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疫情过后,我们会变得务实专一吗?

瑞幸已衰,乐视要哭,Uber想sober。

被黑天鹅爆锤了一顿的独角兽们日子不太好过。

本月,美国网约车巨头优步(Uber)不到两周内,二度公布裁员计划。两轮裁员总数将达到6700名,相当于公司员工人数的四分之一

优步首席执行官霍斯劳沙希在一封全员邮件中公布了最新一轮裁员消息,并宣布关闭全球45个办公室,同时考虑出售非核心业务,重新评估从货运到自动驾驶技术等多个领域的重大投资。

这是叫车服务巨头渡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危机的最新举措。

美国员工将是优步裁员的重灾区。优步还将关闭其一处位于旧金山市区的办事处,该办事处拥有500多名员工。此外,优步也考虑将其亚洲总部从新加坡转移到其他国家。

优步表示有可能在未来继续裁员。

5月23日,孙宏斌正式退出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乐视多名高管离职。

深交所5月14日发布公告,宣布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6月5日起,乐视网将进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届满的下一个交易日,深交所将对乐视网予以摘牌。

5月19日晚,瑞幸咖啡公告称,于5月15日收到了纳斯达克上市资格审查部门的书面通知,决定对瑞幸施行摘牌。

自4月2日自曝造假22亿元收入以来,瑞幸终于喝完杯中的苦咖啡。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戳破了资本圈养下长出的鲜亮羽毛。

2019年5月10日,优步在纽交所上市。作为全球瞩目的超级独角兽,优步以81亿美元的募资额、逾8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股规模最大的IPO。

霍斯劳沙希曾在2019年11月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对投资者表示,要在广泛的经济领域引发颠覆性变革,实现“大规模”收入增长。

优步自2009年成立以来,已连亏十年。

5月初,优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35.4亿美元,亏损达到29亿美元。

新冠病毒疫情彻底敲醒了优步自以为是的雄心壮志。

除了裁员,优步将砍掉烧钱项目,缩减非核心业务。

优步已经在自动驾驶,人工智能实验室,产品孵化器,Uber Works等跨界领域投资了众多花费数以亿计美元的项目。

微信图片_20200526095041

虽然优步的用车服务在疫情期间遭到沉重打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其外卖平台优步Eats的业务量却在疫情之下实现了逆势增长,营收为8.19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53%。

疫情期间,Uber宣布推出分别名为Uber Connect和Uber Direct的服务,都将专注于递送物品。Uber Eats也向消费者供应超市代购服务。

交通代步服务才是优步的核心业务。

5月12日晚间,彭博报道称优步计划收购美国外卖平台GrubHub,消息传出后两家公司股价直线拉升,优步一度涨超7%,最终收涨约2%。而Grubhub则收涨29%。

在超市的线上订单不断增长过程当中,优步及时的业务调整解决了配送员人力短缺的问题,直接为优步赢得了营收。

聚焦主业,营造健康的现金流业务,而不是沉溺于资本游戏,热钱的潮水退去时,冷静下来的优步不会是那个裸泳者。

而另一面,金融掮客不关心财务利润,经济利润才是资本追逐的对象。

从影视版权跨界要玩造车的乐视系,起源于神州系的瑞幸咖啡,一层层纸面故事,更是剧情跌宕起伏,戏里戏外无比投入。

贾跃亭造车神话背后的诡异逻辑也许就此烟消云散,最终到了结尾。

乐视网曾是创业板龙头企业,市值一度高达千亿,截至2020年3月31日,乐视网股东数量为28.07万户。

一季报显示,乐视网目前整体债务近百亿元。

舞台上的人已离场,28万股民却尚未脱身。

3月29日,孙宏斌曾出席香港业绩发布会谈乐视:“再过一年,大家都忘了。”

“退市不过是瑞幸咖啡在资本端的影响,对运营端暂时没有太大影响。如果管理团队有能力保证资金链不出问题,品牌依旧有存在的价值。”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退市对于瑞幸咖啡的运营情况不会影响太大。

在中国香港和开曼,针对瑞幸和陆正耀的一系列投资者诉讼已经展开,投资者们首要的诉求是冻结和保全瑞幸资产,防止陆正耀等高管赖账跑路,再寻求进一步赔偿。

另一边,为了预防被金融机构全面冻结资产,陆正耀发起了对自己质押股权承销商瑞信的诉讼,申请禁制令避免瑞信在中国香港之外发起诉讼。

微信图片_20200526095046

瑞幸第二季的剧本该怎么演?

拥有创新精神,为社会创造财富,提供服务的企业家,和由此凝聚的企业家精神才是推动社会文明前进的根本。

没有实业支撑的金融投机,只会耗尽经济的营养,败坏社会实干的文化。

换个角度,新冠疫情也许不是打碎了人们的美梦,而是一级避免从云端跌落的台阶。

专一,务实,于世才能治业,于己方可齐家。

来源:国是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