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为什么这件事,中国不能学美国,也不能参照俄罗斯?

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国家发改委原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28日在“国是论坛:能源中国——中国未来五年”上表示,能源生产和消费未来对中国挑战较大,在提高绿色低碳能源比重方面中国大有可为,应大力度实行电能替代,认真研究实行碳税制度。

微信图片_20200630075727

徐林认为,从长远来看,能源生产和消费对中国依然是挑战和压力。虽然制造业能源消耗在下降,但服务业,包括居民的生活用能水平,一直在以一个比较稳定的速度增长。未来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还会持续增加。

增加到什么水平?徐林用人均能源消费做了国际横向对比。

他表示,中国现在人均的能源消费大概是每人每年3吨标煤,而美国人均约11吨标煤、俄罗斯约13吨、加拿大约在10吨以上的水平。但能效水平比较高的日本和德国,人均能源消费大概是6吨标煤。

“我们能够看到的趋势是,当一个国家人均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特别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之后,国民之间的消费行为会趋同,这种趋同在能源消费水平方面也会导致一个趋同的结果。”徐林认为,当中国未来城市化水平达到80%以上,或者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以上,中国人均能源消费水平还会有提升。“但是我们要有所节制,我们不能学美国,也不能参照俄罗斯,中国的人均能源消费水平如果达到美国那样水平,对我们来说是个巨大压力,甚至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

在徐林看来,面对能源消费总量带来的压力,中国一方面要不断提高节能水平,另一方面要提高绿色低碳能源的比重。在这方面,中国大有可为。

他表示,中国传统化石能源资源禀赋不佳,即便是最丰富的煤炭资源,如果用人均来衡量,在全球也不占优势。“但是如果我们把风能、光伏发电等光能新能源、清洁能源禀赋考虑进去,中国的能源资源禀赋就变得不一样了,有很大空间。”

徐林称,从能源实际角度出发,中国需要进一步提高风电和光伏发电的比例,实行比较大力度的电能替代。这样,中国可以稳步降低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提高中国能源安全保障水平。

他认为,“十四五”期间中国应该采取更加有效的战略和措施推进低碳能源替代。实现这一目标,国家需要建立较好的政策机制。具体来看,要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应强化对风电、光电领域一些关键技术的研发投入,努力取得新的技术突破,这样可大大提高风能、光伏发电的转换率,以及储能技术、电池技术的水平。

二是建立更好的激励机制。在徐林看来,现有节能激励机制建立在财政补贴基础上,随着装机规模不断扩大,政府补贴力度也要随之加大,这是不可持续的,中国应认真研究实行碳税制度。

来源:国是直通车