字让钟老师无比揪心。

他说,目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病死率大约是2.3%、2.4%,比普通流感高,比SARS、H7N9、MERS、H5N1低。但是,我们绝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相反,我们一定要尽快想出办法,提高救治效率,降低病死率。

好在武汉的抗疫越来越有序——从昨天起,武汉开始围绕医院、市场、社区、公厕等重点区域开展全城消毒作业;火神山医院也已收治首批转运患者;用于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迄今为止已扩容至11家,接诊床位增至万余张……

钟老师担心的问题正逐一得到解决。

昨天一整天,钟老师都在跟不同的研究团队进行头脑风暴。

上午,他与呼吸道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何建行、Mark Zanin、Sooksan Wong、杨子峰四位教授一起进一步讨论病毒的传播特点和致病机制。Mark Zanin教授和Sooksan Wong教授也都是病毒专家,Mark Zanin教授的研究领域主要是了解流感病毒传播背后的宿主和环境因素,SookSan Wong教授则一直致力于研究宿主对快速进化的病毒病原体的免疫反应,以及如何提高人体对流感病毒的防御能力。

中午,他与黎毅敏教授、刘晓青教授等重症救治专家又一次讨论了重症患者的救治策略。近几日,他们发现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跟SARS重症患者在临床表现上有差异,决定进一步修正治疗方法。钟老师总是说:“作为临床医生,病情永远都是需要自己去总结的,这是临床一线最真实的情况。”17年前抗击非典时,他就是通过检查每一个非典患者的咽喉,总结出“非典患者咽喉部没有症状”的结论,进而制定了更加有效的治疗方案。

下午,他通过电话跟全国各地的专家讨论治疗方案和救治任务的调整,还特意为当天紧急挂牌成立的“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武汉病毒诊断研究分中心”录制了“云授牌”的视频。他说,武汉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心,患者的早期发现、早期隔离最为关键,甚至比治疗都重要。“希望武汉病毒诊断研究分中心不负期望,拿出勇气,把最关键的早发现、早诊断工作做好。”

今天,钟老师工作安排的“重头戏”,是上午跟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团队的视频连线。

到目前为止,泰国、日本、韩国、美国、越南、法国、尼泊尔、澳大利亚、斯里兰卡、柬埔寨、芬兰、意大利、印度、菲律宾、英国都已相继出现了新冠疫情的确诊病例。

17年前非典暴发时,钟老师就说过,任何一种传染疾病,都是人类共同的疾病,需要国际大协作,综合各国的优秀科技成果和技术,群策群力共同攻关。

17年后,他的观点依旧没有改变。无论是之前跟“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的机场之约,还是今天的哈佛连线,他珍视每一次跟国际同行交流的机会。

钟老师跟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团队的视频连线。

事实上,根据新闻报道我们可以知道,此次疫情出现后,中国跟国际社会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去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武汉出现原因不明肺炎的当天,中国就向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报告了疫情;今年1月3日,中国首次向美国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1月12日,向全球共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的全球性暴发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在钟老师看来,全球化时代,国际大协作才是人类共同抗击传染疾病的最好出路。

今天上午的视频连线,可以说,“钟南山战队”的精英悉数出席。何建行教授、郑劲平教授、李时悦教授、冉丕鑫教授、赵金存教授、梁文华博士、Mark Zanin教授、Sooksan Wong教授……全都参加了连线。

双方通过视频连线,就疫情的发展和快检试剂、治疗药物和疫苗的合作研发进行了线上讨论。

哈佛大学医学院团队介绍,关于试剂,美国的试剂公司正进行快检试剂的研发;关于疫苗,目前有四个平台在同步进行疫苗的研发,最快预计2月底能递交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简称NIH)审批,3月开始一期临床试验;关于药物,他们正与生物医药公司合作,考虑使用既往用于SARS、MERS方面的一些合成药物进行测试。 

钟老师的团队也介绍了国内战“疫”的情况。在治疗上,目前没有特效药,主要以传统抗病毒药和中药为主,对重症病人主要是进行辅助对症治疗;在临床症状上,新冠肺炎患者会出现严重的呼吸窘迫,但又跟SARS或MERS 引起的肺炎可通过机械通气提高氧饱和度有所不同,呼吸机对新冠肺炎改善不明显;此外,新冠肺炎患者在重症阶段很容易出现引起炎症的细胞因子风暴,一旦出现后病情极难控制。

最后,双方决定在核酸筛查工具、流行病学预测模型、疫苗的研发等方面进行合作。

可别小看这次视频连线。每一次钟老师为视频会议所做的准备,绝不亚于实体会议。而且,每次准备视频会议时,他都会细细询问会议的主题、目的、时长、主办方、参会人员,然后精心准备课件,精确计算发言时长。在这一点上,他绝对是个“细节控”。他从不允许自己的发言超时,也不允许自己开场问候时遗漏任何一位参会人员。

所以,对我们而言,每一次视频连线,都一定要等到关掉声音和画面的那一刻,才算是从“云端”平安着陆。

嗯,平安。对了,从昨天开始,广州日报推出了《平安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系列报道。在当下这个时刻,“平安”二字,意义特殊,也弥足珍贵。

就如钟老师除夕夜给大家的新年寄语一样:“平安年,健康年,才是幸福年!”

希望疫情赶快过去,祈愿每一个人都健康,平安。

本期口述: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