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中纪委机关报聚焦新疆反恐专题片:暴恐再出铁证

原标题:中纪委机关报聚焦新疆反恐专题片:暴恐再出铁证

6月19日,中国国际电视台播出新疆反恐专题片系列的第三部《巍巍天山——中国新疆反恐记忆》。

在美国将所谓“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签署成法之际,这部纪录片以具体案例、清楚事实揭露了恐怖分子在新疆犯下的累累罪行,说明了新疆开展反恐和去极端化工作的必要性,展现了中方为此付出的巨大努力。

恐怖活动每到一地,都带来生命的消逝和心灵的破碎。纪录片中,新疆乌鲁木齐“7·5”暴恐事件亲历者张女士,对心理咨询医生夏叶玲的倾诉,格外令人痛心。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发生……它太痛苦了,太恐怖了,它对我们生命的威胁不是说一两句话,或者经过时间的推移就能忘记的。”张女士说。

城市街头空无一人,所有店铺大门紧闭,翻倒的车辆残骸在路边焚烧……这些画面令许多暴恐事件亲历者至今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困扰。

今天,夏叶玲仍然在为“7·5”事件的受害者提供治疗。时光匆匆流过,不少人并未走出那场悲剧。夏叶玲接待过数以百计的来访者,其中既有中学生,也有八十高龄的老者。

“人对人造成的创伤,比自然灾害的创伤更加难以痊愈,因为它打破了我们对人的信任。”夏叶玲说,大多数患者不愿意公开谈论这些事,以至于有些人忽视了暴恐事件带来的长久影响。

在许多暴恐事件亲历者的生活中,总有一些东西时刻提醒他们,再也无法回到旧时光。

对在新疆轮台县“9·21”暴恐案中失去一条腿的迪丽卡玛尔来说,巨大的遗憾之一是永远无法再次起舞了。“9月份出事,到12月我们头发全白了。”迪丽卡玛尔的父亲说,“我永远不可能原谅这些恐怖分子,我希望他们永远抬不起头,永远消失。”

2014年,艾提尕尔清真寺大毛拉遇害,在现场的米尔艾合麦提江·肉孜大腿被砍伤。事到如今,他仍然在为没有救下居玛·塔伊尔大毛拉而痛心。他说,喀什的每一个人,无论宗教界人士还是普通群众,都希望能有平静的生活。

“许多问题不是心理医生可以解决的,治愈的根本在于安全稳定的生活。只有在安全稳定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再去谈心理治疗。”夏叶玲说。

在新疆,恐怖分子袭击的重要目标之一是公安局和警察。纪录片显示,自1990年至2016年底,已有数以百计的民警在与恐怖主义的斗争中牺牲。

“每次出任务,都担心这次出去能不能回来,但是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什么都忘了。”和田特警支队队长木拉提·西日甫江说,“我们不害怕,害怕的话我们不会穿着这身警服。”

阿克苏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铭刻着牺牲烈士的名字。2015年,一武装团伙袭击了当地煤矿。在对暴徒的围捕中,6名民警、3名协警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包括时任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副局长的买买提江·托乎尼亚孜。

“他死之前不让他们(暴徒)杀牧民,他说要杀,杀我,牧民不要杀。”投案自首的团伙成员吐尔洪回忆了买买提江·托乎尼亚孜生命的最后时刻。

纪录片显示,暴力恐怖活动在新疆的升级分为几个阶段。以1990年巴仁乡武装暴乱事件为起点,1997年伊宁市“2·5”事件标志着一段时间内暴恐活动的激增,2009年乌鲁木齐市“7·5”事件则是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这些案件,手段越来越残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亚力坤·亚库甫说,“暴恐案件频发多发的态势越来越上升到一个比较高的等级。”

纪录片展示了破获暴恐案件中缴获的武器,包括各种汽油炸弹、定时炸弹,以及2006年以来缴获的15000余件各类武器的部分样品。亚力坤·亚库甫表示,对涉及暴力恐怖、宗教极端、制枪制爆的为首分子、骨干分子和一些在逃人员,公安机关依法采取了严厉打击。

截至目前,新疆已连续3年半没有发生暴恐案件。这个数字的背后,是无数人在前赴后继、负重前行。

古力娜扎尔的父亲塔西·热孜克是一名民警。1998年,塔西在抓捕暴徒的行动中牺牲,当时古力娜扎尔只有4岁。

如今,塔西的子女都成为了警察。“虽然我们干不出什么特别伟大的事情,但是希望能出自己的一份力,能让大家过得更好。每一家都团团圆圆,这样的景象是新疆本该有的样子。”古力娜扎尔说。

在暴恐案件中,新疆各族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国反恐行动,是维护新疆各族人民人权的正义事业。然而,美国却执意掩耳盗铃,抹黑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工作,歪曲新疆各族群众基本人权得到有效保障的客观事实,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恐怖主义和反恐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长期占据优先、重要地位,然而,在对待国际恐怖主义问题时,美国却又倾向于将其与地缘政治相关联,把反恐议题纳入国际政治问题范畴,成为其实现政治图谋、维持全球霸权的借口和工具。”人民日报社国际部西亚非洲编辑室主编焦翔说。

焦翔曾在中东多国常驻,经历了2011年前后爆发的西亚北非政局动荡。在他看来,美国这一倾向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在中东。阿富汗和伊拉克“越反越恐”的现象背后暴露的是美国干预地区政治走向、维持地区霸权的意图;叙利亚与利比亚持续动荡的现状,也与美国的“长臂管辖”难脱干系。最近,眼看局势继续朝着有利于叙政府的方向发展,美国突然宣布对与叙相关的39个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给本就极为困难的叙社会民生雪上加霜。

“我2012年在叙工作期间,叙镑兑美元的汇率为45∶1,经过9年战争,如今已贬值至700∶1,通货膨胀严重。叙利亚人民不但要经受恐怖主义造成的生命威胁,更要面对外部制裁带来的生存考验。”焦翔说。

了解这样的大背景后,再看美方签署所谓“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一事,也就不足为奇了。焦翔表示,长期以来,美国始终没有放弃通过把新疆的反恐、反分裂和去极端化举措污名化,恶毒攻击中国政府、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试图达到遏制中国发展的险恶用心。特别是当下美国政府面临疫情、骚乱、经济形势持续恶化等多重困境,面对国内国际批评日多,急需挑起事端、转移视线,再次搅动“涉疆法案”的沉渣,是美国的“熟练套路”,更是“救命稻草”。

新疆曾深受极端主义、暴恐分裂活动之害,中国政府采取一系列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当地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得到有效保障;反观美国,当要求“反对种族歧视”的人群走上街头、发出正义呼声时,却被当局定义为“国内恐怖行为”,威胁派出军队“解决问题”。“事实面前,谁在为了人民、以人民为中心,谁在背弃人民、以自我为中心,世人心中都有清晰的答案。”焦翔说。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李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