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扶贫干部变主播!"买它,买它"成不少县市长口头禅

上周五,北京挂职干部、保定市政府副秘书长马东直播带货。

凌晨2点,马东翻身点开手机,一下子乐醒了。还没正式直播,他带的货已经预售出四分之一,这让他心里终于有了些底。而这之前,他非常忐忑。

5月15日晚上,正在河北保定挂职的北京扶贫干部团队化身主播,为阜平的香酥脆枣和易县的玫瑰花茶“代言”。挂职保定市政府副秘书长的马东是这次活动的主播之一。直播3小时,累计观看人数51.4万,销售额112.6万元,相当于1小时卖了30多万元。这样的成果,让马东直呼没想到。

河北阜平挂职干部 : 直播“小白”变成“爆款”主播

买它,买它,买它!网红主播李佳琦的“标志”语录,从今年开始成为了不少县市长的“口头禅”。在上周五的这场直播中,马东与阜平副县长李继鹏、易县副县长沈景茂一道,为当地滞销的扶贫农产品开拓销路。这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挂职干部表示,要一改往日的严肃,说着网络热词,用心用情地推介。

直播带货成了“新农活”,但也是技术活。马东介绍,他们为这场直播备下了价值100万元的货,但在筹备时,第一件事就差点让他们“卡了壳”。原来,在直播平台上带货,需要有电商资质,而且产品需要证照齐全,审核通过才能上架。另外,如何支付、如何快递,也都是需要考量的问题。

最后,他们找了当地一家扶贫企业的抖音账号做直播,总算解决了这些问题。但这还不算完。直播带货需要“人气”,有“人气”才能成功。为了让直播更有效果,抖音平台还安排马东在直播中和两位粉丝百万的网络红人“连麦”。工作人员告诉他,“连麦”是为了“引流”,直播中还需要设置抽奖活动,活跃气氛。一场成功的直播带货,甚至还需要必要的彩排。这让马东恍然大悟:原来直播带货是这么玩的。

“我们27人的挂职团队中,有以前搞统战的,有搞民政、搞建设的,就是没有一个有电商经验。”马东坦言,这场直播虽然没有“KPI”,但在准备的过程中,他的心情一直很忐忑。直到直播前一天,他才有了些底气。

“到底能卖出去多少,我们不敢把话说得太满。”直播当天,马东向网友讲述了两种农产品帮助当地贫困户增收的故事,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共鸣。尤其是阜平的香酥脆枣,更是成为了“爆款”。当天,直播间准备的9000件香酥脆枣被网友抢购一空,后来临时补货7000件,又卖出了一大半。

马东说,他希望通过网络直播,把北京对口帮扶保定的8个贫困县都推介一遍,帮助扶贫农产品打造为适合市场的产品。再长远一点,是提升整个地区的影响力和美誉度。

新疆和田援疆干部:从城市管理“转行”电商运营

这段时间,北京援疆干部、和田市商务和工信局副局长王涛一直在忙着为和田“打广告”。因为要做电商扶贫,他特地下载了抖音和快手。来到新疆之前,他在海淀区从事的是城市管理工作。

援疆干部王涛(左)在为网络直播挑选货品。

王涛走访了多家当地带贫企业,为直播活动挑选货品。5月10日,海淀区在锦绣大地市场举行了一场消费扶贫直播活动,王涛挑选的玫瑰馕、玫瑰酱等和田农产品成了“爆款”。这场直播持续了90分钟,观看人数达到了50.5万,网友点赞达7.8万次。

几天后,王涛特地对几家扶贫企业进行了回访。企业负责人高兴地告诉他,直播带货效果明显,销售额同比上涨了20%。

“政府找主播,找平台,安排物流,企业只需要提供样品就可以了。”在和田,直播带货由政府“包办”,深受企业的欢迎。王涛介绍,和田地处偏远,直播带货最大的短板是物流问题,从收到订单到寄到北京,一般需要8天时间。而且,当地首公斤运费是7块钱,超过10公斤的才能按每公斤5块钱计算,大大限制了当地特色农产品出疆。

为了解决物流的问题,他组织企业和当地邮政协商,将运费降到了每公斤4块钱,并且把发货统一安排在邮政的转运中心,使物流环节缩短了一天的时间。

“直播的目的不单纯是卖货,而是为了打出和田的品牌。”援疆三年,王涛给自己定了一个电商发展三年目标:一年见成效,二年成规模,三年树品牌。他说,和田距北京4500公里,而网络直播则是一扇了解和田的窗口。

玫瑰精油、玫瑰纯露、骆驼刺锋蜜……这些听起来“高大上”的农产品,其实都是产自新疆和田的扶贫产品。过去,一提起和田的农产品,人们往往想到的是大枣。有了直播带货后,这些“形象广告”大大颠覆了人们对和田的印象。

湖北十堰挂职干部:选对货品才能“带货又带贫”

到底什么样的产品才能成为当地的“形象广告”呢?前不久,北京挂职干部、十堰市张湾区副区长李三鹏也当了一回主播。下播之后,他感慨道,选什么样的产品,直接关系到带货的成败。湖北十堰有数百种扶贫农产品,哪种扶贫产品才能上直播,筛选起来并不容易。

疫情发生以来,不少地方都想搭上网络直播的便车,解决农产品滞销的难题。但是,直播带货“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是人们对直播带货审美疲劳,还是农产品不太适合上网呢?还有人发帖,称买到的农产品质次价高,伤了热心网友的心。

李三鹏说,网络直播带货不同于传统的零售,也不同于消费扶贫活动中常见的大宗采购,要选择适合网销的产品。什么样的产品才“适合”网销呢?具体地说,就是即食的、比较成熟的、高附加值的产品,比如零食等。

和当地消费扶贫双创中心协商后,酸辣粉、糯米锅巴、风味魔芋干、醪糟和木瓜茶等产品被选中做直播。他介绍,酸辣粉是方便式包装,比较符合年轻人的口味;魔芋干是十堰的地理标志产品,也深受年轻人的喜爱。

但对于消费扶贫来说,选择货品还必须要有其他的考量,那就是对产业、对贫困户的带动作用。他介绍,十堰的黄酒产业、红薯产业都是带动上万人增产增收的产业,选择带动面宽,带动链条长的产品,可以让更多人从网络直播带货中受益。只有这样,才能“带货又带贫”。

李三鹏认为,农产品要搭上直播带货的快车,不能做“一锤子买卖”,而是要保证质量,形成持续性地购买,把流量变成订单。消费扶贫不能仅仅依靠爱心,也需要帮助扶贫产品形成品牌。

观点

仅靠“讲故事”无法吸引观众 建立长效机制比一场直播更重要

今年一季度,北京共销售内蒙古、河北等地区的扶贫产品22.3亿元。大力推动“互联网+”消费扶贫,也被写进了《北京市2020年消费扶贫行动方案》。根据这一行动方案,推动电商平台与受援地区加强产销合作,建设特产馆、产品体验店,不断拓展扶贫产品线上销售渠道,已经成为创新消费扶贫的重要模式。

在北京扶贫干部团队的这场直播中,两种特色农产品带动了3300多名当地群众从中受益,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70人。北京市赴保定挂职干部领队李强表示,县长直播带货是一种新的尝试,但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农产品的滞销问题,仅靠网络直播还远远不够,需要线上线下同时发力,建立起稳定的产销对接机制。

“通过直播,我们发现了扶贫农产品自身的质量都还不错,但是从包装、运输、品牌这些方面还有所欠缺。”李强表示,直播带货可以倒逼扶贫产品提升品质,符合消费市场的需求。

直播成了“新农活”之后,流量则成了“新农资”。县长直播虽然自带流量,但如果产品不能满足符合市场标准,仅靠“讲故事”,自然也无法吸引观众掏腰包。

“直播带货,最终还是要卖产品。”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扶贫协作与支援合作研究中心负责人石龙学认为,扶贫农产品上直播要想成功,质量必须过硬,产品质量必须放在首位,这也符合基本的市场规律。石龙学说,县长不是专业的带货主播,做直播更多的是一种示范效应。不同于普通的带货主播,县长直播自带公信力。他说,扶贫产品要卖得出去,除了提高质量,还要有特色,把品牌树立起来。直播间之外,还需要畅通贫困地区农产品线上线下销售渠道,形成一种长效的带贫机制。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