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黑老大”变身“知名记者”?真相曝光!

原标题:“黑老大”变身“知名记者”?真相曝光!

“没有‘混混’敢嚣张妄为了!”司机杨师傅长舒了口气。

他在陕西榆林拉煤多年。以前有时会遇到堵车滞留,或者砸车、打人、抢劫……让不少跑车师傅“头痛得很”!

“‘扫黑除恶’以来,我跑车再也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杨师傅说,他有了一种“实实在在的安全感”,开车时没了任何后顾之忧。

杨师傅说出了很多榆林百姓的心声。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榆林百姓的安全感连续两年实现提升。

身受30处刀伤!他倒在血泊中

2017年9月3日,榆阳区某酒店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

被害人王某身受30余处刀伤后死亡。犯罪分子手段极为残忍。

经查,被害人王某当天受邀在酒店包间内吃饭,期间与郭某某因言语不和,发生争执。

郭某某随即叫来20余人,手持砍刀、铁锤、棍棒砍击王某,最终将其活活打死在血泊中。

之后,郭某某还指挥参与人员掩埋刀具,销毁作案时携带的手机,并给每人发放了5000元后分散潜逃。

公安机关以这起案件为突破口,逐步获取了郭某某等人涉黑涉恶的犯罪线索。

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从2009年至2017年间,该组织在榆阳区周边常年盘踞、势力庞大,犯下累累罪行,共造成1人死亡、2人轻伤、1人轻微伤等,致使多人家庭破裂、公司倒闭。

其犯罪事实更是触目惊心——

用铁锤、砍刀击打他人,致人双手多处粉碎性骨折、全身多处受伤;

非法拘禁他人,并采取殴打、跟随等行为逼其偿还赌债;

以他人耍诈赢钱为由,多次采取暴力威胁手段索要钱财225万元……

因忌惮郭某某,被害者不敢报案,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

与此同时,郭某某团伙还攫取了大量不法利益,供成员花销支出。仅郭某某和杨某二人,账户流动资金就高达约7亿元。

2019年12月17日,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郭某某等51名被告人涉黑案件公开宣判,一审判处被告人郭某某、杨某死刑,其余49名被告人均被判处相应刑罚。

同时,该案向纪检监察部门移交问题线索46条,涉及公职人员43人、单位3个,已处理民警3人。

“记者”居然有假?“专职”敲诈勒索

“以前常有一些记者到我们企业采访。说是‘记者’,其实真假不明。”

贺某是榆神工业园区某企业老板,曾深受这些“记者”所害:“他们借口‘爆料’,进行敲诈,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忍气吞声。”

谈某某就是一名作恶多端的“黑假记者”。

他曾就职于山西某报社,微博拥有63余万粉丝,在网络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所谓“知名记者”,竟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控制人,做些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经营的勾当,犯下违法犯罪活动72起——

2012年6月,谈某某曾到定边县某采油厂,提出该采油厂油井原油外流,造成环境污染。在采油厂人员明确告知不存在原油外流情况后,谈某某依旧借机敲诈,扬言“必须给6、7万,否则就做负面报道!”该厂迫于无奈,遂转给谈某某4万。

2014年9月,谈某某在微博上发布了榆林某银行违规使用超标车辆的负面报道。该行行长托关系找到谈某某,送上6万元现金,这篇报道才被删除。

2017年8月,谈某某等人就“明盘”开采情况做采访。因担心曝光带来的负面影响,此事相关负责人答应了谈某某索要宣传费的要求。谈某某此行共得52万元。

……

谈某某究竟是如何“得手”的呢?

经查,谈某某控制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线人”收集工矿企业、政府单位以及党政干部的负面新闻,再经过筛选、加工,而后利用掌握的媒体及社交平台进行炒作。

2019年12月25日,府谷县人民法院对谈某某等9名被告人涉黑案件公开开庭宣判,对被告人谈某某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8名被告人均判处相应刑罚。

该案扣押、冻结、查封、追缴涉案金额约679.426万元,移送纪委线索4条6人。

据悉,谈某某案也是审结的陕西新闻领域首例黑社会性质案件。专项行动以来,榆林共破获新闻敲诈案件441起,涉案金额2156万元,涉案嫌疑人137人。

“这次借着扫黑除恶契机,榆林惩处了一批‘黑假记者’,我们企业再没有出现过新闻敲诈的情况!”

“黑社会老大真容曝光”?

2016年某日,榆林神木。

张某将三段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事件的视频通过剪辑,合成一段体现暴力违法犯罪的视频,转发至优酷网,并配文——疑是神木黑社会老大张向庭真容曝光视频。

原来,张某黑社会性质组织因与张向庭一方争夺煤矿发煤权,产生纠纷,纠集成员寻衅滋事几次,还企图利用网络媒体制造影响力。

张某作恶远不止于此。

2015年,他手下一员工因发煤车插队,与他人发生冲突。张某便纠集多人,备上砖头、洋镐棒等凶器,对发煤人员处所进行打砸,并殴打被害人头部及手部,后驾车逃离现场。

据悉,2010年以来,张某等人在神木以挖黑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组织赌博等聚敛资产,更是通过多家公司攫取经济利益,以黑护商、以商养黑,组织逐步壮大,严重扰乱了神木市的社会治安秩序。 

2019年11月11日,榆林市公安局提级侦办的神木张某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移送起诉49人;移送纪委线索6批19条40人;查封、冻结、扣押涉案金额1.28亿元。

“铲除‘行霸’、打击‘恶棍’、深挖‘保护伞’!”

神木市一煤矿负责人对记者说道:“现在我们搞生产、谋发展真的没有了后顾之忧。”

窥一斑而知全豹。

榆林能源领域的扫黑除恶极大地挤压了黑恶势力的滋生空间,净化了营商环境,榆林市城市综合信用指数全国排名上升至第44位,进位幅度居全国第一,整体排名陕西第一。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