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对话郑永年:西方舆论围攻中国抗疫,是新冷战的升级

近期以来,中美、中西舆论进行了多轮激烈斗争,侠客岛也一直在跟进。其实归结起来就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中国抗疫卓有成效,但在西方一些人眼中却一无是处?

就这些话题,我们跟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进行了一番长谈,分上、下两篇。今天是上篇,关于西方舆论针对中国抗疫的“叙事策略”和“议程设置”

微信图片_20200513211204

郑永年

侠客岛:郑教授,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最近西方一些媒体和政客又开始了多轮甩锅。其中比较突出的一种说法是病毒从武汉病毒所泄露出来;欧洲一些媒体跟进,说可能是去年参与军运会的军人从中国携带回国。这种阴谋论不少政客在用,目的当然是让中国“负责”、赔偿。在此叙事之下,中国对他国的援助、医疗物资出口,被说成是“收买人心”“赎罪”。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郑永年:归结起来,西方目前主要有几种说法:一是病毒来自野生动物,二是从病毒研究所流出,甚至有阴谋论说是中国制造出来为了跟美国竞争。我个人认为,病毒绝对不是中国“人造”出来的,我们也没这样的能力。中国作为一个建立在道德文明之上的大国,没有也不会去制造对平民百姓构成巨大伤害的病毒

无论病毒起源于何处,西方舆论现在一个核心议程设置是“中国要负责”,这是疫情扩散之初西方就已进行的议程设置。这要放在中美关系演变的大背景下看,而不是单纯看疫情,孤立事件会看不清楚。

这种演变的大背景就是:美国把中国视作主要战略对手甚至“敌人”。之前,贸易战、“文明冲突论”就是这种演变的发端。美国政客将新冠病毒污名化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是中美关系这几年连续性变化的一环。

以蓬佩奥为例,他这种政治人物可不是一般民众。新冠肺炎早期没有统一名称,但是后来当世卫组织统一了名称、西方大多数媒体和政治人物也都将其称为“COVID-19”时,为什么只有美国政客还一直坚持用“武汉病毒”“中国病毒”的说法?如果说贸易战是“新冷战”的开端,围绕病毒的斗争,就是“新冷战”的升级。这已经不仅仅是某个政党派别推卸他们本国抗疫不力责任的问题,而是这些强硬派、冷战派要抓住这个机会,把中美关系升级到更加对抗的阶段,带入“新冷战”的升级版。

微信图片_20200513211213

蓬佩奥(左)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谈及武汉实验室、“断供”世卫组织等话题

侠客岛:是的,从现在看,西方的议程一步步设置得非常清楚:封城封省?侵犯人权自由。中国抗疫成功、死亡率比西方低很多?不可能,一定有漏报瞒报,人为修改数字。西方出现大流行?病毒起源在中国,不是某国抗疫不力。中国帮助其他国家抗疫?影响力外交、“收买人心”......总之,基于以上种种原因,认为中国要负责,要背锅,甚至要赔钱。

郑永年:我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西方这些叙事策略。

比如数据调整。英国《金融时报》最近有一个报道统计说,在每一个西方国家,实际的感染数字可能比他们官方数字还要高出50%左右。中国也有数据调整,比如武汉。这很正常,因为精确到每一个病例都统计出来,是非常困难的。各国GDP数字还每年都有动态调整呢,关键是要把数字变化解释清楚。

美国也有这样的病例,本来以为是因其他病症死亡的,结果解剖后发现,是因为新冠病毒。这是个很复杂的科学问题,要用科学的方式来解答,而非政治家来定义。这些数字随时可能因为科学发现而有变化。西方也在不断修改数据。中国修改数据就不科学,是隐瞒;你修改就科学,是透明,这是什么道理?

西方也有许多人对中国的抗疫历程是真的不清楚。中国控制疫情的方法跟西方差别太大了。中国不存在西方讨论热烈的“社交距离”问题。政府说不要出去、待在家里、戴好口罩,老百姓就照做。我们之前聊过,实际上中国牺牲了很多,比如一季度的经济;西方还在争论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责任,争论保经济还是保生命、保自由还是生命,中国根本不争论这些。中国是以生命为核心的,西方以自由为核心,这能一样吗?

只要对比武汉和纽约就很清楚。中国怎么阻断这种超大城市的社区感染?很清楚。武汉的确采取了超常手段,1000多万人的城市一下子“暂停”,湖北、武汉人民确实付出了许多,但是拯救了更多生命。

这就是中国式的人道主义,是我们总体价值观的反映。西方老骂中国不自由,一开始还说方舱医院也是集中营,后来也学过去了。

其实,我不认为西方政府真的觉得“自由更重要”,他们是因为做不到中国这样才那么说。他们既没有政治条件,也没有社会条件。政治条件就是老百姓觉得“自由更重要”的价值观,认为你政府管得太严,就抗议,一抗议政治(选票)压力就很大;社会条件就是“老百姓要经济啊”,说什么老百姓也不听。我整天看CNN,政府说要保持社交距离,大家就是不遵守。纽约救济船来了,大家集体跑去看,毫不遵守社交距离规则。加州也是,人们蜂拥去沙滩,市长都吓坏了。

西方说中国早期怎么怎么样,但是西方自己呢?比如美国政府什么时候知道有疫情、病毒开始流传的?民间什么时候知道的?

微信图片_20200513211220

美国纽约,医护人员准备将一名患者送入医院(图源:新华社)

侠客岛:外交部表示中国1月3日就向美国通报了疫情。

郑永年:1月初就知道了,那你美国政府为什么拖呢?而且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政客还在抛售股票、跟大众说不要恐慌,政府最高层还在说美国有最强大的经济、最先进的医疗体系,是最安全的。这怎么能怪到中国身上呢?说西方政客推卸责任、散布政治病毒、搞意识形态化、种族主义,对,但光指出来还不够。中国要自己设定关于病毒扩散的议程

总体来说,这种议程至少要做到“三个回归”:回归基本事实、回归科学、回归理性

基本事实非常重要。只要不是人为制造的病毒,是来自自然,就不是原罪。就像崔天凯大使在美国解释的那样,“应对疫情是一个发现和认知病毒的过程,这一过程需要时间”,这很正常。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有些方面不同步,也属正常,各国都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中国和美国、和西方的“科学家共同体”之间,信息沟通渠道是非常通畅的,论文发在英美的科学杂志上,西方科学家早就获得了很多信息。包括外交部说1月初中美之间就有通报,这说明不存在“刻意隐瞒”。这个时间线很重要。

同样,美国后续发生的一些事实,中国的媒体也要报道,尤其是美国媒体报道的那些。加州的解剖案例说明美国早就有了病例。

侠客岛:是的,现在最新的科学论文说,可能去年12月病毒已经在欧洲传播了。

郑永年:对,这都是科学发现。这些基本事实我们要仔细理清楚,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再就是回归科学和理性,要让“科学家共同体”去说话。政客没什么资格说这种严肃的科学问题。美国科学家共同体跟政治是有距离的,科学需要很多研究,是需要时间的。这就跟当年所谓的“西班牙大流感”一样,后来进行尸体解剖,才发现起源于美国。

要让科学家说话,不要陷入政治化的吵闹。美国的律师、社会团体、媒体、NGO都是政治化、情绪化的,但是科学家共同体不会乱说话,因为必须遵循理性的团体规则,这个群体是公正的。以后哪怕美国有人真要起诉你、跟你打官司,科学证据也是最重要的一环,这些证据必须提早搜集。

来源:侠客岛 采写/公子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