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求生存?美国穷追猛打 华为的"冬天"可能比预想还要冷

原标题:求生存?美国穷追猛打,华为的“冬天”可能比预想的还要冷

文/荀诗林

“活着的这些年,似乎再没见过另外一家企业被美国这样打压。”

这是一位通信行业从业人员的感叹。起因是这样的,5月15日,美国商务部接连发布了两条关于华为的消息,一是美国商务部再次“不辞辛苦”地延长华为的供货临时许可证90天至8月14日;二是升级对华为芯片的管制,发布对华为的出口禁令,要求使用美国晶片制造设备的外国企业,供货之前必须先取得出口许可。

此消息一出,行业巨震。如果说,第一条还在意料之中的话,那第二条禁令无异于对于华为甚至整个相关产业的当头一棒。这意味着什么呢?只要你使用了美国晶片制造设备,就必须等美国政府点头同意,才可以向华为及其附属公司提供芯片。

且不说美国政府是否同意,但是这当中流程要走多久,恐怕都没人说得清楚。而华为本身作为全球第一大通讯设备商、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而美国又拥有全球最发达的芯片企业,两者之间合作领域颇多。由于这一禁令的出台,高通、思科、苹果、波音等诸多相关美企股价波动剧烈,其中,高通两小时跌幅一度超7%。

对相关美国本土企业都有如此大的影响,那么,对于华为本身的影响可能更不用说了。华为,似乎正在迎来一个凛冽的寒冬。

为什么总是华为?

实际上,5月初的时候,可能华为还是有所期待的。

5月6日晚间,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商务部近期接近签署一项新规,此新规将允许美国企业与华为进行合作,共同制定下一代5G的网络标准。

今年5月,恰逢华为被美国列入“黑名单”之际。当时此消息一出,被很多人看作是积极信号。但,当时就有业内人士向笔者表示,这项提案最终不被通过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如今看来,反复无常似乎才是美方的常态,按照这个逻辑预测,可能结果会更准一点儿。

那么,为什么华为一直这样被美国政府打压呢?

在通信设备领域,华为已经堪称全球通信设备的龙头厂商,尤其是在5G领域。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华为全球主设备商无线接入设备份额达到31%,大幅领先于竞争对手爱立信、诺基亚和中兴通讯等。

而在5G竞争中,根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发布的一份关于“5G标准专利声明的实情调查”报告,截止到2020年1月1日,全球共有21571个5G标准专利项声明,其中华为位列第一,拥有3147项,而排名第二的三星只是拥有2795项,更不用妄论其他厂商了。

而从华为的整体营收上来看,即使面对美国政府一年的“封锁”,华为2019年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同比增长5.6%;经营活动现金流914亿元,同比增长22.4%,过去5年复合增长14%。

值得注意的是,在华为2019年的区域收入中,华为在美洲的收入几乎没有太大变动(因为所占份额较小)。而在这种情况下,华为仍然可以保持这样的增速,美国政府可能对这样的结果并不开心。

而最为关键的一点在于,华为掌握的5G技术非常核心。根据国信证券研报披露,目前主流5G技术有两种,分别是毫米波(24~300GHz)和Sub-6(3~6GHz)。而美国国防部已占用Sub-6,所以美国只能主推毫米波。但是,毫米波现阶段成本高而且实用性低,部署难度大,导致全世界都倾向于用Sub-6。巧的是,华为在Sub-6上有绝对优势并已大量出货。

5G行业分析师洪天风(化名)对笔者解释,毫米波和Sub-6都是5G的频段,居民和国防用的分开,可以保证网络安全,另外频段占用也会降低网络效率,所以,基于这种情况,美国着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去年4月3日,美国国防部曾发布《5G生态系统:对美国国防部的风险与机遇》报告,其中就分析了中国在5G领域的发展情况以及未来可能对国防安全的影响。美方认为5G技术在实时战争中有很大的优势,必然会大量引入到军用设备当中,如果大量国家最终都部署了华为的5G技术,美国在海外的军事行动将不得不连接到华为的通讯设备,这样就会影响到美国在战争中的安全。

显而易见的是,华为目前做事情是从底层基础设施开始建设的5G网络,而一旦相关设备部署多国,这恐怕是美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国内互联网巨头BAT做的生意是基于美国本身的底层技术结构开展的,不同于华为,所以美方也犯不着“惹众怒”。

华为该如何为?

“芯片技术方面,美国领先中国至少10到20年吧。”

洪天风这样同笔者表示。他举了一个例子,现在华为和中兴还不能做到5G手机终端的5nm半导体芯片,但是美国已经开始做3nm了,而处理器越小的晶体管密度越高,性能越强,信号处理的单位成本越低。

根据华为之前公布的数据,2018年,华为对外公布92家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美国厂商数量最多,高达34家,其次中国内地厂商有25家,日本厂商11家,中国台湾10家,剩下13家厂商来自中国香港、韩国及欧洲的德国、瑞士、荷兰、法国。而在华为全球供应链端中,美国厂商凭借其技术优势高筑护城河,占据核心部件供应环节。

实际上,华为可能早就预感到今年的艰难。在今年3月31日的华为线上2019年年度报告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就曾表示说:“2020年会是最困难的一年。”

早在2018年下半年的时候,华为开始放宽对供应商认证资格的条件,以应对出货量增长的局面,同时开始要求部分供应商在本土布局,比如台积电、日月光。另外,根据第三方数据,华为还对关键元器件提前备货,由之前的半年拉长到两年库存周期。

半导体领域投资人士辛琦(化名)对笔者表示,这也将反向推动国内相关厂商发展。根据他的阐述,国内半导体风口正热,科创板带来的利好,各细分邻域头部选手基本已经尘埃落定。方正证券的研报推测,在国产替代+周期复苏的双重驱动下,设备、制造、材料等三大国产半导体公司集群将迎来历史性机遇。

另外,美国也不可能独立发展,半导体产业链的全球化不可逆。2020年3月国内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当月同比8.9%已超过2019年的水平,这或许预示着国内高技术制造业企业的产能很有可能在今年继续扩大。

5月20日上午,华为概念股普涨,瑞声科技上涨近4%,舜宇光学科技、富智康集团、比亚迪电子涨超2%。华为也在此前表示已提前追加大量订单,安全期可以到今年年底。

同时,华为还在积极布局新业务。前不久,华为宣布,与一汽、上汽、广汽、北汽、东风汽车、长安汽车、比亚迪等首批18家车企共同打造“5G汽车生态圈”,加速5G技术在汽车产业的商用进程。

至于是否还能在明年看到华为公布年报,且拭目以待吧。

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