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大搞政治攀附!又一副部级官员受审

6月10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陕西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陈国强受贿一案。

据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2006年至2018年,被告人陈国强利用担任陕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秘书长、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或利用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承揽、融资贷款、职务晋升、职工录用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3566万余元。陈国强当庭落泪,并表示认罪悔罪。

微信图片_20200611074920

从履历上看,陈国强长期在陕西任职,曾任陕西省劳动厅综合计划与工资处副处长,陕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医疗保险处处长,陕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党组成员, 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 陕西省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厅党组书记兼省行政学院等职。2018年1月,陈国强开始担任陕西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省政府秘书长,并兼任办公厅党组书记、省行政学院院长,直到2020年1月4日被“双开”。

微信图片_20200611074923

经查,陈国强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为谋求个人职务晋升大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和旅游安排;违规干预插手干部人事工作,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贪欲膨胀,收受礼品、礼金,甘于被“围猎”,将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企业经营、干部职务调整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部门在通报中特别提到:陈国强“为谋求个人职务晋升大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这个问题,无疑非常严重,政治攀附与人身依附,一旦出现在干部身上,必然造成“小圈子”乃至“一言堂”,对当地的政治风气造成恶劣影响。

之前被曝光的一些搞政治攀附与人身依附的官员,都有严重的腐败问题。比如,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贺久长,被指存在“为谋求个人仕途前程,热衷于站队进圈,通过利益交换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的问题。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委原副书记、区政府原区长周建国,也存在“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通过搞利益交换捞取政治资本,搞政治攀附”的情况。

“海运仓内参”(ID:hycplb)注意到,陈国强与之前落马的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有着十分密切的关联。两人不仅在仕途上有交集,连被“双开”的时间都在同一天。

微信图片_20200611074926

2020年1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了赵正永被“双开”的消息:经查,赵正永严重背弃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敬畏,毫无“四个意识”,拒不落实“两个维护”的政治责任,对党中央决策部署思想上不重视、政治上不负责、工作上不认真,阳奉阴违、自行其是、敷衍塞责、应付了事,与党离心离德,无视组织一再教育帮助挽救,多次欺骗组织,对抗组织审查,是典型的“两面人”、“两面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大搞特权活动;违背党的组织路线,培植个人势力,搞团团伙伙,纵容亲属肆意插手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严重破坏选人用人制度;肆无忌惮聚钱敛财,收受礼品、礼金,滥权妄为,大搞权钱交易,在职务晋升、能源资源开发利用、企业经营、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道德败坏,家风不正,对家人、亲属失管失教。

在陕西,赵正永与陈国强的问题常被同时提及。作为干部队伍中的反面典型,这两人造成的恶劣影响亟待清除。2020年1月,就在赵正永与陈国强被“双开”后不久,陕西省委召开常委会在会议上强调,必须坚决肃清赵正永、陈国强的流毒和恶劣影响 ,要以赵正永、陈国强为反面镜鉴,深入开展警示教育,教育广大党员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

赵正永、陈国强等“老虎”被严查,凸显出当前陕西省的强力反腐态势。对此,广大干部还需引以为戒,一旦丢掉了初心,突破了底线,必然要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