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与香港相比,海南自贸港有何不同?

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标志着海南自贸港建设开启新的征程。

《总体方案》赋予海南的政策制度之新、之特、之宽远超预期,其描绘的海南自贸港建设蓝图目标明确、令人憧憬。

一时间,海南再度令世人瞩目。

我国为何选在此时发布《总体方案》?

与香港、新加坡、迪拜等其他自贸港相比,海南自贸港有何异同?

海南建设自贸港,有何优势?难点在哪?首先要解决哪些问题?

1

着眼于两个大局

党中央作出重大战略决策

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新一轮科技革命方兴未艾。与此同时,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演进,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思潮甚嚣尘上,我国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正发生深刻变化、不确定增加,改革发展稳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

2020年6月3日,海南自由贸易港11个重点园区同时挂牌。

从国内视角看,我国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能的过渡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攻坚期,亟待通过扩大开放倒逼改革,实现开放与改革的良性互动。

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蔓延的影响下,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遭到重创,经济全球化遭遇更大的“逆风”和“回头浪”,世界经济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正式发布《总体方案》,是我国旗帜鲜明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支持经济全球化的实际行动,体现了党中央对国际大趋势的清醒认识和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处阶段的准确判断;是我国继续全面深化对外开放、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要标志;是我国推动对外开放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制度型开放的重大战略举措,展示了中国按照既定目标继续稳步推进扩大改革开放进程的坚定决心。

2020年6月4日,海南自由贸易港有关船舶登记政策正式落地实施,图为洋浦海事局的工作人员展示“中远海运兴旺”轮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和《船舶国籍证书》。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扩大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领域不断扩大、层次不断提高,先后分5批设立了包括海南在内的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各自贸区在投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制度创新等领域进行了许多卓有成效的探索,各类对外开放创新举措不断涌现并在全国复制推广。

当前,国际贸易规则正向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三零”方向发展,为了顺应国际经济发展的新趋势,我国必须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领域。加大开放的压力测试,种一块全面、深度开放的“试验田”随之提上议事日程。

2018年4月13日,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宣布党中央决定在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正是顺应这一趋势的具体体现。

2

对标国际最高开放水平

坚持中国特色

海南相较于国内其他自贸试验区,将先行一步,向更深层次的开放大踏步前进。

2020年6月2日,海南琼海,俯瞰海南自由贸易港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

此次发布的《总体方案》,进一步明确了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特点和内涵,确立了海南自贸港政策和制度体系的“四梁八柱”,既体现了对标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又充分体现了立足海南和中国特色。

在政策和制度设计上,《总体方案》坚持对标国际最高开放水平,适应国际经贸规则重构新趋势,充分借鉴了新加坡、迪拜、香港等成熟自由贸易港的先进经验。

《总体方案》明确了海南自贸港在贸易、投资、资金和人员流动等领域的一系列自由化和便利化的重大开放举措,确立了贸易自由便利、投资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人员进出自由便利、运输来往自由便利、数据安全有序流动等政策制度设计,以及“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等财税制度安排,充分体现了对标国际通行做法和经贸规则新趋势。

例如,对鼓励类产业的企业所得税税率确定为15%,在2035年前实现按照3%、10%、15%三档超额累进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等。

在目标和路径设定上,《总体方案》充分结合中国国情和现阶段发展水平,充分考虑了海南的经济社会发展实际。

海南自贸港与香港、新加坡等其他自贸港相比,既有诸多共同点,但又不是照抄、照搬,而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

一是《总体方案》明确要求海南自贸港建设要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确保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正确方向。

二是总体功能定位不同。香港、新加坡是独立的经济体,而海南自贸港既要考虑对外开放,又要考虑与中国内地市场的连接,需要扮演中国内地与世界其他地区沟通“桥梁”的作用。

三是产业发展重点不同。海南自贸港建设不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而是围绕中央12号文件赋予的“三区一中心”定位,以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

四是依托的自然条件和基础不同。海南全岛建设自贸港,面积达3.5万多平方公里,而香港的面积仅有1106平方公里、新加坡的面积仅有720平方公里左右。

此外,海南有广大的农村地区,自贸港的发展必须兼顾城市和农村、兼顾第一产业和第二、三产业及其协调发展。

3

制度集成创新

自贸港建设的“牛鼻子”工程

要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要把制度集成摆在突出位置,解放思想、大胆创新,成熟一项推出一项,行稳致远,久久为功。

2020年6月1日,在海南洋浦港停靠的国内外货船。

从我国各自贸试验区近年来开展制度创新的情况来看,随着自贸港建设任务的落地和推进,深入开展制度创新的制约因素可能将逐渐显现,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天花板”和诸多挑战。

一方面,制度创新的难度在加大。创新难度小的“低垂果实”已被摘下,难度大的创新面临授权不足、法律调整滞后、容错和激励机制缺失等问题。

另一方面,还存在制度创新系统协同性、集成度不够,“碎片化”和“重复性”显现,企业获得感不强,部分政府部门政策之间“蜂窝煤”现象依然存在等问题。

因此,推进海南自贸港建设,在改革和创新举措上,不能满足于“挤牙膏”式的单个创新举措,而要瞄准我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堵点”和“痛点”,在系统性创新、集成性创新上下功夫,出台更多“一揽子”的制度创新。

特别是要按照《总体方案》中提出的要求,尽快出台《海南自由贸易港法》,以法律形式明确自由贸易港各项制度安排,为自由贸易港建设提供原则性、基础性的法治保障,从而构筑起完备、国际化的政策和制度创新体系。

总而言之,要将制度集成创新放在突出位置,作为海南自贸港建设的“牛鼻子”工程。

4

以重点产业园区建设为抓手

打造大流量示范区

以自贸港重点产业园区建设为抓手取得更多的早期收获,让园区成为培育新经济、新业态,聚集人才和做大流量的示范区。

产业园区,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重要载体和平台,按照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三大主导产业分类。

2020年6月1日,航拍三亚鸿州游艇码头。

目前,海南在全省设立了海口江东新区、洋浦经济开发区、三亚崖州湾科技城、文昌国际航天城、海南生态软件园等11个重点产业园区,作为2025年之前自贸港早期政策实施的主要承接地和先行先试的平台。

2019年,海南省重点园区贡献税收420.49亿元,同比增长14.12%,占全省税收收入的33.38%——重点园区以不到全省1%的土地面积,贡献了全省逾三成税收总额。不难看出,重点产业园区对海南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因此,按照《总体方案》要求,应在园区内抓紧落实自贸港政策早期安排,进行压力测试,让园区成为承接自贸港政策建设早期收获的先导和主战场,从而快速提升产业的集聚度,夯实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基础。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把这11个重点园区建设好了,各项工作的落实也就有了抓手,海南自贸港的起步将更坚实、更稳健,才能真正做到行稳致远。

5

补短板

自贸港建设的当务之急

海南发展起步晚、底子薄、经济规模体量偏小、历史欠账较多。2019年,海南全省经济总量约为5308.94亿元,仅占当年全国经济总量的约0.53%。

俯瞰海口市区。

同时,作为岛屿经济体,受发展战略腹地和市场容量的限制,内生动力相对薄弱,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流量”不足,发展基础不牢。

再加上海南未经全面工业化洗礼,人的社会化、组织化和专业化程度相对较低,改革开放以来海南经历的三次“大起大落”更是殷鉴不远。

而自贸港建设涵盖了贸易、投资、金融、人员往来、货物流通、数据流动等领域的高标准开放举措,是制度性、区域性的全面开放,其艰巨性和复杂性不言而喻,对海南的经济社会综合治理水平、政府管制能力、监管模式、风险防控、公务人员素质和行政效能等均提出了超乎寻常的要求。

因此,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和《总体方案》中的各项要求,扎实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补齐基础设施、产业基础等各个领域的短板,应是加快推进自贸港建设的当务之急。

6

解放思想

敢闯敢试的“海南精神”

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思想解放的过程。解放思想不仅是我国开启改革开放的逻辑起点,也是推动、深化改革开放的强大动力、必由之路。

海南三亚国际免税城。

自由贸易港建设作为新时期事关我国改革开放发展全局的重大国家战略,作为前无古人的伟大探索,要“先立后破”,唯有“解放思想,敢闯敢试”,除此别无他途。

海南建省以来,也正是有赖于解放思想、敢闯敢试,多项改革均走在全国前列比如:

*率先建立以股份制为主体的现代企业结构;

*最先提出和践行“小政府、大社会”的政府管理体制改革;

*率先实行省直管县体制;

*率先推进公路规费征收制度改革“一脚油门踩到底”;

*在全国率先开展省域“多规合一”改革试点;

等等。

在自由贸易港建设的进程中,海南仍要大力弘扬“思想再解放、大解放”,坚持对标、对表国际最高开放标准,瞄准世界发达经济体的体制机制和管理方式,勇于尝试、敢于试错,打破一切不适应自由贸易港发展需要的政策、制度桎梏和壁垒,力争在涉及经济运行的法律、法规、管理和标准等制度性开放领域取得新突破。

7

未来中国的靓丽名片

海南,指日可待

《总体方案》再次明确了海南要围绕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试验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和国家重大战略服务保障区的战略定位推进自贸港建设,并通过三个时间节点明确了海南自贸港建设的发展目标,即:

*到2025年,初步建立以贸易自由便利和投资自由便利为重点的自由贸易港政策制度体系;

*到2035年,自由贸易港制度体系和运作模式更加成熟;

*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港。

建设中的三亚崖州湾科技城。

按照建设对外开放新高地的要求,遵循《总体方案》设定的路线图和推进路径,依托自然资源丰富、地理区位独特以及背靠超大规模国内市场和腹地经济等优势,海南完全有信心将上述有利因素切实转化为真正的发展优势和发展成就。

届时,海南将成为新时代我国扩大开放的“新标杆”和开拓者,以及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新成就的靓丽名片,将海南打造成为我国名副其实的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的光明前景和远大目标一定能够如期实现。

延伸阅读

海南自由贸易港会替代香港?国家发改委回应

6月8日上午10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记者 | 李如意

本文转载自北京日报客户端,原文首发于2020年6月8日,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介绍,众所周知,香港、新加坡和迪拜是当前国际上高水平自由贸易港的典型代表,他们的建设模式、政策制度都各有特点。香港是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被众多的国际机构评选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特别是香港回归祖国以后,在“一国两制”下,继续保持繁荣稳定,并且深度融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阔征程中。

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既要学习借鉴国际上知名的自由贸易港的先进经验,对接国际高标准的经贸规则,探索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开放制度体系。同时,更要充分发挥海南自然资源丰富、地理位置独特以及背靠超大规模国内市场和腹地经济的优势,重点突出贸易和投资自由便利,聚焦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加快培育具有海南特色的合作竞争新优势,为全球自由贸易港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从这个意义来讲,海南自由贸易港与香港的定位不同,重点发展产业也不同,应该说互补大于竞争,不会对香港造成冲击。下一步,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进程中,我们将进一步加强与粤港澳大湾区的联动发展,积极开展务实有效的合作,保障香港的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稳定,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

文 | 吴士存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副院长,海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中国南海研究院分中心特约研究员

来源:瞭望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